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又见《一江春水》

2005-06-06 11:12 作者:孟静 2005年第19期
电视剧《一江春水向东流》已经在多个地方台和中国教育台播出

电视剧《一江春水向东流》已经在多个地方台和中国教育台播出,编剧程蔚东听说在广东播出破了收视纪录,很是高兴。当年的同名电影创造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国产电影的上座纪录,导演、编剧蔡楚生的另一部作品《渔光曲》正是前一个纪录的保持者。

旧日辉煌

蔡楚生最擅长的就是用中华传统伦理故事暗喻时代背景下社会的不合理,用电视剧导演江海洋的话,原版电影是一部“社会谴责剧”。纺织厂女工素芬和当教师的丈夫张忠良在抗战中失散,素芬辛苦地照顾婆婆和孩子,等待丈夫归来。张忠良却遇到了大上海交际花王丽珍,王用上流社会的那一套把他全面改造,他的内心也起了变化。素芬到了王丽珍表姐何文艳家当女佣,见到了丈夫,但是张忠良在王丽珍的淫威下不与她相认,在绝望中素芬投水自尽,素芬的婆婆在江边哭诉说:“老天啊,这是什么世道!”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控诉,结合1947年抗战刚刚结束,旋复卷入内战的现实,《一江春水向东流》通过一个家庭的悲欢,以更为广阔的人生画面,将中国人民在抗战中的苦斗和受难,在抗战后继续忍受的欺压与凌辱诉之于银幕。让人们去清醒地认识,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部戏分为上、下两部,《八年离乱》和《天亮前后》,拍摄中遇到了无数难题,先是资金不够,后来由两家公司分别投资,而后是审查通不过,投资方昆仑公司老板趁着乱世人心也乱,给审片大员献的花篮里藏了金表,影片才得以上映。

《一江春水向东流》一面世,立刻被影评家誉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史诗式影片”、“现实主义电影里程碑”,票房也证明了这个结论。首轮观众的人数是712874人,即当年上海平均每7个人中就有1人看过此片,甚至还有盲人购票入场“听电影”。在香港平安影院上映时,每当巴士抵平安影院的站头时,售票员不用报站名,而是高喊一声:“一江春水向东流啊!”车厢里的乘客顿时蜂拥而下。票房好也是因为该片汇聚了那时能找到的全明星阵容,白杨、陶金、舒绣文、上官云珠、吴茵等都是红极一时的大腕,极具票房号召力。电视剧在这方面也做足了噱头,程蔚东说,胡军、陈道明、刘嘉玲是他们所能找到的最豪华的阵容,导演江海洋告诉记者,本来袁咏仪扮演的素芬还考虑过刘若英,而陈道明原来演的是张忠良,他觉得与张忠良年龄差距太大,不能“装嫩”,才选择了男2号吴家祺。因为演员,投资也从1800万元追加到了2400万元,平均每集80万元,创造了上海电视剧的最高纪录,江海洋说,幸亏好些地方电视台先付了预付款,不然真会无米下锅。

新的改造

电视剧和电影一样,经历了长达5年的酝酿,1997年,上影厂导演江海洋凭着和蔡楚生、郑君里两家世交的关系,拿到了改编版权,编剧程蔚东接活的时候他还是浙江省广电厅的副厅长,工作繁忙得已经很久不写剧本了,只是因为对电影有着深厚的感情,于是先写了5万字的梗概。

