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神秘富豪覃辉遭查

2005-05-09 09:19 作者:谢九
“覃辉是在4月12日被北京警方带走的,原因是协助调查公司的一些银行贷款”

“覃辉被北京警方带走了!”4月14日晚,这一消息开始在业内流传。4月15日,覃辉旗下公司星美传媒的副总裁郝彬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覃辉是在4月12日被北京警方带走的,原因是协助调查公司的一些银行贷款”。

覃辉其人

覃辉为外界所关注始于他在香港资本市场的连环收购,2003~2004年间,在一场又一场的收购之后,覃辉成为阳光卫视、东魅集团、香港《成报》等著名传媒娱乐公司的老板。在此之前,覃辉还收购了内地一家上市公司长丰通信。

覃辉在资本市场的高调出击引起了外界的极大兴趣,这个年仅30多岁的年轻人何以有如此大的能量?面对公众的好奇心,覃辉刻意保持了低调,至今从没接受过媒体的采访,也没有在公众场合公开露面,甚至连他的照片也难得一见。

早在2003年,覃辉在香港资本市场连连出手时,记者曾在调查中获得一份覃辉的履历表。覃辉,出生于1968年10月26日,1989~1990年就职于航天部五院503所,后任广州三菱公司经理、香港宝亚公司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重庆涪陵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顾问、卓京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覃辉在内地的运作以星美传媒和卓京投资公司为平台,在香港的运作则以其全资所有的SMI(Strategic Media International Limited,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的BVI公司)为平台。

看上去这是一份有些平淡无奇的履历,坊间对覃辉的传言比这份履历表要精彩许多:覃辉曾经是北京市著名娱乐场所“天上人间”的老板,他和香港影星李嘉欣的结婚传言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覃辉公司的内部员工曾经对记者描述过他们的老板,“我们对他的背景也不是很了解,很多事情还是从媒体上得知,只是觉得他很神秘”。

在一些和覃辉打过交道的商场伙伴眼中,“在政商两界均有极深背景”是大家的共识,所以当覃辉被警方带走的消息传出,在业界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覃辉的传媒帝国梦

在一年之前,星美传媒的一位人士曾经告诉记者,覃辉对于外界传言他是“天上人间”的老板十分不满,因为他已经和“天上人间”没什么关系了。相比之下,覃辉显然更愿意人们把他看作“阳光卫视”或者《成报》的老板。

在过去的几年里,覃辉一直试图在香港和内地打造一个传媒帝国。覃辉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几次收购当中颇显财技,不过在企业经营上未见过人之处。从外表上看,覃辉的传媒帝国已经初见规模,但是几家公司的业绩却是平平,此次覃辉被警方带走,未知是否还有机会重新实现他的传媒帝国梦。

2003年5月,吴征和杨澜的阳光卫视难以为继,截至2002年底亏损2000万港元。覃辉全资控股的SMI公司以8000万元收购阳光卫视70%股权、阳光文化网络70%股权,以及未来三年之内阳光文化为SMI制作电视节目。而覃辉的SMI必须保证未来三年之内阳光卫视的盈利不少于3000万港元,否则将以差额的10%予阳光文化以赔偿。覃辉在付出了8000万港元之后,在自己的传媒版图里添加了一个电视频道。

2003年6月,覃辉的SMI以4400万港元配售了东方魅力的11亿新股,以25.28%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后来增持东方魅力的股份取得控股权,并于去年5月将公司名称改为星美国际。东方魅力的前身为香港上市公司DC FINANCE,1999年,香港“壳王”陈国强和几位香港明星谭咏麟、曾志伟、陈百祥、梅艳芳等人予以收购,将香港著名的娱乐公司东魅集团借壳上市,谭咏麟任公司主席。不过覃辉收购之时,东魅的业绩已经每况愈下,虽然名为香港著名娱乐公司,其实已经名不副实。覃辉收购当年,东魅亏损7000多万港元,在全部6亿港元的收入中,来自餐饮的收入超过50%,而影视制作发行的收入仅占7%,音乐制作收入仅占6%。

对于覃辉收购东方魅力,星美传媒的一位人士曾向记者表示,仅从业绩上看,东魅确实是一家烂公司,但是东魅旗下艺人众多,覃辉看中的或许是其丰富的艺人资源。东魅集团现已更名为星美国际。

在成为东方魅力第一大股东之后,2003年11月,覃辉的SMI向另外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流动广告发出了全面要约收购,并表示维持流动广告的上市地位。流动广告原为东方魅力间接控股,为一家市值不大的创业板公司。

