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以科学的名义

2005-08-25 09:14 作者:吴戈 2005年第30期
7月19日,在巴西举行的保护生物协会的会议上,英国中兰开夏郡大学的安德鲁·拉姆齐提出了一个历史上最宏大的物种迁移计划,内容是将大量的鲸从加州海岸迁移到英格兰海岸。他说:“我们想把它们装在货机里空运过去。”

7月19日,在巴西举行的保护生物协会的会议上,英国中兰开夏郡大学的安德鲁·拉姆齐提出了一个历史上最宏大的物种迁移计划,内容是将大量的鲸从加州海岸迁移到英格兰海岸。他说:“我们想把它们装在货机里空运过去。”

灰鲸的踪迹在北大西洋消失已久,但英国威尔特郡鲸与海豚保护协会的马克·西蒙兹说:“现在还不清楚北大西洋是否适合来自太平洋的灰鲸生存,比如是否有合适的食物来源,是否能自由活动,光是迁移鲸就够困难的。”拉姆齐提议先进行三年的可行性研究,但西蒙兹认为这纯粹是浪费钱,“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在科学上可行的想法。”他说。

1946年成立的国际捕鲸委员会每年都会为捕鲸争吵一番。在5月27日到6月24日召开的韩国年会上,日本又拉拢了冈比亚、多哥、喀麦隆和瑙鲁4个新加入成员国支持捕鲸,再次要求终止1986年商业捕鲸禁令,同时将其在南极水域的小须鲸科研捕鲸配额从440头增加近一倍,达到800头,并增加座头鲸和长须鲸的捕获数量。虽然日本最终没有达到推翻禁令需要的3/4多数票,但日本是国际捕鲸委员会最大的出资国,近20年来通过以渔业援助赠款等手段拉拢贫困成员国,已经使赞同捕鲸的成员国达到约1/3之多,这次年会上日本的“搁置讨论禁止捕鲸问题”和“决议可投不记名票”的两项提案都只是以微弱差距被否决。

《国际捕鲸管制公约》第8条允许成员国自行决定科研捕鲸的限额,并应充分利用鲸的身体各部分。除了施加外交压力,国际社会并没有强硬的措施能阻止日本单方面增加所谓“科研”捕鲸数量。

可持续捕猎

可持续捕猎是管理陆地哺乳动物和鸟类数量的重要方法,也是保护经费的重要来源。这个能管住猎枪的办法,是否也对捕鲸炮有效呢?

在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捕猎都被广泛用于控制大型哺乳动物,只要数量严格控制,即使对野山羊和灰熊等相对稀有的物种也是可行的。一方面,捕猎会使动物对人类更警觉,比如受到过捕猎的北美麋鹿不大可能到农民的地里觅食,灰熊对人也不会构成威胁。捕猎者还能帮助野生动物管理机构完成野外调查,甚至为捕猎许可付钱。南非纳尔逊·曼德拉城市大学的自然保护生物学家格拉汉姆·克利说:“在东开普省,国家公园约10%的预算直接或间接来自捕猎者。”加拿大艾伯塔大学生态学家马克·博伊斯说:“在艾伯塔,与捕猎有关的保护区组织的收入是其他保护区组织的14倍。”1999年,三个南非国家一次性出售象牙存货,收入500万美元,基本上重新投入到大象保护中。

为了决定可以捕猎多少动物,管理者必须大致知道还有多少动物。对多数时间在水下生活的鲸而言这并不容易。国际捕鲸委员会有成员国能被利用,侧面说明鲸的保护缺乏证据充分的公论。对鲸的种群调查几乎完全是通过水面观察完成,很容易出错。西蒙兹说:“观察者根本无法确认是否有重复统计,我们对鲸的社会生态和行为的理解比我们对灵长类行为的理解落后30到40年。”世界自然保护区联盟(IUCN)正在进行的全球哺乳动物调查也不包括鲸在内,该联盟负责物种计划的让-克里斯托弗·维耶说:“多数现有信息需要重新评估,因为不够可靠或方法不同。对化学和噪音污染,以及气候变化是怎样影响鲸类的也不清楚。”

信息的不确定给控制捕鲸带来极大的困难。日本捕鲸者希望从日本东海岸捕获约150头小须鲸,但生物学家并不知道这些水域的鲸是否与太平洋深处的鲸是不同的单独种群。如果二者之间存在遗传从属关系,当然就要严格控制。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局西南渔业科学中心的生物学家芭芭拉·泰勒说:“只要如遗传数据显示的那样,存在任何数量上的从属关系,给这一海域的配额就只有约40头。”鲸很难学会避开人类活动,比如躲开船只和渔网,每年因撞入日本渔网而死亡的小须鲸就有100头。

目前,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科学家只能采取保守做法。他们从以前年份的捕鲸记录开始,结合对种群数量和结构的估计,制订一个足够低的配额,保证不论估计的不确定性有多大,都能保证种群得以维持。同时,随着信息的逐步积累,不断消除不确定因素。

