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老杂志

2005-03-31 09:09 作者:布丁 2005年第12期
去年4月,我在巴黎玩,一对朋友带我去逛跳蚤市场,在郊外开了一圈车,到了个公园,法国人晒着太阳,把家里的破烂拿出来卖。我在那里看到一本旧杂志,1968年8月底的一本《巴黎竞赛画报》,封面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苏联进入捷克。苏式坦克,年轻的捷克人挥舞着国旗,这场面在电影《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出现过,但我肯定更早就熟悉那画面。

我见过一面镜子,长方形,大小如一本大16开的杂志,镜子上面有红色的一个单词——TIME,你对着这镜子做沉思状,那效果就像是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咱们这里谁成为《时代》封面人物,都是件要奔走相告的事儿,实际上你买一面镜子,上面贴上“TIME”的标签,天天就在浴室里当“封面人物”了。你还可以把“Men’s Health”贴到镜子上,脱个光膀子,离镜子稍远一点儿照,别看一小鸡胸脯儿,也算上了“男士健康”的封面了。

去年4月,我在巴黎玩,一对朋友带我去逛跳蚤市场,在郊外开了一圈车,到了个公园,法国人晒着太阳,把家里的破烂拿出来卖。我在那里看到一本旧杂志,1968年8月底的一本《巴黎竞赛画报》,封面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苏联进入捷克。苏式坦克,年轻的捷克人挥舞着国旗,这场面在电影《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出现过,但我肯定更早就熟悉那画面。

30多年前的《巴黎竞赛画报》还没几个彩印版,里面十多页布拉格的照片大多是黑白的,在发黄的新闻纸上,似乎马上就会碎成一片片的纸屑,我翻了两遍,花一欧元买下来。放在旅行箱的夹层里,生怕出褶儿,带回北京。塞纳河边,卖旧杂志的书摊儿很多,但再没看见让我感兴趣的封面。

我有一个朋友,是1968年8月底出生的,所以这本老杂志就成了我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说要拿个镜框镶起来。但镶起来,这杂志就没法儿翻了。有人曾经想过用你出生那天的报纸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你,上世纪60年代的《人民日报》或《解放军报》肯定有许多出人意料的头版标题,翻出来看一定会感慨时代变迁,但报社自己似乎从来没想开展这个买卖——重印一些老报纸,谁想买这样的礼物就到报社的“群工部”买,30块钱一份。

前两天看3月14日的《时代》周刊,看最后一页的文章,memory,forgiveness and forgetting,看完之后想起很久没上时代的网站了,就上去看了一眼,网站上有个小玩意儿,让你输入自己的生日,它提供当周的老杂志封面,你还可以买一份复制的封面,这要当成生日礼物送人也不错。

我用自己的生日试了一把,出来的是PARTY BOSS DUBCEK,杜布切克,布拉格之春的发动者。有了这个4月的封面,才会有后来8月份《巴黎竞赛画报》的那个封面。感慨呀,真感慨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