在收购东方魅力之前,市场还一度有传言覃辉试图收购电影大亨邹文怀的嘉禾娱乐,不过最终不了了之。

突袭《成报》

2004年,覃辉再度出手,收购了吴征旗下的上市公司现代旌旗,其主要资产是有70余年历史的《成报》,覃辉由此成为《成报》的老板。在这一次收购当中,覃辉和吴征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资本攻防战,覃辉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成报》由香港老报人何文法于1939年创办,一度为香港最畅销报纸之一,后因经营不善以及其他新兴媒体的崛起,在香港报业大战中每况愈下。2000年11月,陈国强联合东魅集团收购《成报》,并将其注入上市公司东魅网,不过《成报》在陈国强手中经营未见起色。2002年,吴征以阳光文化从陈国强手中收购东魅网,成为《成报》的新主人,并于2003年5月将东魅网改名为现代旌旗。

由于吴征和杨澜的阳光文化业绩不佳,2003年3月亏损高达3.6亿港元,而拥有63.7%股权的现代旌旗更是加大了阳光文化的亏损,有“资本高手”之称的吴征再次玩起了资本游戏,不过这一次却被覃辉突袭得手。

吴征的想法是将现代旌旗从阳光文化剥离出去,从而减少阳光文化的亏损。具体做法是,2003年9月,阳光文化宣布以实物方式派发中期股息,将所持有现代旌旗63.7%的股权全部派发给阳光文化的股东,派发之后,现代旌旗的股权极度分散,为覃辉收购创造了良机。

吴征的本意当然并不是将现代旌旗免费送人,2004年1月,现代旌旗宣布以4∶1供股,也就是内地资本市场的配股,而供股的承销商为吴征和杨澜所有的阳光媒体投资有限公司(Sun Media 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对于股权极度分散的现代旌旗,其现有股东通过供股增持股权意义不大,如果股东放弃供股,将由承销商阳光媒体投资公司予以包销,也就是吴征将重新成为现代旌旗的大股东。按照计划,供股计划将于当年2月9日完成,完成之后,吴征将持有现代旌旗22.6%的股份。

2004年2月4日和6日,现代旌旗的股票交易突然放出巨量,覃辉选择了最合适的时机出手,在现代旌旗原定的供股截止日期2月9日之前,覃辉控股的东方魅力宣布持有了现代旌旗18.36%的股权,已经成为大股东,并要求召开股东大会,对董事会进行改组。由于现代旌旗的股权已经极为分散,如果供股计划继续进行,即使吴征获得其他股东放弃的供股权,覃辉最终的股权仍然高于吴征。

在股权上被覃辉偷袭得手之后,吴征并不甘心,由于覃辉曾经购入吴征的阳光卫视70%的股权,而且吴征和杨澜还是东魅大股东SMI若干附属公司的董事,吴征请求香港证监会裁定他和覃辉是“一致行动人”。如果裁定成立,覃辉收购现代旌旗的股权就不是18.36%,而是应该加上吴征所持有的股权,如此将超过30%,必须向现代旌旗的全体股东发动全面要约收购,覃辉的收购成本将大大增加。而东魅一方面表示和吴征并非一致行动人,一方面透过财大气粗的星美表示,即使触动要约收购也无所谓。

在一番衡量之后,吴征最终选择了退出,2004年3月,现代旌旗宣布停止供股计划,覃辉等人进入公司董事会,将香港《成报》收入囊中。2005年3月,现代旌旗更名为星美出版集团。

内地运作平台

覃辉在内地的资本运作平台是卓京投资,作为投资公司,该公司并没有具体业务,实际运作载体是星美传媒和重庆的上市公司长丰通信。

覃辉在内地资本市场的亮相早于香港。2000年,覃辉就通过卓京投资公司收购了重庆的上市公司三爱海陵,将其主营业务由摩托车配件转为通讯公司,并更名为长丰通信。

星美传媒成立于2001年9月,由卓京投资和长丰通信合资组建,最近几年间通过不断的收购,在娱乐传媒上打造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影视制作、影视基地、电影院线、演艺经纪、音像发行等一应俱全,被称为国内最大的娱乐传媒公司。而这条庞大的产业链运转起来究竟能产生多大的效益?一位已经离开星美传媒的人士曾告诉记者,星美的产业链如何实现内部协调存在比较大的问题,比如星美旗下同时有制作公司、经纪公司和发行公司,制作公司在拍影视剧的时候,经纪公司希望能多用自己的艺人,而制作公司如果想完全拍好片子,肯定不希望受到这种影响。同时,片子拍出来之后,发行公司肯定希望能拿到发行权,而制作公司为了实现最大盈利,更希望以市场化的方式操作。所以,究竟应该打造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还是进行专业化分工,其实是一个很难判断的问题。

产业链的日益庞大带来的不仅是内部分工的问题,管理能力能否跟上更是关键。在获知覃辉被警方带走之后,记者致电星美传媒的前任董事长李威,李威曾经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被覃辉招入星美,先后担任过星美的总裁和董事长,去年3月份离开星美。李威表示,由于自己已经离开星美了,只是知道前段时间有警方在星美调查取证,对于覃辉被带走一事并不知情。谈及为何会离开星美,李威委婉表示,一是因为自己要在外地学习,时间有限,二是因为星美的摊子越铺越大,自己的能力跟不上。对于覃辉和星美的事情,李威不愿意多说。

2003年3月,星美还收购了姜昆创办的昆朋集团,通过昆朋集团,星美间接持有了《北京娱乐信报》20%的股权,而姜昆本人也曾担任星美的董事,在覃辉收购东魅之后,姜昆也出任了东魅的董事。

2003年12月31日,卓京投资还曾以3亿多元收购了内地上市公司湘计算机,计划将星美的数字传媒业务注入公司,不过仅仅几个月之后,卓京投资就宣布退出。当时就曾引起人们的一片猜疑。

祸起银行贷款?

