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石油期货,千呼万唤出不来

2005-08-02 13:24 作者:周一凡 2005年第29期
在记者发稿前的最近一个交易日,纽约商交所原油期货收于每桶60美元上方,一系列供应中断再次推高了油价。纽约商交所基准的9月轻质低硫原油期货上涨63美分,收于每桶60.57美元,创7月12日以来最近交割月合约的最高收盘价位。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9月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收盘走高。

在记者发稿前的最近一个交易日,纽约商交所原油期货收于每桶60美元上方,一系列供应中断再次推高了油价。纽约商交所基准的9月轻质低硫原油期货上涨63美分,收于每桶60.57美元,创7月12日以来最近交割月合约的最高收盘价位。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9月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收盘走高。

原本是遥远市场的石油交易价格,因为我们的石油定价机制而切实开始影响每个人的生活。

2004年中国进口原油12272万吨,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但据标准普尔分析,中国对国际石油价格的影响不到0.1%,甚至不如印尼、韩国。

在目前国际石油市场的定价机制下,欧美国家由于有发达的石油期货市场形成基准价格,相对于不能通过期货市场竞价机制形成公开透明价格的亚洲国家,在石油计价中获得了一定的优势,就是所谓的亚洲溢价。据专家统计,从1993~2001年,沙特轻质原油销往东北亚地区的价格比销往欧洲的价格平均高1.01美元/桶,与销往美国市场的相比,差距更大,有时达3美元/桶以上。

中国为此付出昂贵代价。国内的油商只能成为国际石油市场价格的被动接受者,而最终每一个消费者只能看着节节上升的油价,等着它把你口袋里的人民币变少。
以燃料油市场为例,尽管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燃料油消费国,但由于中国没有权威的燃料油基准价格,国内燃料油企业与国外油商交易时,通常以新加坡燃料油现货市场平均价格为计价基础。国际一些大油商利用中国没有价格发言权,经常采用作价方式在装船前后两天在普氏公开市场(PLATTS)上联手抬高现货价格,而在中国大量进口以后,市场平均价格又迅速回落,给中国企业造成很大损失。

作为燃料油的大买主,需要掏多少钱购买自己需要的商品,却完全不由自己说了算。原油和其他成品油也存在类似现象,在近年油价剧烈波动的背景下,目前我国大部分石油进口企业都因避险机制的缺失而面临巨大的经营风险。以去年为例,中国因被动接受石油期货市场价格,进口石油每日的价格损失都在100万美元以上。
而正是由于2001年我国放开了燃料油价格,完全由市场调节其流通和价格,燃料油因此成为目前我国石油及石油产品中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品种。从2004年1月1日起,按照对WTO的承诺,我国取消了燃料油进出口配额,实行进口自动许可管理,这一特点使得燃料油在石油“家族”中脱颖而出,成为我国开发石油期货的突破口。

去年8月,燃料油期货上海期货交易所正式上市交易,标志着国际石油市场上首次出现了“中国价格”。而且也已经有国内燃料油企业通过利用新加坡现货市场和上海期货市场的价差来进行综合套期保值,成功规避风险。

但是,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石油期货中,燃料油并不是特别理想的品种。我国燃料油消费市场几乎处于停滞,10年间的平均增长率仅为0.1%。与日渐增加的原油、汽油的消费量相比,实在相去甚远。

但在当前的石油流通体制下,燃料油是上海期货交易所楔入石油期货的惟一选择。至于国内众多用油企业盼望已久的汽油、柴油、原油等石油期货品种,则有待我国石油流通体制的进一步改革。

而这样的改革事关中国三大石油巨头的利益,殊非易事。据记者了解,上期所之所以能够推出燃料油期货,最为关键因素之一是三大石油巨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对此都投了赞成票。当时是证监会、上海市政府及三大石油巨头共同签署了文件。

尽管推出更多石油期货的呼声很高,但业界专家指出,现行的石油流通体制决定了近年内不可能有新的品种推出。

1998年石油行业的结构重组后,目前中国的石油流通,基本是要由中石油、中石化垄断。从石油进出口方面看,目前,石油进出口基本由中国化工、中联油(中石油持股70%)和联合石化(中石化持股70%)、珠海振戎公司四家包办,其他只有少量企业拥有石油进口配额。即便进口了石油,炼油厂等加工基地也是控制在中石油和中石化手里,地方小炼油厂起不了多大作用。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教授明确表示,虽然我国成品油零售市场已经完全开放,但外资与民营企业仍无法与两大集团抗衡。即使到2007年,我国的原油和成品油批发市场对外开放,在短期内也不会形成两大集团、非两大集团的国内企业和外资在成品油市场上的三足鼎立局面,价格也不会放开。

国际能源署(IEA)石油专家Lawrence指出,石油期货市场的发展水平,最终取决于该地区石油商品的市场化程度。

“只有商品的价格波动较大,意图回避价格风险的交易者才需要利用远期价格先把价格确定下来。如果商品价格基本不变,商品经营者就没有必要利用期货交易固定价格或锁定成本。”上海一家期货经纪商的资深分析师说,“如果原油和成品油期货上市,即使发改委不再保留成品油的定价权,两大集团在成品油市场的垄断地位,也会使其他投机资金和套期保值资金对成品油期货市场望而却步。原油期货的情况也大抵会是这样。”

由此,董秀成判断:“4~5年内不可能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原油、成品油期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