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徐克,最后一个剑侠

2005-07-26 13:55 作者:马戎戎 2005年第28期
徐克没有立即回答,兀自玩弄着手中的鸡尾酒杯,一袭黑衣衬着萧萧白发,那陆小凤式的招牌胡须下露出一个调侃的笑容:“你看我像么?”

我们这个时代还有侠客么?

徐克没有立即回答,兀自玩弄着手中的鸡尾酒杯,一袭黑衣衬着萧萧白发,那陆小凤式的招牌胡须下露出一个调侃的笑容:“你看我像么?”

《七剑》,是开始,也是索引

三联生活周刊: 《七剑》是你自《蜀山传》之后4年里惟一一部作品。这4年里出现了《卧虎藏龙》、《英雄》、《十面埋伏》等一批武侠片,你如何看待你今天在江湖中的地位,对《七剑》有什么期望?

徐克:我做电影没有使命感,都是创作人对生活的感受,呈现出一种情怀和生活观念,让观众在单调的生活中找到一种浪漫。我一直认为电影就是让观众找到精神的平衡和发泄,电影让观众出戏院后感觉到生活很美好。这就是我一直坚持的娱乐精神。

越来越多人做武侠电影,我觉得是一件好事。我们这次做《七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人手不够,香港这些年做武侠电影,武术指导们都不够。原来的武术指导有的年纪太大,有的去做电影导演了,很多人去了好莱坞,档期都排不开,所以培养出更多的专业人员是我们一直在考虑的事情。中国电影市场这么大,人口这么多,需要源源不断的从业人员的补充。

张艺谋导演准备拍武侠片的时候也找过我,问我怎样才能拍好武侠片,我说,拍出你自己对武侠的感觉就好。

三联生活周刊:首映式上,已经有一部分人看过《七剑》,有人觉得这部影片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也有很多人认为和你以前的电影不一样。

徐克:《七剑》肯定和以前我的作品不一样。我的电影也不一定非要做出以前的效果,梁羽生的小说加上我的看法,我可能会把它变成一个不一样的作品,这也是作为电影人必须要做的。每个阶段都有新的东西出现,我以前的武侠电影比较浪漫,但《七剑》我想把它做出不同的效果,就是我一直在说的,400年前侠客生活的纪录片。其实对于电影,观众肯定会有很多看法,不一定非要苛求一个标准。

三联生活周刊:那这次拍《七剑》的起因是什么?你对《七剑》的兴趣点在哪里?

徐克:4年前,一位老导演张鑫炎先生找到我,问我对《七剑》有什么看法。我读了这个小说,觉得故事结构很饱满,人物关系很复杂,很繁多,很有挑战性。我当时看到《七剑》这个题目,觉得很好,因为第一次有了队形。武侠小说通常都是以一个人为中心的,很少有队形出现。队形和侠客之间的关系,我很感兴趣。

此外,《七剑下天山》里还有很多历史人物,梁羽生写了康熙,他是以康熙这个历史人物为中心的,康熙和顺治在小说里的关系很新颖,梁羽生对人物关系进行了重新诠释,他认为康熙杀了顺治。我觉得所有政治人物都有政治环境,作出的决定也会影响其他人,但他有他的道理。清王朝是一个很复杂的朝代,而里面的人性也很复杂,比如康熙是不是杀父,杀父是不是能让康熙变成可让大家接受的人物?这些历史会是怎样的呢?所以我觉得这电影会是很多故事。至少我可以把他变成另外一个故事,给他足够的空间。

三联生活周刊: 《七剑下天山》的改编是怎么考虑的?听说你计划把《七剑》拍成一个六部长的系列电影?《七剑》在这六部中处于什么地位。

徐克:《七剑》是从小说的结构来改变。小说讲的是下一代怎么报仇。为了讲好下一代,上一代就要提出来,但是如果你要把上一代的故事讲清楚的话,就要很大的空间。实际上,一部电影不可能容纳这么多。康熙在这个戏里的故事很精彩,但是如果像小说里那么多的话,观众就会觉得为什么这里一下开始讲康熙。《七剑》里还有一个人物纳兰容若,也是大家感兴趣的,所以我觉得空间很不够,所以必须一段一段才能把故事讲清楚。《七剑》只是一个索引,开篇讲杨云聪和穆郎,如果没有背景,就会大开大阖,很难收场。所以要快速地把七剑的故事讲好,迅速进入到大的真实的历史空间里去。这必须要小心处理。

