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节约型社会?环保型社会?

2005-08-02 13:24 作者:邢海洋 2005年第29期
7月14日,印尼总统苏西洛签署命令,下令电视台在接下来6个月内,每晚停播4个小时电视节目,以节省能源消耗。这几乎是最近听到的最严厉的节能措施,此前,苏西洛总统曾敦促所有政府部门减少使用电梯、照明设施、电器设备和车辆,同时还要求各级政府部门向所辖区域内的私营公司介绍节能措施。印尼现在政府的办公室的空调定在25℃,总统府的温度定在28℃。

7月14日,印尼总统苏西洛签署命令,下令电视台在接下来6个月内,每晚停播4个小时电视节目,以节省能源消耗。这几乎是最近听到的最严厉的节能措施,此前,苏西洛总统曾敦促所有政府部门减少使用电梯、照明设施、电器设备和车辆,同时还要求各级政府部门向所辖区域内的私营公司介绍节能措施。印尼现在政府的办公室的空调定在25℃,总统府的温度定在28℃。

在泰国,政府规定的5项节能措施中包括全国各地约7700个大型加油站从午夜至清晨5时关门停业;自晚间10时起关闭户外商业广告牌的照明灯;关闭部分路灯。进一步还可能出台针对夜总会、酒吧等娱乐服务场所限时营业的措施。在写字楼里,官员们脱掉西装,改着便装。泰国总理他信在电视里出面,讲自己离开办公室时,总会先看看是否关了空调。在菲律宾,政府办公室的空调要在午休时关闭,4、5月的夏季月份实行4天工作制,政府还加强了公用汽车的管理,限制私用。在韩国,政府限制了浴室歌厅酒吧的营业时间,在我国,各种节能措施更是频繁出台。

一时间,60美元/桶的原油带来的震荡使亚洲国家开始频繁上演节能秀。这使人不禁在想,难道我们曾经努力建设的,作为终身奋斗目标的社会,难道是一个夜晚要打着电筒出行,冬天不能取暖,夏天不能降温,出门要随手关灯的节俭型社会?曾经幻想中的灯火通明的夜景,环球不间断的旅行等等美好愿望不过是海市蜃楼,是一时冲动的幻象?

泰国和马来西亚是纯粹的贫油国,石油多靠进口,面对60美元/桶的石油时采取如此措施还让人想得通。而印尼却是东南亚国家中惟一的欧佩克成员国,日产石油将近100万桶,本应分享石油美元的巨额利润。但据说,因为技术和资金的原因,其消耗的原油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出产,变成了石油进口国。印尼的例子是否能给我们提供一个参照:当这个社会资源陷于枯竭,或者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我们曾建立在资源无限的基础上的生活状态就会一下子崩塌了。

细究起来,观察者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印尼的问题在于它的石油补贴制度,它的汽油价格几乎是东南亚最便宜的,也就是说,倚仗过去石油产出大于消耗的状态,印尼曾经使它的人民近乎无偿享受到了他们脚下的资源。但一旦平衡打破了,每年的石油补贴出现了缺口,也就是支出大于收入的状态,一切都翻转过来了。即便政府愿意补贴,但资金没有了,消费者还是得自掏腰包。这时候,一个消费者的体验或许就是家道中落的贵族的体验,昔日锦衣玉食,现在,想当然的生活设施没有了,于是处处窘迫。这个意义上,无论有没有补贴,当资源入不敷出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全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只不过有时候问题是临时的,有时候问题是长久的,难以解决的。泰国的节能措施就并非首次出台,历次能源危机中,用的都是这几招。

印尼的意义恰恰在于它过去是石油出口国,现在突然变为了进口国。而世界石油的开采量和储量的比例又到了一个关口。本次石油危机,大多数学者的意见是石油厂商准备的全球需求量增长是1%~2%,去年的需求量突然增长到3.5%,造成严重供不应求的局面。不管怎么说,石油的储量总有个尽头,全球开采量的上升势头可以再增长下去,但相对东南亚、印度和中国庞大的人口,石油的供应是有限的。人类历史上的几次经济大发展都是建立在对资源的占有上,发现新大陆后贸易的开通使人类财富增加了几倍,但当贸易的潜力挖掘到一定程度,财富的增长就停滞了。直到工业革命,人类才似乎找到了永远不会停止的增长办法。但实际上,我们生活中绝大多数能量和有机物都建立在石油和煤炭这些40亿年来凝固了太阳能的动植物尸体上。150年来人口五六倍地增加全靠的是大自然亿万年的资源储备,人类所发现的不过是使用这些能源的方法罢了。如许多的储备帮助欧美国家过上了高耗能的生活,就因为是他们发现了利用能源的办法。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除了日益枯竭的资源和开放成本,还有就是对发达国家生活方式的顶礼膜拜。这些恰恰使我们亦步亦趋,处处受制于人。

发达国家,比如欧洲正在大力推进的石油价格机制包括了温室气体补偿,7月1日生效的补偿协议规定,每排放一吨二氧化碳的环境补偿额从6~7欧元涨到29欧元。这一规定是从环保的角度调整发电厂对燃料的选择。再比如,欧洲的汽油价格是美国乃至东南亚国家的数倍,汽油中超过2/3的资金是政府的燃料和道路税。面对原油的涨价,本来相当高的汽油价格受到的影响也是有限的。西方的消费者也提倡节约,但更多的是从环境保护的角度,在我们尚处短缺阶段的消费者看来未免“矫情”。但显然,环保概念更大限度地提高了使用成本,在成本增加时,环保就显得应对从容。而处于紧缺状态的地区,不得不靠牺牲生活质量的方法渡过难关。

全世界都在讲节约,无论在何种社会,节约都是美德。但说白了,节约的本质原因还是因为短缺,因为资源有限。人类技术发展到现有阶段,还是不能找到“可控核聚变”那样的取之不尽的能源;离开了石油,所有的化学工业都无法为继。而摆在眼前的现实却是石油的开采成本增加,有限的资源只能通过价格杠杆运用到更高的增加值的生产上。如此的价格趋势,使发展中国家处于尤其被动的地位。一方面币值低估,购买力本来就弱;一方面生产出的附加值低,能源的依存度大。

不过,能源价格的高企也并非全是坏事,因为价格杠杆自会调节石油的流向,确保人类以剩下的一半石油,找到更好的新能源。而不是把能源全用到几十年前根本不存在的使夏天变凉爽的需求上。实际上,如果我们遵循价格杠杆,甚至无需教育消费者,人人都会作出理智的选择。那些价格杠杆不起作用的地方,多是机制本身有问题的地方,改进机制,才能使价格杠杆更有效。这不由使人想起养路费和养路税的争论,10年前就摆上桌面的问题到现在都不能解决,何谈从机制上鼓励节约,更不用说环保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