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3G前传:等待是件充满彷徨表情的问题

2005-05-30 11:54 作者:尚进 2005年第18期
一张3G网络超过5万亿元的规模,以及中国手机经济升级换代的需要,已经注定3G在中国绝对将是WCDMA与CDMA2000两种3G技术标准的天下

又到5月17日,这一天不再仅仅是电信日。因为按照流传已久的说法,中国第一张3G牌照将在这一天公布,尽管这一决定无疑将被无限期地推后,但是并不妨碍3G成为当下最火热的经济话题。实际上,对3G的远景描述已经层出不穷,面对全球已经存在的67张WCDMA标准的3G网络,以及建设之中的20余块CDMA2000的3G地盘,似乎已经没必要再强调3G发展方向的必然性。尽管诸如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政策与发展研究所阚凯力这样的学院派,始终在呐喊电信泡沫与中国3G过剩论。一张3G网络超过5万亿元的规模,以及中国手机经济升级换代的需要,已经注定3G在中国绝对将是WCDMA与CDMA2000两种3G技术标准的天下,本土的TD-SCDMA也正在产业政策呵护下争分夺秒。

“对于即将到来的3G,有谁真正准备好了吗?”这是从事移动运营商研究的Frost & Sullivan中国公司总裁王煜全的疑问。不仅是摩托罗拉、诺基亚这些手机终端在期盼3G手机的更新浪潮,高通、北电网络、思科、爱立信这些国际电信巨头才是3G经济的真正受惠者。而大唐电信、中兴、华为这些中国本土电信制造商也无疑获了一次难得的扩张机会。事实上,通信设备厂商向来是最积极的3G幻想者。在真正的市场需求涌现之前,3G这条通讯构想的手中宽带,已经在距离泡沫破裂前转卖给了足够多的3G运营商。以至于有人发出疑问,到底是谁在急切等待中国发展3G网络。要知道当年欧洲27个国家的120个运营商,为了3G牌照总共付出的牌照费超过了1100亿美元,仅英国沃达丰一家就向英国政府掏了94亿美元。WCDMA、CDMA2000、TD-SCDMA三种3G技术标准,最少三至五张3G牌照,一旦中国3G牌照开闸,牌照费价格几何呢?

还要给TD-SCDMA多久时间?

杨骅正在成为3G牌照发放前最忙碌的人,他身兼TD-SCDMA产业联盟秘书长和大唐移动助理总裁,正在为TD-SCDMA 6月份最后一次商用测试做冲刺准备。对于中国3G本土标准的倡导者,大唐能否扛起TD-SCDMA标准的大旗,牵扯到以华为、中兴为首的一群国内电信设备企业能否翻身的决定命运。“2005年对于TD-SCDMA产业联盟,关键在于应对商用化后的专利和竞争问题。”杨骅告诉记者,“TD-SCDMA产业联盟在2002年10月成立时的文件只有3个,现在除了第一条即发起人协议始终没动,其余两条都有修改,文件总数也从3个增加到了15个。本土3G标准的联盟不仅仅在扩容,目前更多的焦点在于TD-SCDMA的专利评估。”

如果一旦发放3G牌照,TD-SCDMA的核心专利很有可能成为TD-SCDMA产业联盟内部的“定时炸弹”,谁掌握更多的TD-SCDMA专利,谁将在3G商用化掌握更多的资源。而今后联盟制度很有可能将对理事成员和非理事成员区别对待,对非理事成员不再免费开放专利。作为非理事成员的天CTO张代君对此评论说:“谁手里攥的专利是核心技术,将是未来3G商用以后别人无法绕开的。目前更要紧的问题还是让TD-SCDMA成熟得再快一点。”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和信息产业部的明确支持的TD-SCDMA标准正在顺利降生,当前TD-SCDMA更为紧迫的突破在于与时间赛跑,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实现成功商用。不论让TD-SCDMA与WCDMA混合组网,还是给TD-SCDMA牌照上的扶持,令其单飞,TD-SCDMA无疑成为中国3G未来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套自己的时间表,可是没有人会公开说出自己的看法,因为一旦不准确,无疑将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像爱立信市场与战略部副总经理卢勇这样的所问非所答,在记者采访3G进展时听到了很多次。更多的3G相关企业目前热衷于谈论3G的美好未来,高速视频传输、无所不在的互联网、随时随地的音乐,未来所有的产业链都已经在计划书中逐步融合到3G手机上了。北电网络总裁毛渝南就是3G需求论的鼓吹者,他在采访中对记者说:“消费者需要能够发送图片并提供Web和电子邮件访问等基本功能的手机,这是促使运营商将网络从2G升级到2.5G的一个重要动因。另外一种需求也开始推动3G部署,那就是用户需要更高带宽的无线功能,支持文件、音乐的下载和实时游戏。用户对多媒体和高质量视频服务的日益增长的需求,将推动对3G之后的下一代技术的需求。”甚至像盛大公司的陈天桥这样的网络游戏大亨也没有忘却3G,在北京西郊诞生的手机游戏公司数位红,早已经被陈天桥收购。所以3G这个名词,曾经被戏称为“Game、Girl、Gambling”并不奇怪。

