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超级泡沫女生摇钱树

2005-08-15 10:45 作者:王晓峰 2005年第29期
“‘超级女声’和‘芙蓉姐姐’在内核上是一样的。” ——宋柯

“‘超级女声’和‘芙蓉姐姐’在内核上是一样的。”

——宋柯

两个月前,记者在长沙采访湖南卫视负责“超级女声”节目的总编室主任李浩先生的时候,他还非常谨慎地说:“今年“超级女声”的收视率的确比去年高,但没有人们想象得那样高。”事实上,“超级女声”的收视率像加了温的温度计一样,一直在往上蹿升,现在早已超过了中央电视台的王牌栏目“新闻联播”,这说明,老百姓不但关心国家大事,也关心人民小事。

与此同时,“超级女声”也成了年轻人中的热门话题,网络、报纸对“超级女声”的报道连绵不断,而有关“超级女声”黑幕、评委不公诸多话题也在坊间传播。如果仅从一个电视节目形态来看,“超级女声”无疑在今年大获成功。再有半个月,热闹了小半年的“超级女声”将胜利“闭幕”,那么之后的事情呢?主角该轮到天娱传媒公司了。

去年“超级女声”决赛,进入前三名的是安又琪、王和张含韵,三个人实力差不多,怎么排名都不足为过,但是当时天中唱片公司看中了张含韵,天娱看上了安又琪。当然,安又琪获得冠军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张含韵获得第三也说得过去,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显然,天娱的判断是个严重失误,第一,他们没有看准张含韵,他们没有想到,今年张含韵这么有人气,在成为酸奶的形象代言人之后,借助“超女”比赛,成了新一代超女们的偶像,虽然她唱的没法再糟糕了。第二,安又琪出版了专辑之后反响平平,这个仅仅看上去还算漂亮的歌手几乎没有任何特点。这个教训让天娱公司明白,今年宁可“错杀”一堆,也不能漏掉一个值钱的。由于他们是湖南广电系统控股的公司,在签约“超级女声”上有近水楼台的优势,所以他们早早拟好一份合约,把各个赛区前10名的选手统统签下来,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一签就是50名。

当“超级女声”以电视节目形式落幕之后,人们该看看天娱公司如何把这群女声弄到超级上面,假设,所有这些选手全部由天娱公司包装、制作、代理、推广,并且确实能把她们做成明星——哪怕像张含韵这样,那么,每个人的身上至少要投入七八十万元人民币,加起来就是个不小的数字,关键是,这笔钱投入进去是否划算,能否收回成本并盈利?

显然,天娱公司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在这50个前途未卜的女孩身上投入重金。而且,就目前来看,天娱公司仅仅是个演艺经纪公司,在制作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实力,安又琪的情况就说明这一点,他们只能在经纪方面下下工夫。而这些通过唱歌选拔出来的优胜者,不让她们出唱片她们还能干什么?矛盾就在这里,为怕肥水流入外人田,天娱公司干了件捡到筐里就是菜的事,可真要再把这些菜做成佳肴,便力不从心了。
“他们现在开始‘贩卖人口’了。”这是北京的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谈到天娱公司下一步计划时说,“他们根本没有这么强的实力把这些人做出来,只有卖掉才行,不然这些孩子全都耽误了。”

去年,天娱公司的教训是没有与进入前几名的选手全部签约,结果放走了张含韵,今年,他们全部垄断,打算把“超级女声”变成摇钱树。可实事求是地讲,想靠她们发财,并不容易。由于“超级女声”是一个靠唱歌比赛决出胜负的节目,那么所有参赛选手基本上都具有唱歌方面的特长,至于其他方面,这些年纪不大的女孩未必都是十项全能。所以,第一步肯定是先给她们出版唱片。目前,天娱公司准备给网络人气最旺的几名歌手录制歌曲,出版一张拼盘,预计唱片8月底面市,据悉,这张拼盘唱片的保底数也不低,广东俏佳人发行公司已经开价100万元保底准备接手发行。但接下来是否给个人出版唱片,天娱肯定不敢贸然行事。

记者从北京的一些唱片公司了解到,有几家唱片公司和发行公司倒是对“超女”有兴趣,但仍处在观望阶段。一家制作公司的负责人说:“我们只对个别歌手感兴趣。”这句话其实代表了很多公司的愿望,他们感兴趣的就是那么几个人,基本集中在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这几个人身上。但他们都在观望,一家发行公司的经理对记者说:“如果我们签约‘超级女声’,成本会非常高,跟天娱公司合作,有三种方式,一个是全部转签;一个是共同投资,按股分利;一个是只投资唱片制作,靠销售唱片赚钱,而放弃演艺经纪这部分。”据了解,根据这些“超级女声”的人气,天娱公司开出的价码也不一样,如果合作的话,与天娱合作的公司至少要拿出40万元甚至更多的费用把制作权买到手,如果全部买断所有权,至少要支付100万元的转会费。北京一家发行公司本打算与李宇春、张靓颖签唱片合同,但制作部门的人告诉记者:“制作成本太高了,不想做了。”现在人们都知道,做唱片不挣钱,先付转会费,估计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这样干;合作也是件麻烦的事情;放弃演艺经纪权,只卖唱片,现在的唱片公司已经不干这样的傻事了。这样一看,天娱的合作方式几乎没有吸引力。