三联生活周刊:也就是说,《七剑》,只是这六部电影的一个索引?重点还是后面康熙等历史人物的故事。

徐克:对。而且后面和我从前电影的不同在于,我们给康熙还下了一个结论。

从梁羽生到新浪潮

三联生活周刊:有件事情挺有趣的,你导演生涯里的第一部武侠片本来应该是梁羽声先生的作品,《七剑》应该是一个迟到的机会吧。

徐克:你怎么知道的?确实很多年前,我曾经有过一次拍摄《云海玉弓缘》的机会。那是1978年,我在美国读完大学回香港,在香港无线电视台工作。当时气氛很开明,似乎念完书回来都可以拍电视剧,后来的香港“新浪潮”导演许鞍华、严浩都在那里。当时派我去把《云海玉弓缘》拍摄成电视剧,我立即找了张鑫炎导演,借他1966年拍摄的同名电影去看,看了以后觉得他们做得已经很好了,就没有拍。后来就拍了古龙先生的《金刀情侠》,这是我拍的第一个武侠片。

三联生活周刊:第一次拍武侠片时有什么困难吗?

徐克: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时我不知道拍武侠还要有武术指导。有一天演员问我说:武术指导在哪里啊?但是后来我觉得,没有武术指导也很有趣,拍出来好写实。

三联生活周刊:当时,张彻导演和胡金铨导演都是武侠片的大师,你怎样看待他们的武侠风格,他们对你的影响在哪里?

徐克:张彻导演的电影很粗犷,很有分量,很有体能,用阳刚来作为一种气质;胡金铨导演的人物则很诗化,有一种浪漫的侠义的东西作为情怀。我对他们两个都很迷。我认为张彻打开了一种写实的人性的东西,英雄人物的牺牲都很惨烈;胡导演则擅长很浪漫的人物,是那种你摸不到他,但他总是在惊险时刻能够突破圈套的人物。我可以说我的电影是在他们身上发展起来的,采取了很多他们的元素。

三联生活周刊:1979年你拍了《蝶变》,虽然是部武侠片,但被称为是“新浪潮”的代表作,现在,你怎样看待“新浪潮”?

徐克:“新浪潮”这个词是《电影双周刊》提出来的。可能那些年正好有这么一批新人吧。我觉得“新浪潮”其实只是一种讲故事的方法,比如不拍宽银幕,用电视演员或普通人,但其实每个导演都不一样。现在想起来,觉得“新浪潮”最大的问题在于剧本不行。买票入场的观众不满足。

三联生活周刊:在《蝶变》,你第一次塑造了一个不会武功的书生也能行走江湖的形象,而且比会武功的高手都活得长,但那种人物类型,为什么后来没有延续下来?

徐克:《蝶变》是我创作的一个阶段,后来我就有了很多其他的计划,要回到那个阶段还不知何时。可能是我的想法太多了,计划总是跟不上想法的变化。比如我也一直想拍《西游记》,到现在也还没有拍。

改编重在精神

三联生活周刊:这之后你和你的工作室出品的电影似乎大部分都是改编作品,很少有原创的剧本。

徐克:其实我们还是有几个是自己创作的,但是可能在制作方面,改编的东西更容易引起谈论。因为我也很希望能把我过去喜欢的小说和电影改成新的电影。黄飞鸿系列就和我的关系很大,因为这套电影是我小时候特别爱看的电影,有一天我去看午夜场,又看到了这套电影,我就想再拍一次。后来我拍这部电影,拍着拍着,就发现这个人的印象淡化了。

三联生活周刊:你改编的作品对原作的改变都比较大,你是怎么看待电影对原作的改编的?

