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7月7日,伦敦爆炸了

2005-07-27 10:37 作者:李孟苏 2005年第26期
乘坐有近150年历史的地铁上班,是上班族的最佳选择。伦敦的地铁总长400公里,遍布伦敦7个区,其线路、车站都修在巨大的圆管里,所以别号“管子”(Tube)。

7月7日清晨,伦敦在雄心勃勃中醒来。前一天,伦敦刚取得2012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全英国都做好了狂欢的准备。这一天,英国做东的八国峰会在苏格兰珀斯郡乡村的豪华酒店“鹰谷”开幕,全英国几乎一半的警力都调到了苏格兰。不过,没关系,伦敦的城市治安一向很好。如果没有刻意提及,很多人都快忘了“9·11”和马德里火车爆炸案,大家议论得更多的是几天前在海德公园举行的Live 8演唱会中明星们的八卦。

乘坐有近150年历史的地铁上班,是上班族的最佳选择。伦敦的地铁总长400公里,遍布伦敦7个区,其线路、车站都修在巨大的圆管里,所以别号“管子”(Tube)。

7月7日早晨8:51(以下均为伦敦时间),“管子”里发生了第一起爆炸事件,在接下来的56分钟内,“管子”里和“管子”外又发生了3起爆炸。爆炸、死亡、鲜血,把全体英国人从前一天的喜悦中抛进了地狱。一连串的爆炸终于把几年来的担心变成了现实。

8:51,地铁环线,阿尔门站

环线上的一列地铁驶出利物浦街站,准备前往阿尔门站。每天早晨,都有数万名上班族乘坐这趟地铁,潮水般涌出地铁,散进金融城。伦敦金融城是英国、乃至全球的经济中心。突然,有乘客看到银色物体撕破空气,接着闪出一道黄色的强光。当银色物体打到脸上,割破了皮肤,才知道那是玻璃渣。一股冲击波撞得整辆列车跳了起来,把700多名乘客甩在了地板上,车厢里立刻漆黑一片,浓烟滚滚,砂子似的东西以及各种碎片乱溅。刹那间,一片沉默,过了一会儿,有人说:炸弹爆炸了。

在金融城工作的迈克尔·汉宁说:“冲击波快把我的身体拧断了。四周一片漆黑。大家非常恐慌,有人在尖叫,有人让他们镇静。女孩们倒都很镇定。我们试图打开车门,地铁司机也在外面帮忙,但车门怎么也扳不开。烟雾和尘土越来越大。没有通讯信号,没有扩音器,没有任何信息反馈。”

目击者说,是第二节车厢发生了爆炸,周围10英尺之内的东西几乎都炸碎了。汉宁所在车厢的乘客多数都受了伤,他脸上划破了十几道血口子,一只眼睛里还扎了块玻璃渣。一些受了伤的乘客打开车厢之间的连接门,走到破坏程度较小的车厢里去。他们体内的血好像流尽了,脸色惨白。

半个小时过去了,车门仍然打不开。幸存者们决定往列车后部移。到了车尾,看到一些人沿着铁轨朝着列车跑过来。大家以为一定是电力系统出了问题。下了车,人们看到车厢顶被撕开,车厢的一边厢体和很多座位都不见了踪影,铁轨上散落着人体碎块,这才意识到遭遇了爆炸。

又花了30分钟,幸存者们才上到地面。阿尔门站街边临时搭起了救护站,对伤势较严重的人进行紧急处理。估计有7人死亡。

“9·11”袭击时的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爆炸发生时恰好就在现场附近,他致信《泰晤士报》:“‘9·11’时英国和我们站在一起,现在,请你们相信,在你们需要帮助时美国也支持你们。”

8:56,地铁皮卡迪利线,国王十字站

脱险后,一位每天都要搭乘皮卡迪利线地铁的职员说,当他乘坐的地铁列车在一声巨响、一道强光之后减速、停车后,就本能地意识到,有人在列车上安装、引爆了炸弹。这时,列车离开拉塞尔广场站,还有3分钟到达国王十字站。散发着辛辣味道的浓烟立刻充满车厢,让人无法呼吸。

打不开车门。幸存者乔·赫伯特说:“我在浓烟滚滚、黑咕隆咚、散发着臭气的地铁车厢里跌跌撞撞走了30多分钟。很多人都变得歇斯底里。”乘客们在车厢里被困了40分钟,消防队员和地铁工作人员赶来后,仍无法打开车门,只好砸烂车窗逃出车厢。一位救护人员说,一节车厢被炸得粉碎,毁坏严重的两节车厢烧成了焦炭。

幸存者们撤到了国王十字站。国王十字地铁站是伦敦重要的交通枢纽,地面上与国王十字火车站、圣潘克瑞斯火车站相连,去往英格兰北部、苏格兰要从这里转车。这两个火车站还是旅游热点。前者是《哈利·波特》中的霍格沃茨蒸汽列车的始发站,波特迷在伦敦必访的胜地;后者有一个跨度达74.1米的拱形车棚,是建筑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这一带是著名的文化区布鲁姆斯伯里,有弗吉尼亚·伍尔芙、狄更斯的故居,还有大英图书馆、大英博物馆、伦敦大学的几所著名学院,为伦敦的知识与学术中心。在这里制造爆炸袭击,影响和伤亡人数都是巨大的。