蹲在门槛上的两个3G机会主义者

在风险投资商IDG砸出500万美元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广州有一个久邦数码公司,更没有人知道邓裕强和张向东这两位创始人是谁。但是超过50万的手机固定用户,让这家2003年才成立的公司充满了机会价值。当SP们努力的在中国移动发起的移动梦网下分成时,邓裕强和张向东却反其道行之,让久邦数码做起来移动梦网以外最大的手机门户,而且是彻底免费的。

其实从wap.3g.net.cn的域名,我们已经不难看出邓裕强和张向东的野心,在采访中,他们丝毫不掩饰自己做3G门户的期望。“我们在试图重演5年前互联网时代的一些故事,”张向东对记者诉说,“3G所提供的互联网数据通道,让手机从技术角度不再受到电信业的绝对控制,每个3G手机用户都存在自己选择应用的机会,这种机遇也许会重新划分手机经济的格局。”像以前的三大互联网门户那样,先积累足够多的用户,再依靠规模打广告的翻身仗,这成为目前他俩最稳妥的发展方向。对于这个纯民间的手机门户,中国移动并非充耳不闻,毕竟这股3G商用后可能出现的互联网力量,很有可能打破目前移动梦网这类模式的绝对控制权。但是如何形成互联网的3G生态链条呢,移动梦网依靠收费分成模式,牢牢地抓住了中国数千家SP,而试图重走互联网道路的久邦似乎与主流的3G生意背道而驰。

3G手机提供的高速数据带宽,成为技术上的一个阀门,能否突破中国移动和联通这类移动运营商的技术枷锁,将更为开放的互联网引入,不仅是邓裕强和张向东等人的冥思苦想,同时也是探讨全球3G生态的研究者的问题。沃达丰在欧洲3G领域的独断,以及DoCoMo在日本市场的一枝独秀,都将自己牢牢与3G手机捆绑在一起。所以在采访中,邓裕强和张向东并不正面谈论自己与中国移动和联通等3G运营商可能存在的冲突,他们解释道:“中国如果在2006年能够大规模上马3G应用,我们相信3G用户不会甘心趴在运营商提供的内容上,哪怕10%的3G手机从移动梦网和联通无限两大目前的手机门户中走出来,也足够形成一个新的3G经济圈。因为用户仅仅需要给3G运营商按月交纳手机费,而不再像目前2.5G那样,玩一个下载的手机游戏还要交纳5元钱。”

“3G最怕Skype”,这是不久前MIT《技术观察》杂志上的一番评价。基于互联网的Skype依靠自己近乎免费的国际通话功能,早已经让长途电话商叫苦不迭,而一旦将Skype引入到3G手机的互联网流量中,那么3G手机无疑将是一个摆设,用户甚至都不会用3G手机打电话了,因为Skype能够随时随地用来免费通话。当然,3G运营商不会轻易让互联网上的免费习惯侵袭3G手机的,像邓裕强和张向东这样的3G机会主义者,实际上正蹲在3G的门槛上,能否真正向3G经济圈迈入自己的一步,很大程度并不取决于他们提供的内容多么成功,而是取决于3G到底有多开放。

专访:3G手机所改变和被改变的

当全球截至4月初已经构建了67张WCDMA网络的时候,3G的半壁江山已经将近8亿人口覆盖在了3G网络之下。一夜之间3G手机摆上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所有货架,换掉老手机,上马3G,正在成为这些地方的新话题。而与此同时,中国的3G牌照尽管迟迟没有公开明确信息,但是中国移动的WCDMA网络早已经无需置疑,冲着2008奥运会战略合作者之一,为奥运会提供3G网络的商业应用,直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预期的时间表。所以在2005年中国市场上出现3G手机,并不是遥遥无期的事情,而3G手机到底与我们已经习惯的2G手机有什么区别,成为普通人最大的疑问。为此本刊记者专访诺基亚客户及市场运营高级副总裁赵科林(Colin Giles)。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内地的3G牌照发放时间已经酝酿了半年以上,诺基亚了解时间表吗,从手机终端角度会出现什么变化?

