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被放大的张海

2005-04-19 14:06 作者:谢九
虽然张海目前的罪名还不能确认,但是随着当年的一些交易内情逐渐曝光,过去几年间被无限放大的张海逐渐恢复了他的本来面目

从2000年4月在资本市场打造凯地系,到2005年3月在广州被捕,整整5年时间,张海一直笼罩在一层神秘的光环之下,但是随着当年一些交易细节的逐渐曝光,这些证据都充分表明,张海,这个一度被视为深不可测的年轻人,其能量在过去几年间被外界无限放大了。

张海之所以被无限放大,一是因为其年龄之轻,入主中国高科时仅有25岁,成为中国上市公司里最年轻的董事长;二是其资本之雄厚,2000~2001年间,张海通过凯地系染指方正科技、银鸽投资、飞亚达、中科健、深大通等上市公司,所控制资金已逾百亿。再加之其语焉不详的来历,和藏密大师模糊的关系,张海的光环日渐放大,而其真相却日渐模糊。

还原张海本色

2002年收购健力宝,张海再次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正是这一次收购,将笼罩在张海身上的迷雾吹散,一个真实的张海凸显在公众面前。

2002年1月,张海通过浙江国投收购健力宝75%股权,收购资金为3.38亿元,据知情人士透露,这3.38亿元的交易方式为:1亿元于交易当天1月16日支付,1.38亿元于当年3月16日之前支付,剩余1亿元于2005年1月15日之前支付,视健力宝的经营负债情况而定。张海在去年12月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在两天之内就支付了2.38亿元,剩余1亿元因为还没有到期,所以没有支付,新股东汇中天恒进来之后,按照协议,这1亿元应该由汇中天恒支付。据知情人士介绍,张海于当年1月16日支付了首期1亿元,3月再次支付1.38亿元,其实张海手中并没有这个资金实力,当时支付的2.38亿元都是短期拆借而来的资金,不可能在健力宝做长期投资。所以张海很快就开始寻找新的资金,希望在这笔短期拆借资金到期之前拉来真正有实力的伙伴,共同“经营”健力宝。三个月之后,张海拉来了祝维沙和叶红汉,祝维沙拿出2亿元的真金白银,张海得以将此前拆借而来的2亿多元的短期借款归还。

在2000~2001年,张海在资本市场控制资本已过百亿元,而此时收购健力宝,2亿多元的交易就已经使张海捉襟见肘,这当中的落差太过明显。收购健力宝时的窘境,一方面说明了此前的张海被神化,同时也反映了张海的大胆。由此也可以想象,此前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张海的运作手法是否也是此次入主健力宝“空手套白狼”的套路?

张海在资本市场的亮相始于2000年4月,当时其收购了东方时代投资公司,而后者刚刚收购了上市公司中国高科,张海成为国内上市公司最年轻的董事长,张海很快就被笼罩上一层神秘面纱。其实东方时代投资公司收购中国高科的成本并不高,只在8000万元左右,而张海当时以河南心智实业公司收购东方时代20%股权,所需资金更是有限。2001年5月,张海和祝维沙参与了当时市场瞩目的“方正举牌”事件,进一步提高了他在资本市场的知名度,当时张海在举牌事件中并非主角,只是审时度势,联合方正集团驱逐了方正科技的董事长祝剑秋。由于方正科技分散的股权,张海在举牌过程无需太强的资金实力,但是此次事件使得张海再次声名大噪。同年5月,河南的上市公司银鸽投资宣布凯地投资拟入主,再次给市场极大的震动,但是半年之后,银鸽投资宣布终止该项股权转让协议。

从2000~2001年,张海及其关联公司先后染指中国高科、方正科技、银鸽投资、飞亚达、深大通等上市公司,但最后都一一退出,惟一留下的痕迹就是在入主前后,这些公司的股票在二级市场出现暴涨,有着明显的“庄股”痕迹。

张海本人宣称其资金来源具有香港背景,并指出香港慧德基金、康达集团等等。其实,所谓香港资金背景就是其主政健力宝期间,健力宝的副董事长张金富,张海出事之前,张金富已经逃往境外。据记者了解,张金富生于1956年,毕业于香港大学电机工程系,获电机工程学系及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曾任网达集团董事兼总裁、香港上市公司中联系统集团执行董事,及香港电讯有限公司移动电话业务总经理。2001年3月,张金富辞去中联系统董事职位(2004年2月,中联系统被李嘉诚的和记黄埔收购,更名为和记环球电讯,此时该公司已经和张金富、张海等人无关,该公司现市值不足2亿港元)。张海曾表示自己在中联系统拥有不少股份,后来逐渐套现,其实中联系统的市值一直不大,只是香港一家小公司,张海即便套现,所获资金应该不多。