“现在是有价无市,我们再看看,也许过段时间会降下来。”已经看好几位“超级女声”的北京一家小制作公司的负责人说。

除了被看好的几个人外,剩下的40多名“超女”何去何从?天娱公司可开发的领域基本上是做广告代言人、演戏、唱歌、做主持人。总之,想方设法将这些人推向演艺圈。那么,在“超女”人气还算旺盛之时将这40多个人同时推向演艺圈,卖笔好价钱的愿望容易实现么?前景未必看好,其余的选手很难有发展。如果这些选手有想往演艺圈发展的愿望同时又要等天娱公司挨个包装出来,估计到那时候这帮“超女”快变成柯以敏了。卖不出去又做不出来,基本上一年后就废了。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超女”们自谋生路,既然已经杀出重围好不容易混个脸熟,趁着热乎劲儿赶紧踏进演艺圈,可能是很多“超女”们的愿望,但是如果这样就会面临触犯与天娱公司的合约问题。天娱公司在与各个赛区前10名的“超女”签订合同时,有一条规定,如果“超女”违约私下与别的公司签约,要支付500万元违约金,如果超女在今年以“超级女声”名义私自参与其他演艺活动,要支付50万元违约金。

那么,为什么“超级女声”们会签下这样的一个卖身契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她们的签约过程是这样的,据一个已经签约的选手透露,有一次,她们彩排完了之后,已经很晚了,也很累,这时候天娱公司的一个工作人员拿来一份合同让她签字,说:“你们签吧。”选手问是什么?工作人员说:“是一个关于比赛环节的保证书,必须签。”后来有选手发现是一份合同,便拒绝签约,工作人员说:“不签就不能继续比赛。”据选手回忆,当时只有一份,她们签完了之后就被收回去了,手里没有副本。就是在这份“保证书”里,规定了如果违约将支付违约金500万元的条款。当然,“保证书”里面也有关于解约方面的规定,那就是解约后保证永远不踏入娱乐圈,否则不予解约。而在有关签约后天娱公司如何保证演艺发展方面的规定,“保证书”里没有任何条款说明。有选手表示:“比赛结束后就跟天娱解约,因为这是个不平等合同。”预计“超级女声”节目结束后将出现一轮官司热点。

也许,明年的“超级女声”比赛,选手的亲友团里该增加一个律师。

其实可以理解,天娱公司如此费心制定这么一个荒唐的合同是希望通过“超级女声”的节目对演艺资源的垄断和开发,那么,“超级女声”究竟有多大的开发空间呢?

张含韵和安又琪算是比较典型的案例,一个很成功,一个很一般,这可能就是未来走向演艺圈的“超级女声”命运的样板。北京一家音像发行公司的负责人在考虑发行“超级女声”的唱片时不无忧虑地说:“电视节目跟音像市场无关,如果这些人出唱片,湖南卫视就不会再管宣传的事情了,没有了‘超级女声’节目的依托,真不知道这些人在市场上是什么样。”现在音像发行公司销售唱片的利润每张在2~4元左右,所以,如果以发行“超级女声”合集为例,如果保底100万元,至少要卖掉30~50万张才能保本,那么现在的音像市场是什么样子?周迅的第二张唱片销量10万张,房祖名的唱片销量20万张,“花儿”乐队去年发行的唱片销量35万张,胡彦斌的唱片销量35万张,许巍的唱片销量30万张……即便是像许巍这样的歌手,也没有到了大卖的地步,更何况这些“超级女声”呢?而且,历来电视节目女性做主角的收视率高,而唱片市场女歌手的唱片不如男歌手好卖。就连王菲也是如此,没有好歌,她的唱片销量也就在25万张左右。

太合公司的老总宋柯说:“以我这么多年做唱片的经验,我觉得这个市场对‘超级女声’的需求并不大,每年内地市场特红的歌不超过5首,特红的人不超过两个,这些人当中能有一张好卖的专辑就不错了。‘超级女声’的人气有铺垫,像影视明星唱歌一样,国外到现在最走红的不过也是二线歌手。周迅第一张专辑卖掉40万张,第二张没什么好歌照样没戏,不管你多红都没用。我做过很多比赛的评委,像‘超级女声’这样资质的歌手有得是,我觉得‘超级女声’这个节目不是在做歌手,而是为了各种噱头而做出来的电视节目,我之所以一直不感兴趣,就是觉得她们的个性都显示不出来,比如周笔畅,我以前做评委就见过她,这次做评委又见到她,要不是有人提醒我,我都想不起来之前见过她。”

如果“超级女声”能做到张含韵这个地步,也算很了不起了,天中唱片公司的于秉瀚先生说:“张含韵的专辑订货就订出去20万张,有人给我们保底80万张我们没有答应,但我相信我们能卖过80万张,现在任何小广告我们都不接。”张含韵很幸运,她代言的酸奶广告在“超级女声”比赛期间为她增添了不少人气,但是比赛结束之后呢,她是否还能维持住这么高的人气就不好说了。

宋柯说:“每次比赛都能出来几个,比赛的时候你觉得都不错,可一唱自己的歌就不行了。张含韵今年如果没有广告,估计也悬,明年大家会被新的‘超级女声’吸引,所以,不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来,都没戏。”

其实“梦想中国”的冠军王思思也是一个例子,她在“超级女声”最火热的时候出版了新专辑《花·心·思》,这个用接近100万元制作费打造出来的歌手,又能怎样呢?现在人们都把目光投向“超级女声”的“几进几”比赛,谁会去关注王思思呢?同样,明年这时候,该是今年的“超级女声”幸运者出唱片了,也许明年的张含韵、李宇春、周笔畅就是今年的王思思。

如此看来,“超级女声”就是被媒体吹大的一团泡沫,很容易破灭,那些在比赛中出镜率比一流明星一年内出镜还频繁的选手,那些在网络上被提及次数比明星还多的选手,它完完全全是媒体堆积出来的泡沫。宋柯说:“‘超级女声’和‘芙蓉姐姐’在内核上是一样的,互联网和电视都是超级大众媒体,这两个平台最容易出这种事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