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审判萨达姆

2005-06-30 08:56 作者:薛巍 2005年第22期
当墓地不断扩大、尸体堆积在太平间的走廊里时,伊拉克新政府今年春天又恢复了死刑。”贾法里的政府说他们会对萨达姆执政时期的罪犯及他被推翻之后破坏伊拉克的人使用死刑——萨达姆时期的刑法规定可以使用死刑。

萨达姆被美军羁押已经达17个月,萨达姆的辩护律师说,羁押他而迟迟不加以审判是不公正的。终于,伊拉克政府宣布要审判萨达姆了。据《纽约时报》报道,6月5日,伊拉克特别法庭决定将在夏末或者秋初审理对萨达姆的第一项指控,该项指控主要是1982年他在巴格达以北40英里的杜杰勒村遭遇暗杀袭击之后,杀害了近160位村民。当时,当地武装分子埋伏在萨达姆车队即将经过的道路边,向萨达姆车队开火,有几名卫兵中弹身亡,却没能伤及萨达姆。几小时后,萨达姆就调来安全部队报复,当即杀害了15人,后经审判后又有143人被判处死刑,1500多人被逮捕,好多人在监狱被关押多年。这一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25年,但当时的文件都还在,有很多人愿意作证,因而检察官决定以它作为14项指控中的第一项。根据美联社的报道,其他指控还包括,萨达姆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使用化学武器袭击库尔德人、1990年入侵科威特、1991年镇压什叶派的起义。

“完美是正义的敌人”

伊拉克政府说萨达姆犯下了500多项反人类罪行,受害者多为什叶派和库尔德人,但是审判时政府倾向于集中审判他的12项有完整记录的罪行,这主要是为了缩短审判过程。要清算萨达姆所有的罪行,彻底、完美地实现正义将耗费大量时间,“完美是正义的敌人”。伊拉克总理易卜拉欣·贾法里的发言人库巴(Kubba)说,“政府认为对萨达姆的审判应该尽可能快地举行”。12桩罪行已经足以判处68岁的萨达姆死刑。2003年4月占领伊拉克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力量担心死刑会成为政治仇杀的工具,取消了死刑。

当墓地不断扩大、尸体堆积在太平间的走廊里时,伊拉克新政府今年春天又恢复了死刑。”贾法里的政府说他们会对萨达姆执政时期的罪犯及他被推翻之后破坏伊拉克的人使用死刑——萨达姆时期的刑法规定可以使用死刑。

美国律师在伊拉克特别法庭去年成立之时就开始指导他们的工作。美国人倾向于先审判萨达姆的侍从,说这样有助于确定他的“主导责任”。美国律师说,先审判萨达姆的帮凶,检察官可以使用这些证据来指控他,以弥补确认他在大屠杀中的角色的证据之不足。但是先审讯萨达姆的帮凶们将会对萨达姆的审判拖延到2006年,因为特别法庭只有两间审讯室,每一个审讯室有5名法官,没有陪审团。伊拉克过渡政府希望在两个月之内开始审判萨达姆。刚刚取得领导权的什叶派说对于审判逊尼派阿拉伯人萨达姆的准备工作,“没有理由浪费时间”。

向伊拉克特别法庭提供了7500万美元援助的美国政府对伊拉克新政府的决定没有发表评论。《纽约时报》说:“伊拉克特别法庭屈服于伊拉克过渡政府的压力,跟躲在幕后的美国律师妥协,计划尽快受理对萨达姆的小部分指控。”

国际刑法学协会主席、芝加哥德堡尔大学法律教授谢里夫·巴西奥尼说,伊拉克政府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其缺陷。匆忙展开对萨达姆的审判,伊拉克政府将不得不使用占领方美国颁布的法律。在没有伊拉克自己制定的法律的情况下审判,“在伊拉克人民和其他阿拉伯人眼里,将缺乏可信度和合法性”。

“法庭之外的惩罚不是正义,只是报复”

既然抓获了萨达姆,就得对他加以审判。有人问美国凯斯西储大学法律教授迈克尔·斯卡夫说:“我知道他有权得到公正的审判。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如直接跳到施行死刑那一步。”对此他的回答是:“二战结束时,英国的丘吉尔提议立即对纳粹的领导人实施死刑,斯大林对此很是赞同,马上拿出了一个5万人的死刑犯名单。然而美国作为一个信奉法治的国家,主张还是要对被告加以相宜的审判。美国人认为难以置信的事情需要用可信的证据在法庭上加以证明。我相信在今天也是同理。不管伊拉克人希望多么快地将公正加到萨达姆的头上。”