到底谁虚伪

值得注意的是,支持和反对捕鲸的双方都把这个问题上升到文化的层面。对很多人来说,对鲸的保护的确有感情色彩,这些“海里的巨猿”庄严而智慧,绝不能仅仅看作是一种自然资源。而支持捕鲸者称:吃鲸肉与吃猪排没什么不同。站在这个立场上指责捕鲸过于虚伪,是文化帝国主义。日本“食鲸文化保护会”的理由不光包括疯牛病和禽流感,甚至说土地有限的岛国难以靠养牛供应肉食。

自1986年禁止商业捕鲸以来,已有超过7000头鲸在科研的旗号下被捕杀,主要杀手是日本。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等批评者认为:研究方法已经进步,“利用投射非杀伤性的活组织切片检查器就能了解鲸的年龄、性别、食物、生育状态和遗传特征,并不需要杀死它”。“日本的‘科学’捕鲸一年仅出售鲸肉就赚取3800万美元,相比之下科研收获却微不足道”。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斯科特·贝克尔和美国东北渔业科学中心的菲利普·克拉彭2003年的分析发现:在日本科学捕鲸计划的150多份论文里,只有一份对国际捕鲸委员会的评估需要有帮助,发表在一份国际刊物上。

现在,日本的“科研”捕鲸已经是地球上最自欺欺人的科研活动之一。每年日本鲸类研究所分别在南极海域和太平洋西北部组织两次“调查捕鲸”,200多名“调查队员”也采用电子跟踪标志和卫星跟踪来了解鲸鱼迁徙路线等数据,但这些手段最终服务于将其杀死。然后,“科学家”们还会争分夺秒地对鲸鱼进行“解剖”,据说会采集极其详细的科研数据,但这一切最终要归结到餐桌上。2004年7月,日本鲸类研究所第17次南极圈鲸类调查共带回1922.8吨(相当于440头小须鲸)鲸肉,鲸鱼尾部的瘦肉每公斤售价6000日元,普通瘦肉2600日元,上等皮每公斤3300日元。

利益还是面子

作为最大的捕鲸国,日本几十年来一直拼命捍卫捕鲸权,最大的理由是:吃鲸肉是日本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的文化传统。实际上,日本人食鲸肉历史悠久不假,但大规模地捕鲸是“二战”后才开始的。东京中央大学的史蒂芬·赫西说:“美国占领军鼓励吃鲸肉,是为在战后贫困的时期增加一种蛋白质来源。”

近年来日本政府每年投资约500万美元推广鲸肉食用,吃法不断翻新,甚至出现了鲸脂冰激凌,还为推广鲸肉谱写了音乐剧。然而,尽管捕鲸配额增加,实际上近年鲸肉消费习惯和市场都在逐步下滑。最近的调查显示:日本只有一半的人尝过鲸肉,多数还是很久以前。过去两年半,超过2000家日本超市都已停止出售鲸肉。

有些人将在捕鲸问题上的固执立场归因于日本的政府结构。绿色和平组织英国分部的理查德·佩奇称这是一种制度惯性:“别人都会在政治压力下放弃,因为这个行业在经济上并不划算。”但日本渔业部门固执地坚持促进捕鲸,是因为它只考虑所代表的渔业行业利益,政治压力是别的部门的事。严重依赖海洋资源的日本还将其捕鲸业视作一道闸门,担心一旦在捕鲸问题上对国际社会让步,下一步就该是金枪鱼等更重要的海洋资源了。

鳕鱼的榜样

加拿大东部海岸外的鳕鱼曾是地球上最丰富的资源之一,但90年代初这个资源几乎崩溃,从此再也没有恢复。现在我们才知道鳕鱼为何一去不返。

加拿大贝德福德海洋研究所的肯尼斯·弗兰克与同事们研究了加拿大联邦渔业与海洋部在新斯科舍省大陆架外获得的40年的数据,这些数据涉及从浮游生物到鳕鱼,分析了鳕鱼资源崩溃的复杂后果——海洋生态系统中的连锁反应。

首先,鳕鱼被过度捕捞,它的最佳食物——蟹、小虾和青鱼等小鱼的数量就会增加,后者会吃掉大量浮游生物,使浮游生物所吃的藻类浮游植物增加,造成溶解在海水中的营养成分下降,因为藻类要消耗它们。但为何1993年停止捕捞后鳕鱼的数量并未回升呢?一个可能是存量太少,繁殖困难。另一个原因是鳕鱼的幼虫自身也是一种大型浮游生物,平衡已经改变,小鱼小虾等浮游生物的捕食者反而连鳕鱼的幼虫也吃掉了。这意味着剩下的鳕鱼无法恢复到主宰地位。

弗兰克说:“同样的事也会发生在齿鲸身上,它是所在的生态系统的顶级捕食者。”将它们从生态系统中除去,会对食物链产生永久的变化。幼鲸当然不是浮游生物,因此细节不同,但与鳕鱼一样,露脊鲸等鲸类在1986年控制捕鲸后恢复非常缓慢甚至根本不恢复,就是因为它们在生态系统中的地位可能已经没有了。

弗兰克说:“将食物链中的整个一层拿掉,肯定会改变整个系统中的营养动态平衡。间接的后果会让你大吃一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