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从国营到混合的电影生产——老电影新电影

2005-06-21 13:57 作者:吴琪 王恺 龙灿 孟静 葛维樱 2005年第23期
“国营厂和民营厂现在最大的区别是国营厂拥有政府资源,几十年的固定资产,人才,基地等。但是政府资源有不同的作用,有时候会从中得到支持,一些政策性的任务也会给经营带来一些负担,并且老厂子人员多,也会成为桎梏”。“中国现在的电影市场是多种模式,有得到国际奖项再杀回国的《青红》,也有冯小刚这样的高票房国产片,真正开放意义上的电影产业,终归是越来越好。”

影像饥渴年代的电影盛况,在今天回过头来看,表现在数字上同样令人震撼。在刚刚开始“文艺复兴”的1979年,全国电影市场创下了全民平均观看电影达28人次、全国观众达293亿人次的空前纪录。老电影人回忆起来,不由得感慨万分:“从当时如饥似渴的供需关系看,国营电影制片厂可是计划经济体制的最大受益者。”

电影一直是中国普通民众最基础的娱乐享受,这决定了几十年中电影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长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成立的第一家电影制片厂,1945年,这个中国最大的电影生产基地在长春面世(刚开始为“东北电影制片厂”)。随后,新中国第一部木偶片、第一部译制片、第一部故事片、第一部科教片、第一个电影交响乐团等相继在这里诞生。长影的厂标是工农兵金质塑像,代表着竭诚为人民生产精神食粮的主旨。从50年代开始,这里诞生了一部又一部引导着大众精神方向的优秀影片,从《平原游击队》、《董存瑞》、《上甘岭》,到《刘三姐》、《冰山上的来客》、《战火中的青春》、《英雄儿女》、《甲午风云》、《兵临城下》……直到20多年前,全国每年尚有1/6电影出自长影。

1987年或许可以看作是电影老厂转折的一个节点,电影局在全国故事片创作会议上首次提出“突出主旋律,坚持多样化”。就在这一年,中国电影创作出现了第一个娱乐片高潮。周晓文的《最后的疯狂》、滕文骥的《霹雳行动》、张艺谋的《代号美洲豹》,票房收入都在全国遥遥领先。同年,西安电影制片厂的《老井》在东京电影节上夺得大奖;第二年西影厂拍摄的《红高粱》又在柏林电影节上摘取金熊大奖。

中国电影改革发轫于发行制度,“成本”这个概念对制片厂而言,开始变得真实起来。1993年,“广电字3号文件”决定,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不再对国产片统购包销,各制片厂可以直接同地方发行公司进行出售地区发行权、单片承包、票房分成、代理发行等多种形式的交易。同时电影票价原则上放开,具体由各地政府掌握。内地电影体制改革由此迈出了重要一步,各制片厂亦开始着手内部机制的改革。电影的投资方式不再是由国家独家投资,而准许企业投资甚至是与港资、外资合资。

电影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中国电影将面临市场风险,还有政策风险。“而最后所有的风险都可能转嫁到制片上来。”风光曾经各自不同的几大国有电影制片厂,共同的窘境把它们的命运交结到了一起。本刊记者探访了北影、上影、长影、西影四大厂,试图在它们几十年的变迁细节中,寻找中国电影的流变痕迹。

1999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和其他七个广电部直属单位被合并整组为中国电影集团公司,曾经代表着辉煌与荣耀的工农兵厂标从此消失在大银幕上,取而代之的是中国电影集团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汉字。在中国电影集团的规划中,通过置换土地的方式将在京郊怀柔建起一座规模巨大、设施先进、技术一流的影视基地,年内即可破土动工。北影厂现址的生产区则要在不久的将来进行大规模拆迁,取而代之的是中国电影集团的制片大楼、电影广场、星光大道和功能完整的电影大厅,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厂牌将从这里永远地消失……

在上海,记者站在上海电影集团狭窄的院子里,恍如进入峡谷地带,周围二十余幢的高楼大厦就是群峰,将其牢牢围住,其所在位置属于上海的徐家汇商业圈,“幸亏地段好,还能卖地赚钱。”这是最普遍的评价。和中国其他大制片厂一样,自从1993年国家对电影厂的投资终止之后,上影厂就走上了自我筹资之路。据统计,一部中国电影生产的平均投资规模,1980年为40万人民币,1992年为150万元,1998年平均成本大约在350万元左右,年增长幅度为10%以上,于是资金成为老电影厂改革最大的桎梏。

2003年,最大的政策变化在于民营企业取得了和国营制片厂一样的平等身份。作为改革试点,新画面和华谊兄弟都得到了“合资拍片许可证”和“独立发行影片许可证”。华谊兄弟老总王中军说,“现在我们和北影厂最大的区别只是没它那块地,没有50年的积累,其他都一样”。

改革后,国营制片厂与民营制片厂开始在同一游戏规则下“玩”电影。这两年国营制片厂正在慢慢变好,中影参与投资《无极》,大陆为主体的版权方。上影也参与投资《伯爵夫人》。王中军认为,“国营厂和民营厂现在最大的区别是国营厂拥有政府资源,几十年的固定资产,人才,基地等。但是政府资源有不同的作用,有时候会从中得到支持,一些政策性的任务也会给经营带来一些负担,并且老厂子人员多,也会成为桎梏”。一部分电影的经营模式以好莱坞为模板,一部分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继续摸索。“中国现在的电影市场是多种模式,有得到国际奖项再杀回国的《青红》,也有冯小刚这样的高票房国产片,真正开放意义上的电影产业,终归是越来越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