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跨界的普拉达

2005-05-24 14:49 作者:钟和晏 2005年第19期
与5月19日英国《金融时报》在上海召开的顶级时尚品牌行业峰会的时间重合,5月18日,由大都会建筑设计事务所旗下机构——库哈斯智囊团负责策展和实施的“Waist Domn缪科雅·普拉达:艺术和创作展”在上海和平饭店奢侈开幕。

与5月19日英国《金融时报》在上海召开的顶级时尚品牌行业峰会的时间重合,5月18日,由大都会建筑设计事务所旗下机构——库哈斯智囊团负责策展和实施的“Waist Domn缪科雅·普拉达:艺术和创作展”在上海和平饭店奢侈开幕。

虽然“缪科雅·普拉达:艺术与创作”展览的广告旗帜一路上沿着上海南京西路迎风飘荡,在这场筹备已久、声势浩大的普拉达裙装展的开幕式上,作为顶级著名品牌普拉达的掌门人缪科雅·普拉达(Miuccia Prada)本人却只是一闪而过。当上百家媒体的摄影记者举着相机争先恐后地蜂拥而上时,神情略显紧张的缪科雅·普拉达甚至没有机会展露出她那标志性的朴实笑容。

今年55岁的普拉达那天的打扮是她惯常的风格——白色的短款衬衣和长及膝盖的黑色百褶裙,黑色墨镜像发夹一样别在淡金色的披肩长发上。虽然她的服装很多人觉得只有纤瘦的女人才能穿着,她本人并非如此,至少不是瘦得能穿进紧绷绷的普拉达薄绸裙子或者裁剪过于合身的上衣的那种类型。如果仅仅从外表上看,也许没有人能够想象这位气质淳朴的意大利女人是现今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服装设计师之一和欧洲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她不仅为意大利的富人们设计服装,而且成功地把她的审美——带点轻微的守旧和一些女权主义倾向的审美——转变成一项庞大的国际生意。把属于街头小店的那种敏感性和5000美元一件的蛇皮大衣结合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任何人只要走进全世界176家薄荷绿色墙壁的普拉达专卖店中的任何一家,就不得不承认她改变了人们对服装的看法。

从1988年普拉达推出第一个女装系列以来,几乎每一季缪科雅·普拉达都显示了一种令人惊讶的创造潮流的能力。从一个风靡一时的工业尼龙和皮饰制成的黑色背包开始,到具有功利主义时髦的军服,从鞋后帮呈带状的高跟女鞋到1000美元一个保龄球袋,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她都能够把对制服、墙纸等物品的纯个人迷恋转化成国际化的酷的象征。

名为“Waist Down”的裙装展之前已经在东京青山的普拉达“震中店”出现过,来到上海之后,将外滩附近具有近百年历史的和平饭店作为展览的背景环境,这仍然是一个出人意料的选择。在大都会建筑设计事务所(Office for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简称OMA)旗下机构AMO的策划设计下,它们与老式的水晶吊灯、陈旧的壁炉和黯淡的家具共处同一空间并且加以旋转,产生了一种令人不可思议的奇特关系。

OMA事务所的合伙人Ole Scheeren说:“选择和平饭店是我们和普拉达公司共同决定的。对于上海的城市和历史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地方,与很多重要时刻相关。你可以想象,在这个老饭店中曾经发生过的许多故事。所以,我们期望在这里建立起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之间的联系,这一关联方式的表达也许不是那么清晰,而是更加暗示性的。”

将裙子这样的日常生活用品——尽管是非常时尚和非常昂贵的生活用品——放置在一个由世界知名的前卫建筑公司精心设计的环境中被陈列与展示出来,缪科雅·普拉达似乎有意在这个消费至上的时代里模糊生活产品与艺术品之间的界限。当然,对普拉达王国来说,这样的跨界行为并非第一次尝试。缪科雅·普拉达和她的丈夫Patrizio Bertelli——一个据说咄咄逼人的托斯卡纳人,也就是那个挂着普拉达家族名字的奢侈品跨国公司的执行总裁——在纽约和东京两个被他们形容为“震中”的专卖店上的花费已经超过1.2亿美元。

