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当艺术遇上PARTY

2005-07-27 10:38 作者:孟静 2005年第26期
像成都这个城市一样,成都双年展也带着浓厚的娱乐气息

7月8日晚,大雨刚停,第二届成都双年展的展馆世纪城坐落在成都最南边的城乡结合部。一个成都记者说,这个地方连他这个本地人都从来没来过,市政府为了双年展才专门开通了一辆公交车。就是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被私家车塞得满满的,大约有上万人花一个多小时从城里赶来。四年前的第一届双年展,累积有20万人参观,当时就大大出乎媒体的意料。

可是这次的热闹并不是因为双年展,更多原因是在同一个场地举办的名为“成都之夜”的啤酒节狂欢活动,按成都媒体的话说是第一次拉开了当地夜生活的序幕。在双年展的室外,是一个大型露天烧烤场,到处是啤酒瓶、羊肉串、豆腐干的遗迹,市民们坐在雨后的空气里,优哉地吃吃喝喝,看着放焰火,四川省委书记、省长等人在场子里视察了一圈,顺便逛了一下双年展,满意地离去。

艺术嘉年华

像成都这个城市一样,成都双年展也带着浓厚的娱乐气息。评论人李公明说它是艺术的装饰品,一个艺术嘉年华,也有人称它为艺术家的PARTY和堂会。伴着震耳欲聋的音乐,策展人之一的冯博一指着那些色彩绚丽,宛如广告牌的作品说:“和上海、北京双年展不一样,成都双年展是民营企业家投资的,我们强调的是流行和娱乐性,尽量贴近大众文化,大众文化的特点就是商品化、意识形态淡漠。”

最能证明他观点的是一个名为“与轮胎有关”的作品,它完全就是一场时装秀,一群模特穿着橡胶制品的服装在T形台上走来走去,再配上些踏太空步的机器人,现场绝大部分观众都是为了看这个作品一直等待着不肯离开。冯博一说:“你听这音乐,这模特步,国内其他展览上根本不会见到。”这也许正是此次成都双年展的特色,有评论家认为,这样的展览迎合了轻浮的媒体,它处处洋溢着快乐的味道,而没有关注社会现实。他们说,展览的前一天,伦敦发生了爆炸,艺术家对此却没有任何表示。冯博一解释说:“成都就是这样一个休闲城市,如果太强调反讽、揭露和深刻,市民根本接受不了。”

评论家巫鸿说,所谓双年展,组织者骨子里希望它是国际化的,但同时又必须强调本土化。为了体现这种本土化,这个展览里还出现了当代艺术展中根本不会出现的国画部分,都是些非常传统的水墨山水。整个展览没有使用当代艺术展中最流行的多媒体,没有骇人听闻的行为艺术。开幕式那天仅有的两个行为艺术,一个是几个人拿着菜刀作势砍参展作品,另一个是穿着雨衣、打着伞的外国人,二者都不是组委会邀请的,而是来玩闹的群众。

整个展览就像这个城市一样喜气洋洋,参展艺术家熊文韵的作品是一只叫KONGKONG的小熊,她自己手工缝制了几百只这样的小熊,做成7种颜色,命名为彩虹KONGKONG,这些小熊排排坐,像联合国代表开会一样,散发着可爱单纯的气息。她说:“我没有孩子,它就是我的孩子,我给它洗澡,让它代替我发言。”但她最大的意图还是走向商业,她认为中国没有自己的卡通形象,而她为KONGKONG制作了Flash,编织了故事,想把它像机器猫、流氓兔那样推向市场,变成孩子怀里的宠物。事实证明她的作品对儿童的确有吸引力,一个幼儿围着KONGKONG反复转圈,还试图把钉在台子上的小熊拔走。

为了吸引观众,成都双年展原计划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世纪城的展馆内外,另一部分在九寨沟,比如国画和一些有原始感觉的装置都是打算放在青山绿水间。事实上,这原本也是这次双年展的最大特色,而且能卓有成效地宣传九寨天堂这个旅游项目。可是因为技术上的问题无法实现,再加上准备时间不足,所有的展品最终只好放在了室内。冯博一认为这也是它被人诟病为“杂乱”的原因。

民营企业家的双年展

态度比较激进的四川美术学院教授王林说:“这次双年展的主题‘景观:世纪与天堂’是个非常聪明的题目,是与投资方的房地产业的巧妙结合,可我认为这个题目没有学术性,前两次也罢了,如果第三次还这么办,我觉得没必要。”策展人之一的范迪安听后反驳说:“王林轻率地断定我们没有学术责任,我当然不服气。关注大众文化不一定就是市侩。”这番争论的背景是因为成都双年展的资金来源,北京、上海双年展都是由官方投资的,而成都双年展的最大特点就是由房地产开发商邓鸿投资的。

邓鸿本人学过国画,是成都很有影响力的企业家,4年前的第一届双年展也是他出资,当时的展馆现代艺术馆和现在的世纪城,包括艺术家们居住的酒店,都是他的产业。成都一家报社的记者说,邓鸿最厉害的地方是他在九寨沟拥有一个景区,“有一座酒店没什么了不起,可是能在九寨沟有个景区那是什么概念?”正因为如此,邓鸿为双年展没能在九寨沟举办耿耿于怀,他很有信心地表示,下届一定要移师到九寨沟,那个神秘的地方对大家会更有吸引力。

正因为如此,邓鸿实际上决定了成都双年展的命运,按说双年展是每两年举办一次,但上一次却距今4年。邓鸿解释说,2003年因为“非典”耽搁,2004年他的世纪城和九寨天堂都没有建好。作为一个学国画出身的商人,他也在双年展中加进自己的想法,比如上届他坚持只有架上艺术(即绘画),这次算是开放了许多,但他还坚持保留有国画。这也使得一些艺术家颇有微词。评论家巫鸿干脆说:“双年展的主题为什么叫‘世纪与天堂’,世纪就是世纪城,天堂就是九寨天堂。”他认为开发商在为自己做广告,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来自澳门的评论人戴碧筠说,如果换作别的投资商,可能会要求把双年展冠上企业的名字,展馆内处处是广告牌,这样只出钱的商人还不如邓鸿,至少他还喜欢艺术,否则,他完全可以把钱投到别的地方,为什么一定要投到艺术上来呢?“啤酒节显然要比双年展给他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效益要大得多”。

邓鸿自己也说,双年展不过是他项目的一部分。他在去年赞助了全国文联的作家笔会,邀请了金庸到九寨沟,还搞了全国魅力城市评选。从作秀角度讲,这两个活动肯定比艺术展览更吸引眼球,对于成都的形象也更有利。评论家李公明虽然把这次双年展定位为“纯真的游戏”,但他也实事求是地说,谁来赞助谁说了算,现在很难再有完全不带功利性的艺术展。冯博一曾经参与组织过官方主办的北京双年展,他说,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有各自的目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