徐克:改编有几个方法,小说写到的,我们落实到能力里去制造出来,是一种;另外一种情况是让电影和原作不一样。因为一个人看会有一个人的看法,看小说的时候,很多人会有不同的解读方式。而且很多人对解读方式的看法也很多,作者和观众的看法总是有距离的。

我改编的时候,会先解读作者原小说的精神,从精神再回到小说。看小说的时候要看故事,看故事是否和一部电影的篇幅相称。比如说《倩女幽魂》改编的是聊斋故事,但是聊斋故事的篇幅对电影来说显然不够,这和故事有关,最后才变成接近现在的感觉。对于比较长的故事来说,要看这一个故事中有多少人需要净化,把小说中人物的事件理出来,小说精神分多少层次,层次是怎样递进的,整体怎么把握,有哪些人物特别重要,哪些人物附带而过就可以了,都要考虑。因为电影要一个完整的结构,不能让观众总觉得永远有续集,电影里没有说清楚,在第二集里再交代,这是不可以的,在商业上也不能接受。因此,有些人物必须去掉,而有些人物就要比原作弱化;同时还要考虑到,从现在的角度出发,有什么新的解读。

三联生活周刊:以《笑傲江湖》为例,你安排林平之一出场就死掉,而且小说原作是没有时代背景的,你则把时代背景设定在明朝,这是为什么呢?

徐克:所有人物都保留,电影就会很庞杂。《笑傲江湖》里一开始,林平之就死了,因为林平之这个人物是会让观众同情的。他遭遇了灭门惨案,再去拜师,师妹开始的时候不喜欢他,后来喜欢他,这就会变成很重要的线索,就会加大林平之和令狐冲之间的对冲力度,会削弱电影的戏剧结构。

加入明朝的时代背景是因为在开始的研究中,胡金铨导演提出,有个朝代背景会更具体一点;最起码美术的工作会好做。此外葵花宝典为什么会分这么多版本,黑木崖是什么样的地方,都会有简单的出处;为什么会有魔教和江湖正派的纠纷,纠纷来自于什么动力;把背景设定好之后都可以有一个解释。另外,如果只有江湖没有时代,海外的非华人观众就会看不懂,有时代背景,容易让更多的观众接受。他说服了我,金庸先生也说,他的小说没有背景,就是武侠世界。所以要怎么改就怎么改吧。

三联生活周刊:《笑傲江湖》是1990年拍的,这之后的武侠作品,比如1991年开始的《黄飞鸿》系列、1992年的《新龙门客栈》、1995年的《梁祝》都很注意历史背景的设定,但同时也会加入很多天马行空的元素,比如倭寇、西班牙战船、西北鞑子等等,你是怎样来把握这些元素的?

徐克:我的电影里会加入很多历史的元素。因为我觉得我们习惯的武侠世界总是和现实有很大的差距,空间也太封闭,但是如果我们能把这个世界带入到具体的空间,那会是一种不同的感觉。比如《东方不败》里出现倭寇,那是因为在研究剧本的时候,我们一直在研究,魔教的经济背景和社会基础会是什么,研究这些,就要带出历史因素。在明朝的时候,倭寇已经出现,刚好编到明朝,魔教和倭寇勾结在一起,就可以解释魔教的势力为什么这么大,武林正派又为什么要这么反对他们。

而且我对中国人的历史抱有一种幽默的态度,不同的书籍对于同一段历史的描写有很大差别。所以我认为中国人的历史是精神层面上的。比如我安排黄飞鸿遇上孙中山,是因为我觉得时代英雄的对比很重要。

侠女是一种美好的想法

三联生活周刊:这个时期,你的电影里还有一个特点:很多性别混淆的角色。你喜欢让女演员穿男装,却又会把原来的男角色让女性来扮演。《东方不败》就是个经典。这是追求一种反差带来的美感吗?《七剑》里似乎也延续了这一点。

