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徐克的七剑

2005-07-26 13:52 2005年第28期
可能《七剑》像近几年的武侠大片一样,更适合西方人的口味。威尼斯电影节主席就称赞它是“有质感、奇异的电影,史诗般的武侠巨制”。并选定它作为开幕影片。但是在中国人看来,它过于西化。马中骏告诉记者:“日本和韩国的片商看完电影后都做了十分乐观的估计,预计日本票房有15亿~18亿日元,韩国有两千万美元。他还打算在威尼斯电影节之后,用《七剑》打开欧洲市场

《七剑》:下了天山奔西洋

记者◎孟静

7月23日晚,一台名为“七剑之夜”的晚会在湖南省国际会展中心开幕,这个只有赠票的晚会是湖南卫视第一次承办的电影首映晚会,却不是电影首映第一次上电视。在此之前,张艺谋已经为他的电影祭出过这一招。可以预见的是,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无极之夜”、“千里走单骑之夜”和“赤壁之夜”轮番上阵。“七剑之夜”的总导演王琴说,这个晚会的一切内容都是为电影服务的,舞蹈是根据电影音乐编排,表演者全是戏中主角,反正《七剑》有九个主角,每人一小段就足以撑起整台晚会。可以看得出演员们都使了吃奶的力气,不断地提醒观众:“大家要去买票看《七剑》啊!”甄子丹、孙红雷秀出了珍藏多年的钢琴和霹雳舞;张静初打出亲情牌,为了拍《七剑》外婆去世她也没回家,对着大屏幕上的家人她泪眼汪汪。就连徐克自己,也开口和罗大佑合唱《沧海一声笑》,纪念故去的黄。

电影界有个惯例是,一个导演如果连续三部电影赔钱,投资方就不太敢找他拍戏了。2001年的《蜀山传》和2003年的《散打》都是徐克尝试突破的作品,一个注重特技,一个强调功夫,可是票房都失利了。《七剑》是他的最后一搏,而且这个代价是如此巨大。总制片人马中骏给出的数字是:《七剑》电影的预算是1200万美元,目前超支了100多万。一旦有失,万劫不复。

《七剑》由来

拍电视剧《七剑下天山》的制片人王勇说:“我接触这个本子的时间是四年,徐导是两年,但是有一个人,是十几年。”这个人就是《少林寺》的导演张鑫炎,他从1989年拍完《黄河大侠》后就一直在弄这个剧本。上世纪60年代,张鑫炎与金庸、梁羽生同为长城电影公司的同事,他与梁的私交甚好。张鑫炎也是最早拍梁羽生电影的人,他拍过《云海玉弓缘》、《白发魔女传》和《侠骨丹心》,其中《云海玉弓缘》中,他第一次发明了“威亚”(吊钢丝),第一次有了武术指导这个名词,那个武术指导叫刘家良,也是这次《七剑》中“傅青主”的扮演者。

张鑫炎凭着和梁羽生的私交,在五六年前买下了《七剑下天山》的版权,那时他的野心不大,只想拍个电视剧过瘾。当时银都公司看了本子,决定选用其前传《塞外奇侠传》,那时他心目中“杨云骢”的人选是自己发掘的李连杰,当年也正是他把李连杰介绍给徐克,才有了《黄飞鸿》系列。张鑫炎拿到了500万美元的投资(在那时可算巨资),兴冲冲地到新疆选景,没料想“9·11”突然发生,因为《七剑》中涉及很多民族问题,于是全体人马撤了。接下来的两年中,张鑫炎总和好友徐克说起这个梦想,徐克也不遗余力地帮他。在探讨的过程中,徐克的兴趣越来越大,因为理念不合,他离开了《头文字D》。

本来只打算投资拍部电视剧的马中骏听说徐克有意加盟的消息是“又惊又喜”,向来只拍电视剧的他也明白,仅凭一部电视剧是绝不可能满足徐克的。这时徐克问他:“什么企业成长得最快?”然后徐自问自答:“智性的企业。”他指的是IT及相关产业,徐克举例说,做《海底总动员》的公司,迪斯尼的未来支撑主要靠它,利润是成百倍地增长,用智慧创造财富的企业是21世纪最有成长空间的企业。马中骏说:“以前我们拍完电视剧就完了,最多再做个宣传品。可美国的公司不是,他们的票房只占1/3,网络游戏等相关产品又占1/3,最大的一块,约40%来自于授权。”

徐克决定加盟了,新问题也出现了。一直在张罗此事的张鑫炎怎么办?张鑫炎认为,他和徐克的武侠情怀完全不同,即使是一个拍电影,另一个搞电视剧,也会产生分歧。江湖上只能有一个大佬,张鑫炎决定只帮忙不署名,也不拿报酬。对外就说他年纪大了,身体不行,这也是实话,毕竟他已经70多岁了。张鑫炎在其中起的作用是牵线人,出于对他的信任,梁羽生对影视改编完全放手。

和张鑫炎相反,徐克的最爱是金庸,对梁羽生的兴趣只是普通。徐克真正感兴趣的是“七剑”概念,他甚至亲自设计这七把剑的形状,为它们赋予名字和生命,每把剑他都写了详细的性格、使用方法和意义的描述,加上电影效果图,他为“七剑”画了上千张草图。像书中原本的“游龙剑”被他改名为“由龙”,大概有剑随心动的意思,其他的如青干、天瀑、舍神、竞星、日月等剑,全是他凭空虚构的。“七剑”被制成了礼品盒,马中骏期待着如果《七剑》能像《哈利·波特》那样没完没了地拍下去,他们也像卖《哈利·波特》的斗篷那样卖这七把剑,至于它们现在的功用,主要是吸引网络游戏玩家。