电影最早名叫《抗战三夫人》,基本的故事就是通过男主人公张忠良与“沦陷夫人”素芬、“陪都夫人”王丽珍以及“接收夫人”何文艳之间关系的演变及戏剧性纠葛。一个长3小时的电影变成30集的电视剧,难免要注水。之所以计划5年,就是因为怎么也理不清主线。江海洋说,电影是以白杨为中心的,本来电视剧也打算这样,剧本的第一稿是素芬在等待中的情感挣扎,比如说有人爱上她,她怎么拒绝,她又怎么找到生身母亲,故事倒也好看,只是越编越离谱,也更像言情剧。直到决定把灵魂人物换成张忠良,一下子豁然开朗。程蔚东看这部电影是在“文革”刚结束,他坦言,影片最初吸引观众的抗战因素到了几十年后,确实没有那么强烈了,电视剧要挑战的是对经典的“印象”,即使是今天重播电影,观众不会有当年的激动。这也正是改编的困难,素芬那种“秦香莲”式的隐忍、贤惠,已经不能为今天的观众所理解、同情。影片中极力表现她在肉体上吃的苦,洗衣、做饭、当女佣,江海洋说:“现在的观众会觉得她是自找的,她完全可以不等嘛!”于是他们把主题定为张忠良的蜕变,他的背景从教师改成了农民,增加了他和素芬在农村的“前传”,程蔚东认为,从农村到城市经历的思想碰撞,即使在今天也是符合时代背景的话题。张忠良也从电影里依附于王丽珍变成电视剧中野心勃勃的国民党接收大员,选择胡军的目的也是为了改变人们对上海男人的印象,“不要以为上海男人都是小白脸,张忠良的目的不是吃软饭,他是有野心的人,必须要压得住场子。”江海洋说。张忠良也从脸谱化的“陈世美”变成了妄图改变命运的农村青年,在追求理想过程中如何保持道德底线。

不过江海洋强调,拍经典时有“三大”不能改:“第一,张忠良与三个女人的感情线不能改;第二,那个年代的道德观不能改;第三,素芬等待8年的心态不能改。”影片的悲剧结尾也没有改,原片中素芬自杀,张忠良没有死;新版中素芬投河,张忠良选择饮弹自尽,这也是为了符合传统道德观的需要,江海洋说,这是让张忠良的良心闪电最后闪亮一下。

电视剧增加的最重要人物是陈道明扮演的吴家祺,一个知识分子,从不问国事到为抗战奔走。在电影中有三条主线:素芬、张忠良和他的弟弟张忠明。电影里张忠明有两三场戏,他被设置为上山打游击的共产党。电视剧中原本也保留了这个人物,只是后来觉得很难进行下去。如果他在山上打游击,戏的背景却在上海,很难解释他为什么会在上海出现,也无法与其他人的生活有交集。在江海洋眼中,抗日不是那么简单的黑白分明,像吴家祺,他不属于任何党派,是凭借爱国热情到日本人那里偷情报,最终被中国人当作“汉奸”枪毙,可能这悲剧结局才能展现抗战的复杂性。剧中还增加了工商业界巨头抗日的内容,在以往的电视剧中,他们正义的一面没有得到体现。程蔚东还在剧中设置了紫纶这样一个人物,本来她是吴家祺父亲的七姨太,后来被卖到妓院,流落到上海做“亭子间嫂嫂”,其实就是暗娼,虽然沦落烟花,她却因为拒不接待日本人而被打死。程蔚东说,当年上海存在着大量的“亭子间嫂嫂”,虽然没有人为她们立传,但他相信其中会有人做出紫纶这样的举动。

经典重拍计划

《一江春水向东流》实际上是上海电影制片厂重拍经典老电影计划的第一部,它也决定着今后的计划。上影厂想把已有资源再利用,延伸品牌价值。可为什么都改编成电视剧,而不是电影呢?江海洋解释说,电影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媒体时代,重拍成电影绝对不会卖座,尽管有经典的号召力。而且电影和电视剧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父子之间有相似之处却不须完全一样,空间更大一些,像《小城之春》的电影重拍。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上影厂所拥有的老电影50年的版权都已过期,现在版权都在原作者后代的手上,像蔡楚生和郑君里的后人原本就不打算出让版权,怕越改越糟,也是靠着熟人的关系才答应重拍。江海洋的下一步是准备重拍《乌鸦与麻雀》,这部戏编剧有6人,都已过世,他们的后代中有一个不同意,改编就成为泡影。所以江海洋觉得,《一江春水向东流》改编的成功与否,直接决定了这些后人的态度,接下来,上影厂的计划中还有《舞台姐妹》、《万家灯火》、《十字街头》,他们重拍的宗旨是这些影片必须在现在还有影响,例如《神女》,当时轰动异常,在国外还得了大奖,可是与《一江春水向东流》比,很多观众已经不记得了,它就不能被列入计划。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