祝维沙入局

退出资本市场之后,张海试图将健力宝打造成一个东山再起的平台,但是苦于资金有限,于是将当年在“举牌方正”事件中的合作伙伴祝维沙拉来入伙。祝维沙也由此下水,对于祝维沙折戟健力宝,有业内人士甚感惋惜,因为祝维沙自己有一个不错的实业平台——香港上市公司裕兴电脑,而不像张海急需寻找一个健力宝这样的运作平台。

张海借助祝维沙解决了自己的资金难题,稳固了自己在健力宝的位置,很长一段时间内,张祝二人也被外界视为牢不可破的合作伙伴,直至去年8月间祝维沙等人罢免张海的董事长和总裁之职,并将张海的心腹郭泳逐出董事会,健力宝的问题开始随着二人矛盾的公开而逐渐曝光。

据知情人士透露,祝维沙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在健力宝做长线投资,当年祝维沙和叶红汉二人甚至都没有进入健力宝的董事会,董事会的成员除了张海本人,另外两人均为张海的左膀右臂,张金富和郭泳。祝维沙当时拿出的2亿元资金主要是对张海的借款,张海在退出资本市场之后,并没有自己的实业平台,想要还清祝维沙的借款,来源只有健力宝,而祝维沙也相信,以健力宝强大的现金流,张海还上自己的借款应该问题不大。但是事情并未如想象这样进展,祝维沙对张海的“投资”迟迟不能收回,而张海对健力宝的种种运作方式,也让祝维沙看不到前景。祝维沙曾经向张海提出进入健力宝的董事会,但是遭到张海拒绝,不得已之下,去年8月份,祝维沙联合叶红汉等人罢免了张海的董事长和总裁之职,接管了健力宝董事会。

同时,祝维沙为了收回当年的投资,和张海达成了一条解决之道。2003年,张海曾经通过健康产业公司(张海、祝维沙、叶红汉三人的合资公司三水正天之子公司,为健力宝最大股东)购入平安保险的股东——江南实业公司30.89%的股权,合计73999742股,每股3.25元,2003年底平安保险实施“10送10”,健康产业公司所持股权达到1.48亿股,而健康产业公司应付出的购买总价为4.78亿元,还有余款9000万元尚未支付。

2004年8月10日,祝维沙代为支付9000万元的余款,而裕兴科技的子公司北京金裕兴投资公司从三水健力宝健康产业投资公司拿走深圳江南实业10.435%的股权,由于江南实业公司持有刚刚在香港上市的平安保险4.79亿股,祝维沙从张海手中间接拿走平安保险5100万股,平安保险于2004年6月在香港上市,去年8月份时股价在5元左右,5100万股平安保险的股票市值在2.5亿元左右,如果扣除祝维沙代为支付的9000万元,祝维沙所得和当年借给张海的2亿元借款刚好相近。

看上去祝维沙似乎终于成功解套,但是陷入了另外一个麻烦,因为祝维沙和张海之间的交易只能做内部结算,如果涉及到上市公司裕兴科技,其收购江南实业的成本不是9000万元,而应该是2.17亿元。此项交易属于重大收购,但是事先未获股东大会通过,违反了香港联交所《创业板上市规则》。裕兴科技也因此从去年8月26日开始,一直停牌至今。

记者从可靠渠道了解到,张海被捕之后,祝维沙也被佛山市公安局拘留,裕兴科技已由副总裁陈富荣担任临时总裁。

据知情人士介绍,在去年8月份张海被罢免董事长和总裁之职后,9月份,健力宝集团新董事会聘请了北京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调查。审计调查结束之后,一份揭发张海、张金富等人挪用资金的举报信交到了公安部门,指张海等人“以做假账、虚增库存、虚增销售等方式挪用、抽走、转移、侵吞健力宝资金”问题,涉及金额达数亿元之多。今年3月23日晚,张海在广州被警方带走。

虽然张海目前的罪名还不能确认,但是随着当年的一些交易内情逐渐曝光,过去几年间被无限放大的张海逐渐恢复了他的本来面目。而另一方面,张海的资金实力越是有限,也越是凸显了这个年轻人的胆量惊人。去年12月份,张海在北京昆仑饭店的阳光酒廊接受记者采访,此时关于他被“刑事边控”的传言正在业内流传,一些业内人士甚至对记者言之凿凿,作为当事人,张海不可能毫不自知,居然在风口浪尖上为健力宝足球俱乐部这样的“小事”专程赶到北京。记者问起他的涉嫌违规之举,他大谈自己对健力宝的责任和贡献,甚至表示自己年轻受人欺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