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刘金宝之罪

2005-08-23 15:28 作者:李菁 2005年第32期
从“巅峰”到“深渊”的转换是如此迅疾、突然而彻底,刚刚进入“知天命”之年的刘金宝对此却似乎没有任何预感。

巅峰与深渊

从“巅峰”到“深渊”的转换是如此迅疾、突然而彻底,刚刚进入“知天命”之年的刘金宝对此却似乎没有任何预感。

2003年5月22日,刘金宝接到回北京总部参加人民币汇率改革会议的通知,在中银同事的陪同下,刘金宝从深圳搭机赴京。

在刘金宝被证实“出事”后,香港某报独家刊登了这样一则花絮:在深圳往北京班机的头等舱内,刘金宝与另一位奉召返京的某高官不期而遇,两人还互致了问候;有趣的是,两人都刚满50岁,而在北京等待他俩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刘金宝就此销声匿迹继而传出被双规的消息,而后者则领命升官,于是香港媒体感慨“同机殊途”。后来这位领导被相熟的香港记者问及此事,他回忆说当时的刘金宝看不出任何异样。

也许在刘金宝看来,这是同他以往参加过的无数业务会议一样、再寻常不过的又一次会议,却没料到,他在香港乃至人生舞台的演出就此戛然而止。

在很多人看来,刘金宝的命运在王雪冰出事后其实就已经不具备任何悬念。“这是迟早的事。”香港某中资银行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两个人长期贴得那么紧,王雪冰把那么重要的位置留给刘金宝坐,据说很多问题账都是刘金宝给做的,王雪冰出事他能逃得了吗?”

一位采访刘金宝十余年的香港某报首席财经记者回忆,在王雪冰被拘后的一段时间里,原本略显富态的刘金宝迅速消瘦,这位记者还偷偷问起刘的秘书“怎么突然瘦得这么厉害”,秘书称刘正在减肥,“大家知道他跟王雪冰很熟,偶尔会问他王的情况,他就黑脸不语。”这位记者回忆。

“我相信王雪冰出事后,刘金宝肯定经过了一番很痛苦的心理挣扎,但隔了一段时间并没有人动他,他可能存在侥幸心理,以为就此相安无事了。”这位财经记者说。

巅峰与深渊只一步之遥——可以说,骤然滑落之前的刘金宝正处于他人生最辉煌的时期。2001年6月,中银香港重组方案公布,刘金宝出任筹备组主任,参与了中行旗下12家银行的合并与上市的全过程,并因此当选为当年“香港十大财经人物”。2002年7月,中银香港终于在联交所挂牌,刘金宝出任上市公司总裁,也成为香港金融行业最具分量的人物之一;而仅半年有余,他就被解职。

“从时间上看,刘金宝的‘辉煌期’其实也是对其调查最紧锣密鼓的时期。”香港某金融机构的一位高级管理人员推测,“上面”可能出于对中银重组与上市大局的考虑,而一直等到一切稍显平静后才处理。

传言与真实

从被拘到宣判,刘金宝案经过了整整两年有余。很多香港金融界人士相信这种说法:是王雪冰出事后带出了刘金宝、梁小庭,而朱赤、丁燕生、张德宝这三位中银高官的相继落马,则属于被拔出的“萝卜”带出的“泥”。

在刘金宝神秘消失不久,中银香港发表公告称,刘金宝被调查的主要内容是他在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期间的贷款发放问题,但从公布的判决结果来看,刘金宝被认定的主要罪行是“贪污”,而贪污对象主要是银行的“小金库”资金,时间跨度则从1996年一直延伸至其出事前。

一位在香港某中资银行的工作人员介绍,刘金宝等人挪用的资金,大都属于参与重组的十家成员行的不记在账上的资金。当时的成员行都有一些资金可以自行支配,不记在账上,叫做“福利金”、“福利会”或者“康乐委员会”,类似内地单位的“小金库”,这些钱的来源是买卖股票、卖保险等一些代理性业务的回扣。
判决书上称,刘金宝“单独”或与他人“共同”的贪污行为多达23次,其分得最频繁的时期,也正是中银重组上市前后。

“他的改革从表面上看是够冠冕堂皇的,但是他私分小金库的行为也恰恰是这个阶段发生的。”一位与刘金宝相熟的上海银行界人士评价。据香港某媒体报道,当时刘金宝向朱赤、丁燕生、张德宝等人表示,不如私分这笔钱,当作奖金慰劳大家重组上市的辛苦。

判决书并未提及刘金宝“受贿”的具体细节。但去年年底同样在长春市中院宣判的另一起案件,则被视为对刘金宝审判的前兆——2004年11月15日,长春市中院以“行贿罪”判处上海万泰集团董事长钱永伟有期徒刑三年半,而钱行贿的对象,正是同样陷于囹圄中的刘金宝。

