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上流社会

2005-04-21 08:57 作者:杨不过 2005年第15期
他前半生想做李嘉诚来着,从上大学起就开始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在我们那个以悠闲著称的专业也从不逃课,被称为系里的一支奇葩。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什么效果,眼看着小半辈子过去了,还每天在办公室被领导蹂躏,就把梦想转移到我身上了。

我有个朋友,特别有意思,每次遇见我,都要无比真诚地劝我抛弃糟糠之夫,去找个有钱人,奔向新生活,说是不忍心见我生活得水深火热。谈起这个,他的精力总是旺盛得出奇,还给我出了很多鬼点子,比如倾其所有坐头等舱去度假,还得专门去那种死贵的地方。后来瑞士的滑雪胜地起火了,马尔代夫被水淹了,他沉默了几天之后,对我建议的目的地改成了北极,理由是只有既有钱又有品位的人才会去那里,比如甲骨文公司的老板,这种狂有钱又不要命的家伙是咱们的首选。再比如,先好好拾掇拾掇自己,再狠心砸点钱到高尚地段转悠,也许冷不丁能碰上个落魄王孙之类。我说行啊,我要有那钱,哪儿也不去,直接奔韩国了,一定浑身上下整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然后每天去原始森林守着,怎么也得让我逮住个酋长吧。

他前半生想做李嘉诚来着,从上大学起就开始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在我们那个以悠闲著称的专业也从不逃课,被称为系里的一支奇葩。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什么效果,眼看着小半辈子过去了,还每天在办公室被领导蹂躏,就把梦想转移到我身上了。

这我能理解,大概谁都幻想过贵族生活吧,我小时候也幻想自己是落难的公主,因为父母亲被人迫害才流落民间。上学后学习了中国历史,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辈子跟贵族离得最近的一次,是一个小学同学自称他爷爷是忘了哪个民族的王爷,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在我已经坦然接受小人物生活还乐滋滋的同时,我的那位朋友却始终抱者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态度,他说等以后进入了上流社会,一天没事干就开开party,吃饭只去米其林手册上三颗星推荐的地方,手表千万别提什么欧米加,说出来人家笑话,要戴只能戴江诗丹顿,吃好几百美元一两的松露,喝一九五几年的拉斐特酒。听着似乎有点耳熟,后来想起来,似乎是亦舒小说里那一套,包括首饰不能戴卡地亚,太低档云云。至于去阿拉斯加打猎,开私人飞机,养阿拉伯王室那种几百万美金一年的马这种事还没摆上他的议事日程。我问为什么,他说那太不现实了。我请他苟富贵勿相忘,到时候给我介绍若干个大富大贵之人,他愉快地答应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