《时代周刊》说,审判萨达姆将“让伊拉克人拥有将自己从他的统治中解放出来的过程,剥夺他恐吓伊拉克人的权力,否定他殉难者的角色,迫使他为自己的罪行负责”。对萨达姆的审判,揭发他的罪行也能为布什政府的利益服务,“如果难以找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能为美国入侵伊拉克提供合法性,也许清除一个暴君可以。现在布什当局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进入了伊拉克,但是没有找到,剩下的就只有正义了”。

但是审判他,也有可能是给他在法庭上作斗争的机会。一个漫长的、被录像的审判能彰显法治,也将给他提供一个国际性的平台。而且伊拉克人民和多数阿拉伯人还没有被美国人对战争的叙述完全说动。萨达姆可能会像米洛舍维奇一样,揭露他多年来跟美国人做过的交易,比如,拉姆斯菲尔德在1981年曾作为里根政府的特使跟萨达姆会面,并写过信件给他,说美国并不是真的反对伊拉克对伊朗使用化学武器。萨达姆一直以为殉难是他最终的命运,而审判本来是要羞辱他,清算他的反人类罪行。普林斯顿大学法学博士加里·巴斯说:“当萨达姆走上法庭,我不能想象他能说出什么有利于我们的话。他将会像戈林在纽伦堡一样否认自己的罪行,他将责骂美国的帝国主义,向整个阿拉伯世界发出呼吁,将自己表现得像是伊拉克和伊斯兰世界的维护者,反对美国的殖民主义。”去年7月,伊拉克特别法庭曾对萨达姆进行过一次审讯。在26分钟的听讼过程中,萨达姆被告知他面临的一系列指控:在1974年杀害宗教领袖,1988年毒杀库尔德人,1990年入侵科威特。律师称他为前总统,他说他是现任总统,代表人民的意愿;律师问他母亲的名字,他反问律师毕业于什么大学的法律系。一场审判变成了闹剧。

“审判不仅要公正,而且还要被看到它是公正的”

“马克·戈拉高斯和帕默拉·马奇生意不断。格里·斯朋斯骗小孩子的把戏在巴格达行不通。约翰尼·柯克蓝在著书立说。著名的迈克尔·泰格有比代表一位前独裁者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时候,辛普森的主审法官兰斯·伊藤恨不得躲到地下去,谁来审判萨达姆呢?”

《每日电讯报》说:“不管有多少困难,美国人让伊拉克人自己审判萨达姆是正确的,给萨达姆罪行的受害者一个讨回公道的机会。那些建议由国际法庭来审判的人显然附和的是1998年创建的国际刑事法庭。但是国际刑事法庭是最后才去诉诸的手段,只有在国家性的体制缺少指控的政治愿望或者已经垮台的情况下才去使用。第一种情形是塞尔维亚人在2001年将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移交给国际刑事法庭。第二种情形是1994年卢旺达的胡图族人屠杀图西族人。伊拉克的情况跟这两种都不吻合。”布什之所以同意由伊拉克人而不是国际法庭来审判萨达姆,是因为,由联合国主导的国际法庭不会判处萨达姆死刑,因为联合国有很多成员国是反对死刑的。而且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法国和俄罗斯,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也有可能阻止联合国安理会组建国际法庭来审判萨达姆。

虽然伊拉克特别法庭将保证萨达姆的权利,允许他请律师,以国际标准来审判他,但是有人担心,伊拉克的法官跟国际社会和国际法隔绝了好几代人,在专制社会下生活了35年,理解和贯彻法治的含义以及国际法的细节对他们来说是一大挑战。《国际先驱报》4月9日的报道说:“最近20位伊拉克战争法庭的律师参加了国际律师协会在伦敦为他们举办的培训。该培训以国际人道主义法律为中心,律师们在7天的时间里,讨论和争论了一些核心的法律问题,像大屠杀,反人类罪,证人保护,证据展示以及死刑的施用。伊拉克法官表现出了跟国际专家互动的希望。他们有学习法律充分的诚恳和热情。”这帮律师的显著特点是其多样性:有逊尼派的、什叶派的,也有库尔德人。他们都面临着人身安全的威胁:2005年3月1日,特别法庭的法官、59岁的马维尼和他26岁的儿子、律师阿拉亚尼在家门口遭枪杀。

虽然伊拉克特别法庭的章程是美国人起草的,但它是按照大陆法系建立起来的,其他战后审判采用的都是大陆法系,像海牙国际法庭审判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它不像伊拉克传统的法庭,而更像布什当局反对的国际刑事法庭。大陆法系的审判程序是这样的:调查法官做控告的准备工作,检察官提交证据,审判法官作出裁决,9位上诉法庭的法官复审定的罪行和作出的判决。因为由调查法官做最初的调查,他们的调查结果很有分量。也因此在美国的法庭上辩护律师以之为防护伞的无罪假定在这次审判之初就不适用,因为独立的司法调查已经推翻了这一点。