赫伯特回到地面后,沿着尤斯顿路往公司走。突然,他又听到一声巨响,看到行人哭喊着四下逃开。后来,他知道了那是当天第四起爆炸的声音。惊恐的人们来到了拉塞尔广场站。一会儿,他们就看到了另一群受伤的人——附近塔韦斯多克广场上,一辆公共汽车被炸毁了。天空电视台市场部的费奥娜·楚门在伦敦皇家医院惊魂未定地说,这简直就是一部灾难片。

地铁站附近的汉堡店被改成临时医疗站,治疗那些自己还能走的伤员。重伤者被被送到附近的尤斯顿医院、大奥蒙德街医院。后者是家儿童医院,床位被腾出来放在接待大厅和餐厅收留伤员。有报告说,假日酒店被改成了临时停尸房。

警察封锁了布鲁姆斯伯里的街道,各种车辆困在街道上排起了长队。“9·11”后曾演练过多次的防恐怖袭击训练,今天终于实战了一次。在蒙蒙细雨和暗淡的光线中,在警察拉起的警戒线外,在救护车的鸣笛里,行人们默默地、顺从地按照“市民自卫队”(一个协助政府机构、警察工作的组织)指引的方向快步前行。街道上,一片沉闷和冷静,人们仿佛又回到了二战时期,市民自卫队成了那时的空袭执行长。这次爆炸,估计有21人死亡。

9:17,地铁环线,艾奇韦尔站

列车离开艾奇韦尔站刚10秒钟,炸弹就被引爆了,震得列车猛烈摇晃。接下来的瞬间,对面方向驶来的一辆列车上发出第二声巨响,车厢解体。后来,据警方说,爆炸炸毁了两列列车和隧道的一面墙。目击者称,爆炸发生在第二节车厢。当爆炸的浓烟散去,第一节车厢的人眼睁睁看到后面的车厢齐刷刷地从列车上断开,就像被罐头刀干净利落地割了下来。车厢地板上炸出一个大洞,一个男子掉进洞里身亡。一些人被冲击波冲出去,被对面开来的列车撞死。

爆炸发生时,安妮塔·金斯利正朝列车中部走,车厢地板的碎片突然像子弹一样飞起来,车内充满烟雾。她看到很多人被烧伤,对面列车上的乘客拼命敲打着窗户。23岁的萨拉说,她身边有个男子双腿炸飞了,求救的声音非常凄惨。

上到地面,伤员们被安置在玛莎商店。店堂里摆满购物用的推车,里面装满急救用品。牧师来到了希尔顿酒店,抚慰安置在那里的受伤者。这时候,已经很清楚爆炸是系列的恐怖袭击事件。艾奇韦尔路上,人们围在一辆小车前,听车上收音机播放的新闻。街边小店里,电视节目被突发新闻打断,但是没有画面。嗅探犬也出动了,检查路上的汽车里是否还有隐藏的爆炸物。救护人员在警察的指导下佩戴氧气设备准备下到隧道里营救伤员。

艾奇韦尔站附近的圣玛丽医院救助了36人,医院发言人说,有7人死亡,6人危在旦夕,17人伤势严重。轻伤者,主要是被割伤和砸伤,受伤部位在头、四肢,有些人丧失了听力。

9:47,30路公共汽车,塔韦斯多克广场

不知道为什么,30路公共汽车的司机今天没按原路线走,而走了一条他不熟悉的路。在上班高峰堵成一锅粥的路上,走走停停,当开到塔韦斯多克广场附近,他终于停下车,向路边的两名交通协管员问路。司机刚向协管员道了谢,炸弹就响了。一位交通协管员回头一看,双层公共汽车的二层被炸飞了,车厢顶飞出去10米远,乘客们从窗户里被掀到地上,躺在车子周围。

周围安静极了,静得奇怪。人行道上挤满了路人,没人哭也没人呻吟。

车上有一些乘客因为地铁里发生爆炸转而搭乘公共汽车,最终仍然没能躲过爆炸。多位目击者说,爆炸前他们看到坐在二层后部的一位男子行为可疑,在背包里翻着什么。警方根据目击者提供的情报分析,炸弹被安放在汽车二层的后部,是一颗自杀性炸弹。

伦敦上空开始有直升机飞过,不时有救护车、救火车、警车拉着警报飞驰而过。这一天的系列爆炸是发生在英国本土最大的一次恐怖袭击,上一次最大的恐怖事件发生在1974年,由爱尔兰共和军在伯明翰酒馆制造。那一次死了21人。

地铁关闭了数小时,每一辆地铁和公共汽车都进行了检查。重新开通后,一些地铁站里安装了检查仪,可以透过衣服看到贴身携带的东西。警察也可以随意抽查可疑乘客。伦敦大都会警察局承认,警察和安全部门面临着搜查难题,因为既没有情报部门的警报,大选后全国的安全警备也有所降低。

截至发稿时间,伦敦警方宣布,在7月7日的系列恐怖爆炸事件中,有49人死亡。伯明翰警方发出恐怖袭击警告,并撤离了市中心的大部分居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