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偏执狂

2005-08-23 14:53 作者:三表 2005年第32期
现在一提“超级女声”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跟一个报纸记者说了超女的一通坏话之后,编辑告诉我,让我亲自过目一下稿子,“因为你批评了几个选手,我担心他们的‘粉丝’骚扰你”。并且告诉我,他们报社经常遭到一些超女神经病“粉丝”的骚扰。我听后一笑,说,我周围现在都是一帮超女神经病了。

现在一提“超级女声”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跟一个报纸记者说了超女的一通坏话之后,编辑告诉我,让我亲自过目一下稿子,“因为你批评了几个选手,我担心他们的‘粉丝’骚扰你”。并且告诉我,他们报社经常遭到一些超女神经病“粉丝”的骚扰。我听后一笑,说,我周围现在都是一帮超女神经病了。

我有个朋友叫老六,他喜欢吃酸汤猪蹄,其实我也喜欢,甚至比他还喜欢,但由于每次饭局他都要把地点安排在吃酸汤猪蹄的地方,天长日久,他对酸汤猪蹄的偏执热爱,让我对这种美味渐渐产生了反感,挺好吃的一个东西,现在一提到我立刻就没了胃口。所以,后来他再招呼饭局的时候,我总是抢先说一句“酸汤猪蹄免谈”。

当一个人热爱某种东西,你可能因为对这个人或这个东西的好感而与其共鸣,是为英雄所见略同或笨蛋所见雷同,可当一个人用极其偏执的方式表达对某种东西的热爱时,你可能就会反感了。还好,作为文化名人,老六是可爱的,但是他喜食的酸汤猪蹄早已从我的食谱中删除了。

最初,我对“超级女声”还挺感兴趣,并且认真地看了几次。后来,我看着“超级女声”演变成了一场全民癔症,我开始讨厌它了。当我在媒体上看到,黑楠的车遭黑枪,柯以敏含恨下课,我发现,这场“我有一个梦想”式的娱乐已变得荒诞不经,这一方面说明现在的中国电视节目无聊到了什么地步,全民都看“超级女声”,但凡有点其他好看的娱乐节目,也不至于集体撒癔症,一个个都变得疯疯癫癫的。另一方面说明人在偏执的时候是多么烦人。

我想起了马克·查普曼,这个至今还在监狱里呆着的人,他可谓偏执到了极点,我真担心,那些跟我要李宇春电话的人,也会像查普曼一样冲李宇春开五枪。几个月前,我采访李宇春,这孩子给我的感觉很好,后来她在比赛中给我的感觉也不错,除了不会唱歌,其他方面都好。但是,现在李宇春在我眼里一无是处,谁一跟我提李宇春,我的脑袋就大。当李承鹏慷慨激昂地说:“我十分想见李宇春”的时候,我不得不说一句:“我十分讨厌李宇春!”

这孩子没招我惹我,怎么就突然讨厌她了呢?看来她跟酸汤猪蹄一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