它跟美国的审判制度很大的一个区别是,美国有陪审团,特别法庭没有。另外,如果依照美国的审判规则,萨达姆自己的供述,包括他声称他之所以命令入侵科威特是为了让自己的军队忙于打仗,免得发动叛乱,这种说法在美国的法庭上将不被采信。但是依照大陆法系的伊拉克特别法庭可能会考虑这类证词。

伊拉克特别法庭跟战后其他法庭的一大区别是,它是由伊拉克法官组成的,其他法庭的法官构成都是国际性的。这是一个很要紧的区别,因为决定法庭审判的公证性的是核心标准是法庭之于政府的独立性。一个真正的法庭必须能不理会其政府的利益和主张,自由地依照法律条文和证据指引的方向作出裁决。美国宪法规定,联邦法官跟政府是同等级别的,其法官是终身制的,借此来保证联邦法院的独立性。美国宪法还规定每个犯罪嫌疑人接受的都是独立于政府的法官的审判。伊拉克特别法庭的独立性没有这种制度上的保障。它能否进行独立审判,完全取决于法官的正直和勇气,以及只犯不可避免的人为差错。

对萨达姆的一些指控看起来是无可辩驳的,宣判其无罪是没多大可能的。但是也有一些指控可能会经不起法官的推敲。巴西奥尼教授担心,“巴格达被占领后发生的抢掠致使政府部门的文件被抢走或者烧掉了,很多格拉夫葡萄酒被打开喝光,其余的被带走,证据遗失了很多。有谁在收集证据?没人收集。如果局势继续糟糕下去的话,一个千疮百孔的审判对美国政治家来说倒是好事——迅速结束审判,就不会对整个案子详加讨论辩驳了”。

阿拉伯人反抗美国的另一条前线

激进的阿拉伯好战分子纷纷加入武装组织跟美军开战之时,一群非暴力的阿拉伯志愿者积极投入到了另一道前线的战斗——为萨达姆辩护。去年一年间,给萨达姆辩护的律师已经膨胀到了2500名。一些是伊拉克人,更多的则来自其他阿拉伯国家,约旦就涌现了600名法律专家。利比亚总统卡扎菲的女儿也加入了进来。律师团中还包括法国前外长罗兰·迪马,美国前司法部长兰西·克拉克。

该委员会声称他们是萨达姆直接授权的,是受他家人之邀而代表他的。跟他们联系的是萨达姆的女儿拉哈达。但是从其表现来看,该委员会更像是政治性的,其目标是持续发出阿拉伯人反对美国及伊拉克新政治制度的声音,包括伊拉克明年1月即将举行的大选。其中很多律师认为,对萨达姆的审判要到一年之后才能举行,甚至会不了了之。伊拉克政府宣布将在两个月之后审判萨达姆,有几位律师抱怨说,伊拉克政府没有遵守相应的程序,甚至没有正式通知他们。约旦律师哈苏奈是萨达姆的崇拜者,他说如果萨达姆是被伊拉克警察拘捕的,他不会为他辩护,“我们这么做是因为占领。伊拉克和埃及是阿拉伯世界的支柱。二者倒其一,整个阿拉伯世界就会倒塌”。

有报道说,律师们之间对辩护策略有不同意见。律师伊拉克人杜赖米也只见过萨达姆两次。哈苏奈说对萨达姆的很多指控都是不相干的,他说为萨达姆辩护就是要证明他根本不应该被审判。他说,伊拉克战争是不正当的,因为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使得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入侵伊拉克之后颁布的法律也都是不合法的,包括即将起草的新宪法。他坚持说旧的宪法依旧有效,包括其第四十款,规定在未经革命委员会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审判总统。他还援引了第五十八款,该款说伊拉克总统为保护国家可以做一切他想做的事情。“这一条涵盖了很多东西,包括1990年对科威特的战争。很简单,你根本不可以审判萨达姆。”

在法庭上萨达姆的辩护律师有权召见证人,像米洛舍维奇一样,他们很可能会要求召见乔治·布什、拉姆斯菲尔德、老布什和克林顿等官员,因为他们向伊拉克当局提供过支持,发出过意味深长的信号。通过不断地要求召见证人,辩护律师可以将审判过程拖得很长——对米洛舍维奇的审判已经进入到了第四个年头。他在审判期间甚至会以生病为理由中止审判过程。对萨达姆的审判因为伊拉克政府明确了指控范围,不会拖得这么长。但是在经过一年左右的审判之后,因为伊拉克特别法庭还设有上诉法庭,审判结束后还会在半年内等待上诉,等待上诉结果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