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文雅丽:断翅的童话走向美丽新世界

2005-09-15 09:40 作者:曹芊 2005年第33期
4月2日,丹麦举国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4月8日,丹麦王室宣布,王子约阿希姆与王妃文雅丽正式离婚。从1995到2005年,从31岁到41岁,流水十年间,文雅丽王妃的童话在童话的国度断了翅膀。当丹麦人还在设想,“丹麦的戴安娜”某一天下嫁某富商的剧情时,8月初,丹麦的杂志登出了文雅丽与26岁的摄影师约根森手挽手的照片。断翅的童话正在走向美丽新世界。

4月2日,丹麦举国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4月8日,丹麦王室宣布,王子约阿希姆与王妃文雅丽正式离婚。从1995到2005年,从31岁到41岁,流水十年间,文雅丽王妃的童话在童话的国度断了翅膀。当丹麦人还在设想,“丹麦的戴安娜”某一天下嫁某富商的剧情时,8月初,丹麦的杂志登出了文雅丽与26岁的摄影师约根森手挽手的照片。断翅的童话正在走向美丽新世界。

那曾是上个世纪最浪漫的姻缘之一,是灰姑娘的终极幻想。

事前没有任何蛛丝马迹。1995年5月31日,丹麦王室突然宣布,二王子约阿希姆与持英国护照的香港女媛文雅丽订婚。在此之前,文雅丽是个以赴奥地利探亲名义向老板请假后,“偷渡”到丹麦的白领丽人;在此之前,文雅丽和父母曾像所有的普通游客一样,在哥本哈根的街道上散步。在此之后,一道银河隔断众生,她变成站到银河上的文雅丽王妃。腓烈特城堡的台阶上,一袭粉红的夏奈尔,皓腕轻扬,秀出婚戒,四分之一中国血统的文雅丽,一顾便倾城倾国。

携爱犬,别香江,凌波远行,驻足在童话王国的漫天飞雪里。一个31岁的女人,纵然深陷王子的情网,纵然全然不知如何拿捏王妃的分寸,仍有足够的理智意识到,嫁给一个王子,就是嫁给了这个国家,责任是全天候的。一个31岁的女人,在王子的国度又回到了5岁,一切都要从头学起。每天问自己“我做得好吗?”每天告诉自己,身为王妃,不能让国民失望。再也不能随意出入超市,再也不能在街头信步,与旧时的朋友没有了相同的话题。用了3年的时间,文雅丽找到从白领丽人到王妃的平衡,从职业女性到人道主义者的平衡。

“我一向不怕高压力和快节奏的生活,我一向都是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那种人。这种无穷的能量来自于我的母亲,又遗传到我的儿子。”做了9年王妃后的文雅丽这样告诉《服饰》(Costume)杂志。

对人道主义工作的热忱和专注,文雅丽超过了丹麦的绝大多数王室成员。她身兼21个人道主义组织的代言人。悲天悯人的情怀,热忱专注的态度,文雅丽征服丹麦举国上下,“粉丝”无数。1995年8月到1996年8月的一年间,文雅丽57次出现在各种杂志的封面上。女王训当时尚未成婚的王储菲德利克:娶妻当如文雅丽。

2004年5月14日,丹麦童话新的章节,王储菲德利克迎娶澳大利亚姑娘唐纳森。就在王储大婚的前一天,文雅丽悄悄买下了哥本哈根城外的一间别墅。因为属于她的童话已经断了翅膀。曾以为是一世的童话,怎奈爱情是如此短暂。

2003年10月的一个艺术展上,有人发现文雅丽神情疲惫而忧伤。王子约阿希姆则数次被媒体拍到在夜店买醉。有传闻在某个宴会上,王子公然酗酒狎女,文雅丽大怒,主人劝开了众位宾客,隔出空间给争吵的王子夫妻。到了当年的圣诞节,离婚的提议就已摆在了王室内部的桌面上。只因王储大婚在即,女王下令他们“保持低调”。王子继续夜夜笙歌,王妃仍然勤勉于公务。