快速收购带来的不仅是内部整合问题,更大的问题在于资金压力。而覃辉此次被北京警方带走,据称就和其银行贷款有关。

从2004年开始,长丰通信就诉讼不断。2004年12月,大股东卓京投资所持股权被法院冻结,起因是远东国际租赁有限公司诉卓京投资、长丰通信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远东国际租赁公司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卓京投资持有的长丰通信2500万股法人股被冻结,冻结期限为2004年9月23日至2005年9月23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营门口支行诉卓京投资为长丰通信借款提供担保发生借款合同异议,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营门口支行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卓京投资持有的长丰通信45112782股被冻结,冻结期限为2004年11月19日至2005年5月19日。中信实业银行成都分行诉卓京投资和长丰通信为控股子公司成都长丰宽频通信有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发生借款异议,中信实业银行成都分行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卓京投资持有的长丰通信法人股2000万股,冻结期限为2004年11月22日至2005年11月21日。中信实业银行成都分行与卓京投资发生借款合同异议,中信实业银行成都分行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卓京投资持有的本公司法人股20013618股,冻结期限为2004年12月3日至2005年12月2日。

事实上,业内人士一直在质疑长丰通信因为资金紧张而陷入担保圈,这一猜测最近也得到了证实。今年2月份,长丰通信发布公告,称截止到2004年10月30日,公司对外担保总额占2003年末净资产比例的70.66%,而按照规定,公司的对外担保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50%,长丰通信的担保额远远超过这一比例。同时,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发现长丰通信存在一系列问题,对其发出了限期整改通知。今年4月15日,长丰通信再次发布有关担保的公告,因为和长运股份的担保问题。2004年12月28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查封长运股份、长丰通信价值相当于3000万元的财产。2004年11月24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查封长丰通信公司、长运股份合计价值为2100万元的财产。2004年12月2日,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成都长丰公司的股权人民币3600万元予以查封。

业内人士屡屡质疑卓京投资从上市公司长丰通信“抽血”,今年2月份,长丰通信表示,董事会目前已按要求不再向卓京投资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相反,为了支持公司经营正常运转,自2004年下半年以来,卓京投资一直不断向公司提供资金支持。2004年三季度,长丰通信净利润同比下降50%,负债高达20亿元。

另外,卓京投资在湘计算机的匆匆来去也引发人们的质疑。据悉,湘计算机原来的大股东长城集团为了防止上市公司被人抽血,在股权转让协议中约法三章,收购方三年内不向第三方转让本次受让的湘计算机股份;在持有湘计算机股份期间不利用湘计算机为自身及其关联单位进行借款和担保融资;维护湘计算机管理层的稳定。

仅仅在八个月之后,卓京投资就退出了湘计算机。2004年8月26日,湘计算机的原大股东长城集团宣布终止和卓京投资的股权转让协议,同时还发布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公告,自2004年2月18日至2004年4月1日,湘计算机及两家控股子公司长沙长远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泰富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与重庆涪陵区嘉顺电信设备配件有限公司、重庆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宇泰信科技有限公司等有关方分别发生了3000万元、2000万元、2000万元的资金往来。2004年5月16日,深圳市泰富投资有限公司发现其在山西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太平庄证券营业部开设的证券账户上的2000万元资金,由于个别负责人随意更改授权导致被授权人分三次转入华民贸易有限公司,而华民贸易有限公司为卓京投资持股90%的控股子公司。最终这几笔总额达9000万元的资金都已追回。而卓京投资委派的董事张永德和胡宜东对此公告表示异议。卓京投资在入主湘计算机几个月之后就从公司“借款”,其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除了在内地两家上市公司的运作引起人们的质疑,覃辉在香港的三家上市公司也都业绩不佳,难以为覃辉的传媒帝国贡献良好的现金流。覃辉要维持“帝国”的运转,更多还得依靠银行资金。

坊间传言此次覃辉被警方带走关系到北京某银行高官,记者曾向星美传媒的副总裁郝彬询问是否和建设银行前行长张恩照有关,郝彬表示,“以我们的理解,我们的贷款都是正常贷款,没有什么不正当之处。至于具体涉及到什么问题,是否和张恩照有关,我们也不太清楚。”记者询问郝彬,“覃辉被带走之后,星美是否启动了相应的应急措施?”郝彬表示,“星美现在一切运转正常,我们没有启动任何应急措施,因为覃总只是协助警方调查取证,相信很快就会回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