徐克:你知道画面有很多印象,但最终还是和人物和观众的关系:观众怎么才能容易接受他?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有的人物距离很远,还是一种很有神秘感的魅力;有的人物很容易靠近的,但也是一种美丽。比如王祖贤是一种神仙一样的飘渺的人物,但是很美。《笑傲江湖》里的一些人物,蓝凤凰是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但是也很美丽。

我一直认为,闯荡江湖其实是女性被压抑的一面释放出来。女侠的美是感觉上的,不是外表上的。比如《七剑》中杨采妮演出的武元英这个人物在小说里是个男的,我想把它变成女的。她是会武功的,但实际上会武功未必能解决矛盾。所以武元英的世界是充满危机的,她实际上比较吃亏的。女侠面对的事情比男的还要多,所以事实上女侠只是一种美好的想法。武元英也是这样的。

关于《七剑》的侠女造型,我觉得戏里的造型是有生活的说服力的,她们在闯荡江湖,头发、衣服都要表现出她们的生活习惯。我们用城市人的视角去看他们会觉得他们脏,但是他们走江湖,是会像打仗一样的。

三联生活周刊:武元英和刘郁芳这两个人物完全不同,但是都很有魅力。这种安排让我想到了任盈盈和岳灵珊、《倩女幽魂》里的青风和月池,还有《新龙门客栈》里的金镶玉和邱莫言,你怎样来看待两个旦角在影片中的地位?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徐克:我觉得她们都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女人,是两种不同的精彩。男人看到精彩的女人,都有摇摆的可能,所以我通常会安排这种一生双旦的戏。

三联生活周刊:1996年你拍摄了电影《刀》,似乎从这部电影一直到《小倩》、《蜀山传》,你开始追求电影在技术上的突破,却忽视了故事。现在你怎么看待电影技术和完整的故事之间的关系?

徐克:《刀》想追求的,是一种剪辑上的突破。很多人觉得太快了,看不清楚,其实不快,只是大家不习惯。我重视特技,其实从《蝶变》就开始了,当时我想把武侠带入到科幻世界,但一谈到科幻,就要用特技。后来我看到了《星球大战》,我觉得人家有激光、飞船,竟然可以把空间拓展得这么大,我们又怎样发展自己的特技呢?这是我拍《新蜀山剑侠》的动机。后来2001年拍了《蜀山传》。现在,我认为技术就是一种手段,《七剑》里特技的用法还是很多的,也是卖点之一。可是没有故事的话,就不能撑起一个电影的整体。

剑是对自己的态度

三联生活周刊:到《七剑》为止,你已经把古龙、金庸和梁羽生这三位大家的作品都涉及过了。你怎样看他们的作品。

徐克:古龙的小说很现代,基本是现代人,随时可以变成时装来拍。金庸本身很复杂,剪辑成一个故事,必须要把精神吃透。梁的小说就很东方,有着那种价值观和时代的触角,我反而觉得这是很精彩的,一直想琢磨这种感觉。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侠”是什么?

徐克:“侠”是人对正义的坚持,排除世俗的价值观,是浪漫主义在行为上的体现。

三联生活周刊:那你怎么比较中国的“侠”、日本的“武士道”和美国动作片里的英雄呢?

徐克:中国的侠义,就是人间有正气,无论是当时还是将来,总有一天能为无辜的人伸张正义,改变一种精神状态。日本的武士道则是一种信念,无条件服从主人,很多时候容易成杀人机器。美国电影里的英雄则有个人主义情结,有很多个人取向。我看到很多电影是在讨论为了一只猫,会不会牺牲一只飞船。是一个所谓的价值观的导向。

三联生活周刊:你拍过了《刀》,现在又来拍《七剑》,你认为,在武侠世界里,刀和剑分别意味着什么呢?

徐克:刀和剑,这两个世界是不一样的。刀,是用原始的力量去对抗,虽然有文明在保护我们,但还是要我们的原始的意念去对抗。剑,则是一种气节,一种精神,有很多解释。比如说书生负剑,是为了在危机时自杀以保存气节。对中国人来说,剑应该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或者对自己的态度。所以,《七剑》里的七把剑,其实是七种精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