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为什么喜欢李宇春

2005-09-13 15:02 作者:孟静 2005年第35期
《新京报》的副总编辑李多钰曾经在做“玉米”还是“凉粉”中犹豫不决,当她的“凉粉”同事写了一篇称颂张靓颖批判李宇春的文章时,李多钰终于放下领导的矜持,和他展开激烈地辩论,她终于还是选择了李宇春。

知名足球记者李承鹏是成都人,他也是去年“超级女声”海选的评委之一,他坦言:“去年做了一场评委我就不干了,三个人坐在那儿讽刺挖苦选手,没意思。”但是今年,他在北京出差,住在大宝饭店,百无聊赖中看了一场6进5比赛,里面有他的三个老乡,张靓颖以前还在酒吧见过。他于是开始拼命给报纸写“超女”专栏,标题都无比耸人:《高手在民间》、《绝版发售的李宇春青春无敌》、《“一姐”一战定江湖》。

“一切和去年都不一样了,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发现了李宇春。”他说。

那个夏天疯狂的小事

“玉米”经常被形容成一群“幼稚、狂热、四处抢手机的小P孩”,但记者采访到的“玉米”却全部年过三十,并且在各自的领域里颇有建树。《牵手》、《中国式离婚》的编剧王海生于1952年,当她接到采访电话时,一副“我早就等在这里”的架势。她用激动的语气滔滔不绝讲她对李宇春的感情,讲起“老妇聊发少年狂”的经历。王海有个17岁的儿子,因为喜爱张靓颖的笑声,想给她投票,结果拿来妈妈的手机一看,票已经被投光了(每个手机限投15票)。因为在家工作的关系,王海不能勉强朋友、同事投票,但她每次都在自己的手机上竭尽所能。当李宇春以比亚军周笔畅多出几十万票夺冠时,王海很生气:“春春的票数怎么会只多出这么点?”她说,“李宇春能不能绝后我不知道,但她肯定是空前的。”

和她一样也有孩子的是唐蕾——成都的“摇滚教母”,她也是“音乐房子”酒吧的股东之一,成名之前的张靓颖就一直在那里唱歌。唐蕾11岁的女儿喜欢何洁,在5进3比赛中,何洁被淘汰了,“女儿倒在地上,眼里一颗豆大的泪珠滑下”,唐蕾非常心疼,但她说不敢表现出开心的表情惹女儿生气。她说她走出房间,才忍不住大叫:“耶!”因为李宇春在这场比赛中顺利晋级了。她还给众多的朋友发短信,让他们为李宇春投票。她很像我的女儿,让人不由地要去心疼她、保护她。唐蕾甚至怕李宇春得到冠军,“那样她的压力太大了,承受不了。她像一块玉,因为担心玉会碎才特别心疼吧!”

《新京报》的副总编辑李多钰曾经在做“玉米”还是“凉粉”中犹豫不决,当她的“凉粉”同事写了一篇称颂张靓颖批判李宇春的文章时,李多钰终于放下领导的矜持,和他展开激烈地辩论,她终于还是选择了李宇春。

南希是一家美国驻华公司的财务总监,她是听朋友介绍后,从网上下载了李宇春的表演,以资深“玉米”的身份,她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相对于上街拉票的女孩子,她显得非常理性,只是劝服周围同事投票,自己也很有节制:“我心里有个计划,第一次投60票,第二次150票,第三次300票。”不过她和其他花痴“玉米”一样,“观察李宇春的一颦一笑,写在纸上,记在心里,反复玩味”。

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她

为什么喜欢李宇春?而不是像机器猫一样可爱的周笔畅,或是声音美妙的性感女神张靓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最多的一条是:其他人是能找到替代品的,而李宇春是绝版的、不可复制的。

每天都要在酒吧上班的唐蕾说她见过无数铁嗓子歌手,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李宇春却让她眼前一亮。很多人评价李宇春有一种“明星范儿”,李承鹏分析说,这种范儿不是“厅范”(歌厅风格),而是天赋异禀。李宇春在台下是一个害羞的、会脸红的姑娘,可是一上台,她微微地笑,瘦长的身体跳起舞却十分和谐。与张靓颖合唱时,她像一个绅士一样伸出手,潇洒而不做作。唱歌时李宇春表演过拉小提琴的动作,让“玉米”们如痴如醉,评委何炅说,如果这个动作别人做,会显得十分可笑,但是李宇春就很自然。选手黄雅莉也做过同样的动作,是另一种可爱,黑楠评价说:“黄雅莉像在表演切肉。”