在《七剑》为媒体举办的看片会后,男记者表示徐克的功夫巧思还在,女记者则说里面的人物和感情太过苍白,场面太血腥。可能是为了与张艺谋、李安区别开,整个片子的色彩是十分低沉的。演员张静初说:“我刚拿到戏服还以为是群众演员穿的,全是灰的,灰蓝、灰红、灰黑。我怎么也穿不上那些衣服,实在太肥大了。”掩盖了她所有的女性特征,杨采妮也是同样的命运,她在戏中是个挑粪的,不但不能化妆,开拍前徐克还要对化妆师说:“你再去给她脸上抹点灰。”这样出来的效果每个人都是灰扑扑的中世纪武士,再加上用真的金属铸成的剑,招式也完全失去了《新龙门客栈》中的轻灵飘逸。徐克自己也说,每次陆毅举起“舍神剑”,不是剑随人走,而是人随剑走。陆毅这把还不是最重的,最重的“由龙”由惟一会功夫的甄子丹挥舞,他也要使出全身力气。

徐克本来打算按照梁羽生的原著拍,后来发现要交待的背景太多。可是现在的影片仍然让观众觉得头绪太多,一部接近三小时的电影,光交待“七剑”的来历就够嗦了,七个主角的戏份十分平均,每个人只有一小段,只有孙红雷饰演的大反派风火连城是惟一出彩的角色,因为就他一个反派,他的光芒太盛,与其他演员十分不和谐。“七剑之夜”晚会上孙红雷也充分展示了他的霸气,主持、唱歌、跳舞样样皆能,成了绝对男主角。

《七剑》的风险

在马中骏的计划中,《七剑》电影拍6部,每部投资1200万美元,类似于《星战》系列,甄子丹也说,他的角色好像“黑武士”,从正变邪;电视剧每集100万,先拍38集,效果好的话,再拍后30集。马中骏也承认,万一电影票房失利,计划肯定要随之调整。除了影视投资,《七剑》还包括七八千万人民币的网络游戏与动漫,是与香港特区公司和韩国公司合作,这块也是马中骏预期收益最高的部分。他们会在民间搞选拔赛,挑选出七个网游高手作为网络“七剑”。马中骏以“七剑之夜”为例,和《十面埋伏》的首映晚会做比较,“七剑之夜”花了七八百万元制作费,先在各城市地面频道播出,再上星,比起《十面埋伏》只在电影频道播出了两遍,马中骏认为,《七剑》晚会的广度会更大。

说实话,为了这个概念他们没少花心思,徐克称自己的新作是“实况武侠”,马中骏则说它叫“新古典主义”。形式和内容哪个更重要?对于一个商业大片,要考虑的因素可能太多。比如,徐克剪彩片的第一版是四个小时,然后是三个小时、两小时50分、两小时40分直至两小时,徐克是不忍割爱,中影公司认为两小时才是最适合时间。在观看了两小时的版本后,马中骏发现张静初那条线被剪掉了,“这就意味着它会变成一般的武侠片,和《七武士》没什么区别”。在徐克的初衷里,既要表现每把剑都有自己的心结,必须合力才能成功,又要体现人性与兽性的交战。正因为如此,马中骏的朋友们在看过片子后也评价说“线索太多”。

可能《七剑》像近几年的武侠大片一样,更适合西方人的口味。威尼斯电影节主席就称赞它是“有质感、奇异的电影,史诗般的武侠巨制”。并选定它作为开幕影片。但是在中国人看来,它过于西化。首先,电影和原著关系不大,反而是借用了黑泽明的《七武士》的构思,以弱胜强,武士与村长女儿的感情纠葛都来自于黑泽明,这样显然很讨日本片商的欢喜;为了开发韩国市场,选择了金素妍扮演“绿珠”这个原本不存在的人物,并且把“楚昭南”也设计为高丽人,让甄子丹讲韩语,有媒体认为,金素妍这个人物很像花瓶,没有存在的必要;电影中人物南腔北调,就像我们初次看到周润发、杨紫琼讲的普通话一样,杨采妮的香港普通话,孙红雷的东北话,再加上甄子丹蹩脚的韩语,中国观众可能不适应,对国外观众却不会有任何影响。毕竟对一部大片来说,国内市场只是很小的部分,马中骏告诉记者:“日本和韩国的片商看完电影后都做了十分乐观的估计,预计日本票房有15亿~18亿日元,韩国有两千万美元。他还打算在威尼斯电影节之后,用《七剑》打开欧洲市场。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他不重视国内市场,徐克的夫人施南生曾经劝马中骏,在威尼斯得奖后再上国内的十月档,这也是许多电影惯用的路数,但他坚持认为,学生是观影主力,十月是旅游的季节,如果再拖延到圣诞,就会和张艺谋、陈凯歌硬拼,所以一定要在国内首映。

马中骏坦承,公司所有的力量现在都集中在《七剑》上。至于《七剑》的风险,他却认为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在新疆拍摄时,剧组经历了地表七八十摄氏度的酷热,也有过零下四五十摄氏度的严寒,演员用的厕所都因为寒冷而不能使用,电影和电视剧纷纷超支,“最大的风险是能不能如期拍完,现在电视剧卖给央视,已经不存在风险。”他说,“电影的海外发行也不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