2004年9月11日的一个婚礼上,文雅丽紫衣飘遥,轻裾随风,依然是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但约阿希姆的目光却早已不再为她驻足。那天王子喝得酩酊大醉。“我现在就要我的车!”吩咐侍者时,声音之大,带着不容置辩的怒气,现场很多人都注意到,文雅丽愤然独自离去。4天后,王室发言人宣读了约阿希姆与文雅丽的共同声明:“经过多番艰难的考虑,做出分居的决定……最后会离婚。”

两情还正缱绻的1996年,文雅丽接受采访时曾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婚姻出现了无可挽回的危机,我们一定会分手。与其同床异梦,不如一刀两断,各自有权利开始新的生活。”一语成谶。

还在王室贵族间联姻的时代,无关乎爱情的欧洲王室政治婚姻天长地久。平民出身的王妃,如戴安娜,如文雅丽,为了爱情,为了梦想,成就童话。一旦“流水落花情去也”,也绝不会天上人间,幽闭深宫,泪眼问花。她们决然地重返人间,重走平民之路——离婚。

一朝为王妃,就再也回不到昔日的灰姑娘了。尽管失了王妃的头衔,生日时丹麦不再挂国旗庆祝,也不能带着一对王子移民出丹麦。文雅丽还是得到丹麦王室慷慨的对待,一幢别墅,每年20多万欧元的免税赡养费。不再被称作王妃殿下(Her Royal Highness),但仍为殿下(Her Highness)。汲取英国王室在戴安娜身上的教训,以当年举行婚典的城堡之名,丹麦女王特别册封文雅丽为腓烈特堡女伯爵。这是对两个王子母亲的个人封号,不能世袭,即使再婚,腓烈特堡女伯爵的封号可保持终身。

婚姻的真相不为人知,但王子的放荡,令大众的同情聚于阿历山德拉王妃——文雅丽身上。4月8日,正式离婚的当天是个周五,丹麦的报纸嘲讽王子,“现在他毫无顾忌地出入夜店了,也许今夜就可通宵欢庆”。丹麦歌手特扎尔吟唱着《阿历山德拉王妃》,“就要离去,就要离去。谢谢你给的一切,盼来日再相逢。”瑞典歌手卡斯珀尔,在名为《丹麦》的新歌中,不点名地将约阿希姆王子称为“猪”,“华服下的猪,装模作样”。他怜惜丹麦的“风雪冰冻了她的笑颜”,他召唤灰姑娘“我们盼望你,重回家园,从头来过”。

2005年的春天,那只随主人远嫁的爱犬奥斯卡,跟文雅丽的婚姻一起寿终。一边是死亡,一边是重生。26岁的约根森便是文雅丽美丽新世界的开始。10年前,文雅丽形容时年25岁的约阿希姆王子,“幽默、体贴、帅气、高大”,这几个词也正是26岁的约根森的写照。约根森父亲的JJ影视制作公司,从2003年就开始跟随文雅丽,为其40岁生日制作一部叫做《我的家我的城堡》的电视纪录片。这部历时两年多、没有因王妃离婚而停拍的纪录片,于8月18日起在丹麦开播。约根森是摄制组的成员之一,曾多次随文雅丽出访。没有人知道故事是怎么开始的,媒体只拍到他们手挽手的照片,只探得他们曾在约根森父亲的意大利庄园度假。媒体曾试探在法国度假的玛格丽特女王的口风,女王暗示她知道文雅丽私生活的新动向,但明确表示“不会干涉”。8月15日,文雅丽和约阿希姆王子一起接第一天返校的长子尼古拉放学。小王子左手母亲右手父亲,媒体拍得的照片是笑容灿烂的三个人。

早在婚姻已名存实亡的2004年夏天,文雅丽对《服饰》杂志说:“40岁是一个里程碑,人生的很多事要开始。我在问自己,我的定位在哪里?怎么做才是对我和我的家人最好的?”也许早在那时,文雅丽就已准备忘记曾经,走向在远方等待她的美丽新世界,不停歇不回头,一如当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