常宽在海选中第一次见到李宇春时,说她是个“非常男性化的土孩子”,但是短短的20秒表演,几个随意动作,评委已经感觉到她的实力。评委把选手分为“通过、待定、淘汰”三种,李宇春是“通过”。成都赛区的直接通行证前三天没有发到评委手里,而李宇春是第二天参加海选的,所以不是当场放行,这就引起了反李宇春派的猜测:认为她根本没有通过海选,而是事后补拍的海选镜头。

前三名免不了被人经常比较,李宇春经常是被评价为“唱功最差”的那个,李承鹏却认为:周笔畅是邻家女孩,她的唱法有些单一。张靓颖的中英文歌相差甚远,比她们唱得好的歌手多了去了,为什么都没有红呢?“从技术上、声线上比邓丽君好的歌手一大把,可她们没有邓的范儿。我很认同其他几位选手,但如果在中国各大演艺团体,你能轻而易举地找出500个不比周笔畅差的年轻艺员,四十打不比张靓颖差的外语歌手,一千个比何洁漂亮的院校女生。”他认为李宇春脱离了模仿阶段,唱的是自己。这种所谓的明星范儿是酒吧、唱片公司培养不出来的,它是天生而珍贵的。唐蕾说她见过很多玩话筒的歌手,但是和李宇春的玩话筒不一样,他们是有风尘气的挑逗观众,嘴里说着熟极而流的套话,“谢谢大家!多点掌声好不好?今天我真的好开心!“这些套路不但不能感动观众,已经令人厌烦,李宇春的身上却有天真、真诚的一面,“超女”成功的原因也是因为像周笔畅这样的孩子也有这一面。

王海清晰记得8进6的比赛中,李宇春是如何抓住她的心。因为李宇春从来不穿裙子,主持人问她:“以后会穿裙子吗?”她淡淡地说:“再说吧!”不讨好,也不跋扈,是王海对她的第一印象。她以另一个选手举例,那个女孩在台上画漫画,主持人问她:“可爱吗?”她头也不抬说“可爱”。王海当时也很喜欢,觉得她也和李宇春一样。但是当主持人要把漫画拿给大家看时,那女孩挡住主持人,撒娇说“不要嘛”,王海立刻就觉得不舒服了。“叶一茜开始也是这样,直到她被PK下去哭着说,自己因为比别的选手高,一直不敢直着腰走路时,我才觉得她终于放松了,原来她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在一个锐利的编剧眼中,任何做作、迎合都是不美的。

导演陆川对李宇春的认知过程非常有趣。他先看到李宇春在“冠军帮帮唱”环节中和张靓颖合唱,为了迁就张靓颖的音域,李宇春降了两个音,自己的效果明显就差了。陆川当时就觉得:“这个小女孩有意思,仗义、不俗。其他人都是抢风头,比谁唱得声音大,只有她是真帮忙。”看着看着他就上瘾了,李宇春没有被娱乐圈污染的清新和“不装孙子”让他喜欢,“她就像一棵绿色植物,爱谁谁地长着。”陆川说,“前几场决赛时李宇春并不被看好,镜头很少摇向她。在小游戏中,也是尽量让笔笔(周笔畅)赢,李宇春并没有显出强势。可是她硬是靠投票,把电视台的倾向扭转。靠短信颠覆电视台,用平民意志颠覆一小撮人,这是前所未有的。”

陆川把这次比赛形容为夏天里的“青春成长励志AB剧”,“孩子们是弱小的正面角色,黑暗的天娱公司,评委丑陋的表演,他们起初对选手讽刺挖苦,但是当民意沸腾后,评委失去力量,臣服于人气,又对选手极尽溢美之词,他们就好像戏里秦桧,还有那些假模假式流眼泪的,有奸有忠有起伏,真是极好看的滥俗剧情片。”他评价说,“这是电视史上平民的第一次胜利。孩子们明明在意得失,却被教育、摆弄得故作淡然,我有强大的认同感。看到这些孩子,就想起自己为理想奋斗的过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