也许,普拉达夫妇并不希望人们将他们的震中店仅仅视为商店,他们更乐于将购物放置在一个现代的文化背景下并试图重新定义购物的概念与功能。如同普拉达的裙子工艺的发展可以被视为艺术与创作的历程一样,他们希望所出售的也许不仅仅是一件件服装,不仅仅是500美元的丝巾或者38000美元的丝鼠毛毯,而是试图给人们提供一个关于自我与文化的更新潮的想象。Patrizio Bertelli曾经说过,在全球化时代,购物——或者说消费主义——对很多人来说变成了一种宗教,一种明确的文化活动和一种新的社会交流形式。

虽然几乎邀请了全亚洲的主要媒体,5月17日的展览开幕式上,缪科雅·普拉达本人却没有接受任何采访。当然,关于普拉达品牌的历史故事人们早已耳熟能详——1913年,缪科雅·普拉达的祖父马里奥在米兰开设了一家专营皮具和进口商品的精品店;5年之后,他被米兰王室指定为以那些富有异国情调的海象皮、鳄鱼皮等为原材料的手提包、旅行箱或者珠宝盒之类的奢侈品制造商。如今,这第一家精品店成了富丽堂皇的普拉达米兰主店,时时提醒着人们这一家族企业所拥有的继承性精湛手艺。店里那些最美丽的物品,比如象牙柄手杖、玳瑁梳子或者大象皮的梳妆盒是从来不出售的。关于这位女继承人如何从1978年开始与丈夫一起以敏锐偏锋的生活触觉和不断扩张的品牌策略拯救濒临破产边缘的家族企业的整个过程,也早已众所周知。另外,关于缪科雅·普拉达本人这样一位米兰大学的政治学博士、一位前共产党员和左倾的理想主义者如何变成世界著名的奢侈品牌的创造者和都市简约主义的传播者的陈旧故事,更是已经被无数人叙述过无数次了。不过,这样的好故事确实很难让人弃之不顾。

5月19日上午,Patrizio Bertelli出现在由英国《金融时报》在上海举办的顶极时尚品牌行业峰会上,这位被带着的黑框眼镜、一头银发并被主持人尊称为博士的高个子男人作了开幕讲演。事实上,Patrizio Bertelli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很明确——他希望建立起世界上最成功的奢侈品公司。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当普拉达的皮包和皮鞋刚刚流行起来的时候,Bertelli坚持如果一些价位高的小商店希望获得畅销的配饰,那么他们必须进货普拉达的女装系列。这一策略防止了许多店面空间和预算都有限的小店去销售竞争对手的产品,普拉达因此在全欧洲和美国的货架上挤出了一条道路。90年代末,良好的全球经济形势使奢侈品市场发展迅速,Bertelli决定再次扩张来挑战LVMH和Gucci集团,在两年时间内相继购买了Helmut Lang、Jil Sander、Azzedine Alaia以及Church’s Shoes等公司的主要股份,据说花费超过9亿美元。然而,到了双子塔倒下的后经济时代,奢侈工业的美好年代也就结束了。

无论什么原因,缪科雅·普拉达和她的丈夫毕竟已经把一个意大利奢侈品牌变成为彻底现代的公司,这个教会人们爱上几乎是未来派现代主义的女人已经成功地让她的家族名字变成价格昂贵的酷感的同义词。虽然人们也许很难断定普拉达夫妇对艺术与建筑的个人迷恋止于何处,而销售给全世界百分比不断增长的奢侈品的欲望又是从哪里开始的,毫无疑问的是,对于庞大的普拉达奢侈品王国不可遏止的商业扩张需求来说,中国将是下一个可以获得满足的最佳目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