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股民的伤痛记忆

2005-06-14 13:37 2005年第22期
在长久的股市低迷中,投资者都将矛头指向宏观调控、股权分置这些宏大主题。事实上,对股市而言,这些只是外部因素,而上市公司的质量、诚信这些内部因素在巨大的讨论声中被人们一度忽略,长远来看,这才是股市健康发展的基石。

在长久的股市低迷中,投资者都将矛头指向宏观调控、股权分置这些宏大主题。事实上,对股市而言,这些只是外部因素,而上市公司的质量、诚信这些内部因素在巨大的讨论声中被人们一度忽略,长远来看,这才是股市健康发展的基石。

下面这些都是在股市留下恶名的人和公司,留给投资者惨痛的记忆。当然,“青史留名”的绝不仅仅是下面这几家公司,比如还有东方锅炉、蓝田股份、东方电子等等,都是当年著名的造假明星,因为版面和篇幅所限,无法一一尽录。

马玉和&琼民源造假先行者

1996年,中国股市熊去牛来,此前超跌的个股纷纷反弹,琼民源的股价也在两个月之内从2元涨至4元,涨幅达100%。但在股市一片普涨的行情中,琼民源的走势并未引起太多注意。真正的奇迹出现在一个月之后,琼民源的股价再度发威,4个月内,从4元多一路涨至20元。此等涨势,连当时的龙头股深发展也望尘莫及。

1997年初,琼民源公布了1996年年报,净利润同比增长1290倍!一个神话就此诞生。市场一片欢欣鼓舞,琼民源的股价再创新高,直逼30元。但琼民源的奇迹很快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公司被指财务造假,并于1997年3月停牌。1998年4月,中国证监会公布了调查结果,当年其宣称的5.71亿元利润中,竟有5.69亿元为虚构而来。而且,琼民源的大股东民源海南公司曾与深圳有色金属财务公司联手,通过炒作琼民源股价而牟取暴利。

1997年10月,琼民源原董事长马玉和在其住所北京汇园公寓被刑事拘留,1998年6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马玉和在庭上依然振振有辞,“即使受到挫折或蒙受冤屈,我也不会趴下,也不会改变我的原则。我无罪。”自称无罪的马玉和最终还是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刑期看,马玉和几年前应该早已出狱,不过此后再无消息。

琼民源的股票如何善后成了当时的一大难题,股民们在经过一年半的煎熬后,得到了当时看来天大的喜讯,北京市住总集团重组置换琼民源,琼民源改头换面为中关村重新上市,有“中关村老贼”之称的段永基出任公司总裁,此后又是另一段资本故事。

吕梁&中科创业从文艺青年到超级庄家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吕梁投身股市,因其见解独特,操盘犀利,很快在圈内名声大噪

1998年,吕梁和深圳的一个股市大户朱焕良开始合作,后者持有上市公司康达尔90%以上的流通股,且被深度套牢。吕梁为朱焕良承接了康达尔50%的流通股,其余40%由朱焕良长线持有,不得随意抛售。

掌控康达尔后,吕梁开始重操文字旧业,以“K先生”为笔名在媒体上对中国股市指点江山,在市场上引起极大反响。K先生在吸引了市场足够注意力之后,有意无意间表示了对“优质农业、生物医药、网络信息设备”等行业的青睐。

1998年底股价也开始一路飙升,投资者都在纳闷之际,康达尔宣布重组,从原先的养鸡养猪饲料主业进入生物医药、网络信息等高科技行业,并更名为中科创业,股民们纷纷跟进,康达尔的股价从13元一路飙升至84元,涨幅超过500%。

2000年底,康达尔资产重组并无实质性进展,神话开始破灭。12月25日开始,横盘已久的康达尔开始疯狂跳水,连续上演10个跌停,在随后一年内,康达尔的股价最低跌至3元多,股民们损失惨重。

吕梁事发后,曾于2001年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后得以逃脱,至今下落不明。

罗成&亿安科技第一只百元股的诞生

2000年2月15日,沪深两市第一只百元股现身,亿安科技从1998年的6月起步,一举突破百元大关,两天后再创新高,一度涨至126元。此等高度,至今令国内所有上市公司高山仰止。