赵科林:目前看,商用测试已经进展得很充分了,正是政策的考虑在延迟3G牌照发放。不过在已经开通3G网络的地方,诺基亚已经推出了近10款3G手机,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NEC和LG也都马不停蹄地拿出3G手机。从价格上,3G手机与传统的2.5G时代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譬如诺基亚最新的N90零售价不超过700欧元。按照国际通行的3G经济模式,运营商往往会对更换3G手机的传统用户进行补贴,在香港地区2000港元就可以用上最新的3G手机,惟一的代价就是在1年内你不能随意更换3G运营商。

三联生活周刊:这么说,未来3G手机价格和型号的真正决定者往往是3G运营商,而不是诺基亚、摩托罗拉这类零售商?

赵科林:目前内地市场的电信运营商没有实行真正的补贴政策,只有积分优惠或者中国移动定制手机。无疑运营商会要求3G手机有更多的定制,甚至会出现和记黄埔在英国市场上一次购买30万台LG手机捆绑号码的现象。譬如刚刚上市的诺基亚6680是3G手机,而6681就是2G手机,因为现在内地市场还没有开通3G,所以我们只能在香港卖诺基亚6680,在内地上市6681。从内部技术角度讲两款机型非常接近,只不过与前后两个摄像头的3G手机6680相比,6681把用来开3G手机视频会议用的前摄像头拿掉了。也许未来诺基亚这些传统品牌在零售市场上的决定性会降低,也有可能未来3G手机通过3G运营商来卖,传统的2G手机还是会在普通渠道里销售。不过真正的决定力量还是用户的选择,要知道人们的消费主义情绪更喜欢用与众不同来定位自己。

三联生活周刊:诺基亚可以算是欧洲流行的WCDMA标准的发源地,中国移动无疑会是WCDMA的支持者。而同时中国本土的TD-SCDMA标准肯定会得到政策性的支持,不论是与WCDMA混合组网,还是让中国电信或者网通来运营,TD-SCDMA手机将是中国3G手机的一部分,诺基亚会不会推出这种标准的型号?

赵科林:诺基亚已经意识到了TD-SCDMA的趋势,不久前投资凯明公司加入到TD-SCDMA的芯片开发中。从3G手机的潮流看,TD-SCDMA也许还仅仅限于中国内地,也许未来会被推广到其他地方,但是不得不强调的是,WCDMA才是全球真正的主流,为了满足目前67个商用WCDMA网络的需要,诺基亚2005年已经推出的所有手机中,超过25%的型号都是WCDMA的3G手机。谈到3G业务,跟2G相比,3G更重要的是一个端对端的技术掌握。不再是简单的打电话与发短信这么简单,所以不要对3G手机再抱有神秘感,很多目前我们在互联网上的经验,将成为民众3G的经验之谈。

三联生活周刊:面对听音乐、高质量拍照,那么什么将是未来3G手机上的热门经验?比尔·盖茨刚刚谈到3G手机将终结苹果iPod的神话,诺基亚会是这个终结者吗?

赵科林:3G的到来确实是一个新的时代,技术融合让很多奇迹都将发生在3G手机上。以前我们去谈手机,不会谈到音乐,不会想到很多抽象的领域。现在3G时代,诺基亚就会跟环球唱片公司搞合作,最新全球上市的3G手机N91有4GB的硬盘,可存储3000首曲目,超音色的耳机,一点都不输给苹果的iPod。如果我说诺基亚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照相设备生产者,你相信吗?可拍照手机全球一个季度的销售量基本上相当于数码相机一年的销量。从某个层面看,3G拍照手机将更强劲地成为传统数码相机的替代者,尤其是200万像素的拍照手机相机,拍摄出来的图片质量很高,足够打印成相片。诺基亚一直跟柯达有全球性的合作,很多人对此不解,但是当你拿着3G手机去某个小城市的柯达连锁冲印店,或者干脆在小山村用3G手机拍了一张风景片,可以直接上传到柯达的服务器上,你预先选定你家隔壁的柯达冲印店就会将其冲印出来,等你到家,一沓厚厚的照片早就准备好了。所以3G手机未来会成为数码相机、MP3随身听、PDA等传统电子设备的真正终结者。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的手机电池耐久性已经是一个问题,3G手机理论上要更耗电,这种矛盾会不会是3G手机的瓶颈?

赵科林:不管是诺基亚还是谁,电池都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过去我们只是打电话,现在不只是要打电话,我们还要听音乐,一直要听。譬如刚才说能存3000首歌的N91,可以持续听12.5个小时,再加上手机通话,视频播放、音乐下载、无线上网,这些累积起来对电池的需求是极大的。所以必须从节省每一毫安电能解决问题,不过按照全球已经开通3G业务的使用规律,3G手机至少连续使用两天是没问题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