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8月23日· 奥尔洛夫最后一眼的红色城市

2005-04-26 15:07 2005年第16期
奥尔洛夫说,很多人在23日的轰炸中丧生。他回忆,侥幸的是,8月份是很多人的休假期,20%的城市居民都在伏尔加河以外的地方度假。

奥尔洛夫·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上校最后一眼看到那个未遭毁坏的红色城市的时候才16岁。那时候,他正在城外围一间2层木制房的偏房里面,聂克拉索夫街38号,离伏尔加河岸也就100米的样子。他听到一声巨响后,开始冲出楼房向地道跑。他看了一眼这个无比熟悉的老地方,“斯大林格勒市中心基本上是四到五层的红色砖楼,外围是更低层的小楼房,底部是红砖砌的,上面是木制的,有很多花纹”。不过,奥尔洛夫最后一眼中的“红色城市”已经不再是原先的红色了,而是又染过一道的大红。8月23日,星期天,德军16点40分开始轰炸斯大林格勒,进行了近2000架次的轰炸。

“一小时内这些飞机向斯大林格勒扔下了1000多枚炸弹。”奥尔洛夫说,因为斯大林格勒当年的建筑主要是木制的,德军扔下的炸弹一部分是燃烧弹,一部分是摧毁弹。整个市中心一下子燃烧起来。“德军一开始以为很快能攻下这里,为了尽量不破坏这座城市的生产能力,所以‘红色十月工厂’、‘街垒工厂’都没有被炸,炸弹直接扔向了市中心居民区,同时还扔下了很多彩色杂志和宣传单,宣传单上写着‘要保护好这些工厂,等待你们的是更好的生活’。”这是奥尔洛夫后来知道的,那时候,他已经成为13师42团的一名侦察兵。

奥尔洛夫说,很多人在23日的轰炸中丧生。他回忆,侥幸的是,8月份是很多人的休假期,20%的城市居民都在伏尔加河以外的地方度假。

那是初夏,奥尔洛夫从房间奔下楼,只穿了短裤和拖鞋。“轰炸一结束,我的一切家当就只有这些了”。他跑向的那个地道是8月份以前刚刚修好的。“1941年战争突然爆发,上面已经指示斯大林格勒的居民做好战争准备。大伙在城里挖了很多可供藏身的战壕。在一条街道的两栋房子间挖出一条T字型的长1米、深3.4米的沟。沟里储备着水,腌制的蘑菇,面包,干黄油。我们把黄油随时带在身上,饿的时候就拿出来舔两下。空袭猛烈的几天,居民晚上要跑到各自挖好的地道里去过夜。”

奥尔洛夫说,那天的地道里有附近3栋房子的12个人,大家紧紧挤在一起。5点左右,轰炸越来越往市中心靠,又过了半小时,等轰炸渐渐平息时,从地道里钻出来。“眼前,38号楼在燃烧,黑烟滚滚,头顶好像是烫的,我的头发都立起来了。”

奥尔洛夫说,他的父亲当时已经在前线作战了,他父亲一直参加完了卫国战争打到柏林,多处受伤,活到95岁,几年前刚刚去世。他的母亲那时是人防人员,负责大家的撤退、保护小孩,也在前线。“大人都不在我身边,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他们,”奥尔洛夫说他只有一个人呆呆地在废墟上站了一会儿,“一个16岁的小男孩,我的第一个念头却不是想父母,而是我的好朋友都散了,不能去钓鱼了,不能一起玩了。一切儿时记忆里美好的东西都不能再回来了。”“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生活在另一个环境之中了。”

“另一种环境”除了无法预测的轰炸,还有和奥尔洛夫成长16年来完全两样的战时生活。奥尔洛夫回忆,1942年8月,斯大林格勒市政府开始向居民提供政府供给品,标准是每个人每个月0.5升植物油,每个孩子有100克糖。“这其实是很少的,根本不够吃,但之前人们储存在地洞里的食物帮助很多人活了下去。11月份,进入反攻阶段,政府增多了每月的供给标准,这确实非常及时,因为老百姓的存粮撑到那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他印象里最美妙的食物是“干鱼”。“当年的伏尔加河里有很多鱼”,他说,伏尔加河边上有一个高地,放着许多石油贮存罐。和那些工厂的命运一样,德军认为占领后它们都能为己所用,因此这些重要的战略物资开头并没有被列入空袭目标。但没多久,他们炸了油罐,燃烧的石油流到河里,整个伏尔加河就像一条着火的蛇在舞动,石油燃烧产生的黑烟笼罩了整个城市上空。一名被俘的德国军官后来说,轰炸后,德国人曾经看到过一个很大的怪物从伏尔加河里蹿出来,这个“怪物”是伏尔加河40年代盛产黑鱼籽的鲟鱼,大的能长成一吨重。

奥尔洛夫说他在爆炸后开始使劲往军事委员会的门口跑,他那年是七年级毕业的小学生,准备去考斯大林格勒第六军事飞行学院,8月1日刚刚通过军事考试,成为飞行学院250“精壮小组”的成员。“在那里,我们被告之,一旦战事发生,要在第一时间赶到这个集合点。事实上,在七年级开始的时候,学校已经教男生怎么使用武器,怎么使用马克西姆枪,教女生怎么进行战时护理。”

他告诉记者,但预定的集合点上空无一人,“一切都乱了”。奥尔洛夫看到所有临街商店的一层都在燃烧,许多楼上的人打破窗户从着火的房间里往外跳。奥尔洛夫说他看到一个很漂亮的金发女人想从一个着火的阳台上翻下来,正当她想跳的时候,上面掉了一块燃烧着的横梁砸在她的头上。“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原来头发可以那样燃烧,一个火球从头顶蹿起来,长长的美丽金发就那样瞬间化为乌有了。”

奥尔洛夫说,现在伏尔加格勒中心广场列宁雕像往下的位置是当时伏尔加河的一个轮渡点。当时很多人从啤酒加工厂附近的一所医院用推车把伤员从这里送到轮渡,再运到河对岸。他加入了这个队列。“我到轮渡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80名战士,37名居民。我是第38名居民。38名居民当中有75岁的老人和小孩,几乎没有人指挥,大家都成了士兵。我们这百号人的任务就是不让德国人占领这个轮渡。”他说,那从时起,斯大林格勒的每一个男子和妇女都已成了军事机器的组成部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