百元股的策划者就是后来被媒体封为“枭雄”的罗成,1999年6月,罗成的亿安集团入主上市公司深锦兴,公司此前的主业进出口贸易换之以网络通讯、新能源等高科技概念。和吕梁在中科创业描绘的美好前景类似,亿安科技的高科技概念也并无实质性内容,而且很快引起监管层关注。2001年1月10日,证监会宣布监控操纵亿安科技股价的主要账户,随之而来的是亿安科技的连续6个跌停。当年4月30日,亿安科技公布2000年年报,公司业绩大幅下滑。

2001年4月,中国证监会宣布对操纵亿安科技的4家机构开出了8.98亿元的巨额罚单。2001年9月,360多名投资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正式起诉要求民事赔偿,包括罗成在内的7名被告被起诉。

2003年9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原亿安集团副总裁、财务总监李鸿清等5人因犯有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分别被判处2至3年半有期徒刑。“枭雄”罗成出逃海外,至今音信全无。

李福乾&郑百文 股市不死鸟

明星企业郑百文1998年的年报甫一亮相,市场人士立即大跌眼镜,历年均以绩优形象示人的郑百文竟然每股亏损2.54元,1999年,再次巨额亏损将近10亿元。

事后查明,原来郑百文历年交给投资者的均是虚假业绩,其惯用手段就是让厂家以欠商品返利的形式向郑百文打欠条,然后以应收款的名义入账,如此一来,每年自然能够制造出大量“利润”。1999年底,郑百文所欠中国建设银行的20多亿元巨额债务被移交至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债权人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向法院提出了对郑百文申请破产。

2000年8月22日,郑百文暂停股票交易。在重组和退市之间,投资者开始了漫长的等待,2001年1月3日,郑百文股票恢复交易,股价也经历了一场惊险的过山车游戏,在重组消息刺激下,郑百文的股价连续8个涨停,随后又因为重组的不确定性,再次迎来11个跌停。最终,在沸沸扬扬的争论声中,山东三联集团以缩股方案入主,并将公司更名为三联商社。郑百文也由此赢得“股市不死鸟”的“美誉”。

而郑百文造假的当事人,原董事长李福乾则被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李有强&银广夏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1999年年末,银广厦的股价突然启动,从13元一路涨至36元,经过一次“10转赠10”的优厚分红后,再次从17元涨至38元。股价疯涨的背后必然有“业绩”支撑,银广厦的业绩来自一项萃取技术,通过一条进口生产线,将萃取出来的姜精油等产品销往德国,可以获得惊人的利润,2001年3月1日,银广夏发布公告,称与德国诚信公司签订了连续3年总金额为60亿元的萃取产品订货总协议。如此看来,银广夏未来几年内均可稳获超额利润,股价的疯狂上涨似乎也“涨之有理”。但是最后的事实证明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所谓的萃取技术,所谓的海外订单,完全是子虚乌有。骗局揭开之后,2001年9月10日,银广夏连续出现15个跌停,股价从30元跌至6元。

作为银广夏的董事局主席,张吉生并没有承担刑事责任,只是遭到免职的处理,据称,银广夏总裁李有强才是造假事件的总导演,其于2001年9月遭刑事拘留,2003年9月,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分别判处李有强、原银广夏董事兼财务总监兼总会计师丁功民、原天津广夏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阎金岱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3万至8万元。

在银广夏骗局中损失惨重的投资者们走上了艰难的索赔之路,847位投资者提出了1.8亿余元的赔偿标的,但是银广夏表示无力赔付。

唐万新&德隆庄股的黄昏

和那些公然造假的“低级手法”相比,德隆的运作模式显然更为西方、更为现代。

德隆模式的核心是产业整合,以资本纽带带动产业轮子,但更多的人还是愿意把他们看作超级庄家,而不是产业整合者。事实上,在德隆崩盘后,留给人们印象的还是德隆“老三股”常年居高不下的股价,而所谓的产业整合,无论是湘火炬、新疆屯河还是合金投资,虽然业绩确有改善,但是这种业绩改善多为银行资金“堆砌”而成,与其说是产业整合,不如叫资金整合更为恰当。而且德隆在资金和产业的融合之间形成了所谓“短融长投”的局面,一旦资金链缩紧,崩盘也就随之而来。

2004年底,德隆的核心人物唐万新被捕,今年6月,德隆旗下的德恒证券非法集资案开始公开审理,昔日错综复杂的“德隆帝国”有望慢慢水落石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