刘金宝的受贿总额被认定为143万元,据知情者介绍,对刘金宝受贿的指控,全都发生在其担任中行上海分行行长期间。最早的一次是在1996年~1997年间,他接受上海某集团70多万元,为其相熟的一位女朋友调换住房。而作为交换,这个集团得到了2.9亿元人民币和108万美元贷款;为了给这位女友支付装修款及电器款,刘金宝又向钱永伟的万泰集团索要28万元。除此之外,刘金宝被控向万泰集团索要一套价值42万元的住房一套。

一位与刘金宝相熟的财经记者说,刘金宝今日的结果她并不意外,但最让她意外的是,刘金宝在到达香港后继续他在内地的某些行为。“如果说刘金宝其他行为可能涉及到一些复杂的背景的话,那么在香港这样一个透明、严格的金融制度下,他还不停手,还有胆量私分‘小公账’(小金库),让我觉得这只能是他自己本身的问题了。”

前赴与后继

无论在出事前或后,无论在公开还是私下,刘金宝的名字总是不可避免地同另一个人联系在一起——王雪冰。

王雪冰与刘金宝是大学同学,1976年作为工农兵大学生,又一同被分配到中国银行总部。

追忆往事,一位在中国银行工作多年的老人仍忍不住用“小家伙们”来称呼她印象中年轻的王雪冰和刘金宝。没多久,这对同学又幸运地得到了去英国伦敦银行学习的机会。

70年代末,作为中国银行的驻外人员,他们可以享受免费的食宿,除此之外,每个月可以领到一点津贴,老干部说,以王雪冰或刘金宝的资历,在当时每月能拿到20英镑已经很了不起了。“大家周末都没地方去,经常一起约着去郊外,因为我俩职位高、工资高一些,这些小家伙们经常起哄,让我们请他们吃冰激凌。”老人微笑着回忆。

从伦敦回来后,王、刘两人又双双返回总行,刘金宝被分配在总行资金部从事外汇交易。老人印象很深的是,因刘的爱人在当时属“集体单位”而无法调到北京,刘金宝只好弃京返沪。

在伦敦分行期间靠着良好的“market feeling"(市场感觉)为国家挣得大笔外汇,是刘金宝屡屡被人提及、也屡屡向人提及的辉煌。对此,当时在伦敦分行从事黄金交易的中行另一位老干部程先生却颇不以为然。

“刘金宝当时只是一个普通交易员,他的权力有限;如果想在这种交易上挣大钱,交易量也必须达到足够的量才行。在我们国家那个时期,一个交易员是没有权力、也不可能得到授权做那么大笔交易的,必须有相当高层的领导、甚至是总行领导的同意才可以进行。”这位老干部说,他后来在媒体宣传中看到了刘金宝的“事迹”后就很反感,“像我们这些为国家做过黄金交易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王、刘两人在其后的时间里相继的升迁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老干部印象中与“小家伙们”在伦敦时的熟络与亲密,也很快被两人位置的迅速变化而冲淡。

此后,王雪冰与刘金宝的人生轨迹交交错错——1993年,42岁的王雪冰当上了中国银行行长,而刘金宝也在上海成为被光环笼罩的银行家。他们在各自的路上努力地向自己的人生最高点攀升,却也都在攀升的路上亲手为自己掘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危险之井,在各自到达顶点的同时却迅速滑下了同一个极端,成为自己的掘墓人。

一位热衷于相面的香港人在中银上市后,曾为当时的风云人物刘金宝做了一番预测。他在报纸上煞有介事地建议刘金宝在中银上市成功后“功成身退,安享福荫”;“若然意犹未尽,执戈再战,则虽未言失,亦难以言得也”。可是,此时的刘金宝,已断然没有抽身的可能了。

刘金宝的三项罪

刘金宝一案,2005年8月12日在吉林省长春市中级法院得到宣判。刘金宝以以下三项罪名被起诉:

贪污

经法院审理查明,1996年3月至2003年5月,刘金宝在担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上海浦东国际金融大厦有限公司董事长,以及中国银行港澳管理处常务副主任、主任、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总裁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转移账户资金、制作假账、销毁账目等手段,单独或与朱赤、丁燕生、张德宝等人共同贪污23起,折合人民币共计1428万余元,其中刘金宝个人所得折合人民币752万余元。

法院认为,刘金宝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并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主犯,但因其协助侦查机关将赃款从境内外银行转入指定账户,贪污赃款已全部追缴,判其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受贿

经法院审理,刘金宝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143万元。法院以“受贿罪”判刘金宝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

巨额财产来历不明

刘金宝被起诉有折合人民币1451万余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法院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刘金宝有期徒刑5年。

综合以上罪名,刘金宝最终被判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