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蔡豪文案背后的延边之困

2005-03-14 09:55 作者:龙灿 2005年第8期
在蔡落网20天之后,蔡案并没有迅速侦结,随着一直不被人注意的赌博生态逐渐明晰,越来越多的人就此生活在麻烦中

11个月,350万元,十余人的神秘名单。延边州交通局副县级处长蔡豪文无厘头般的境外赌博之旅,让一个州就此陷入尴尬的境地。

在蔡落网20天之后,蔡案并没有迅速侦结,随着一直不被人注意的赌博生态逐渐明晰,越来越多的人就此生活在麻烦中。而就地方当权者来说,修复蔡案的伤害,成了他们不得不再次面对的难题

沉稳处长的黑色幽默

“蔡豪文出事了,这可能吗?”延边州交通局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在事隔100天以后,回忆了他的震惊。在出事前一天,他见到蔡处长,像以前一样,处长步履沉稳,不苟言笑。他曾经就市民意见大的所有出租车不打表、没有发票的事与蔡豪文交换过意见,蔡处长还用他特有的稳重态度沉思了片刻,说了一句:“这是个问题。”

蔡出逃后,延边州检察院很快介入,经初步调查,2004年1月至11月,蔡豪文在担任延边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个人名义挪用公款276万元;借用所辖5家运输企业资金75万元,合计351万元。其中,2004年3月,挪用州内运输企业线路招投标抵押金50万元;2004年4月至9月,先后15次共挪用本单位公款226万元;2004年1月至11月,以个人名义向所辖5家运输企业借款75万元。期间,蔡豪文通过珲春某口岸分27次出境到朝鲜罗先市“英皇娱乐中心”参赌,将上述资金挥霍一空。2004年底,当全国掀起禁赌风暴后,蔡闻风而逃。
这个沉稳的处长事发后,交通局内部一片愕然。

整个交通局只有3个人在检察院的调查还没有结果的时候就预感到大事不妙,他们分别是蔡豪文的司机金一、会计金海月、出纳朴莲玉。蔡豪文分别在本单位财务借走了270多万元,在出境过程中,司机金一帮他携款出境。蔡案发100天后,3人作为相关责任人,被停职或解聘。

蔡豪文的逃亡之路持续了80天,这个公安部A级通缉犯的逃亡之路以丢失了10多万现金、几乎陷入绝境而收场。蔡也因这一系列无厘头的闹剧而在当地成为了名人。

蔡归案后,延边州交通局的人对蔡豪文表示了极大的宽容。在采访中,当地交通局领导和同事都认为蔡在工作上很认真。对延吉东北亚客运站的改组,特别是指挥全州运管所对黑的的打击都显示出了极强的工作能力。一旦抓获黑车,处罚在一万元左右。手腕强硬、处置果断。很多黑车老板不得不弃车而逃。

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认为,蔡因赌误事的证据早有征兆,一个价值不超过500元的出租车自动打票机,运输管理部门收费1300元。半年之后,这个打票机依然是个摆设——延吉所有的出租车都因此而没有发票。

延边州检察院宣传处副处长金豪与蔡一家很熟悉。他认为,蔡豪文因不自觉地陷入了赌博中。像所有的赌徒一样,越输越想捞回来,那能捞回来吗?蔡豪文不是一个聪明人。

在延边,解读蔡豪文是一个困难的过程。

在蔡豪文曾经工作过的延吉东北亚客运总站,所有的旧同事对这个老站长的了解都极其有限。延吉东北亚客运总站的经理和书记,都不知道蔡的过去和升迁的轨迹。我们在他的档案上只查到了有限的信息:41岁,朝鲜族,曾经就读于安图县松江中学,1980年11月参军,1983年10月入党,退伍后到安图客运站工作。随后调入东北亚客运总站,又从站长的位置上调入州交通局运输管理处任办公室主任、副处长,2004年被提拔为处长。在延吉,从企业到公务员几乎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但蔡豪文很容易就完成了这个跨越,并成为副县级官员。这个悬念在当地引起了一系列花钱买身份的流言。

根据当地纪委的调查,到目前为止,蔡有两个重要的朋友。一个是当地旅游局副局长庄某,另一个是当地口岸办处长。在蔡深陷赌场后,蔡曾经找庄借了30万元用于赌博。不论庄是否知情,能够轻易在旅行社拆借到30万元还是让调查组大为震惊。蔡的另一个朋友凭借自己口岸办处长的特殊身份,曾经带着蔡出境。到记者发稿时止,该旅游局副局长被停职,口岸办处长被通知不得再竞聘领导职务。据延边纪委的人士介绍,两人的最终命运尚无定论。另一个麻烦是,蔡本人涉赌金额在700万元左右,除了350万元公款,还有300多万元的巨额现金来源待查。

延吉后蔡豪文时期的尴尬

据交通局办公室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介绍,350万元公款被蔡豪文挪用直接显示交通局内部的监管失灵了,但原因复杂。交通部门一直是双重管理,财权归省交通厅直接管辖,人事权在当地。运输管理处相对独立的财务体系让蔡一直躲在了有效的监督之外。麻烦的是,类似矛盾在其他系统也存在。当地纪委根据出入境记录,掌握了一份过境10次以上、可能涉嫌境外赌博的官员名单。据纪委内部人士的说法,这个名单的知情范围十分有限。

延边州主管蔡豪文案的副州长隋清江在电话中一口否认有这个名单存在,被问急了则干脆说,这由纪委调查,我不知道这事。当地媒体披露了有这样一个十余人的名单之后,立即引起了一系列麻烦。延边州纪委主管宣传的负责人邓开举说,这个消息的发布让州里十分被动,州领导震怒,并要求追查是谁泄露了这个情况。邓开举在一天之内两次紧急约见当地媒体记者追查信息来源。

另一个被透露的信息是,当中央禁赌组到延边听取汇报时,公安部人士曾经对延边州政府汇报的材料提出了质疑,禁赌工作组认为,延边官员越境赌博的现象比他们所汇报的情况严重。

蔡案让延吉陷入了尴尬。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出现一群蔡豪文。延边州旅游局楼下的出境游中心还介绍,在蔡案之前,延吉各单位的边境休闲游十分盛行。星期六出境,星期天返回,开销只需要480元。由于朝鲜境内交通工具缺乏,他们拓展了自带车过境休闲的项目,过路费只有100多元。一些单位连接待客人也安排到境外赌场观光。珲春市一单位还在英皇酒店的旁边设立了接待站。在边境游关闭之前,公车过境在延边极其平常,周末时,口岸上经常出现几十辆车排队过境的场面。这成为蔡豪赌最直接的土壤。据悉,这些过境公车在口岸都有记录,它们的来历至今依然对外界严密封锁。

到目前为止,延边针对蔡案涉及的当事人处理都只限于与蔡有直接关系者。但让延边州尴尬的是,这个处置让自己人也不相信。延边州原政协主席曹凤鸣说,为了开展边境旅游,当地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筹备、申报。仅仅与朝鲜、俄罗斯关于边境游项目的谈判就持续了两年,这个项目是当地几届负责人做了大量的工作才拿下来的。公车过境的情况他们早知道。但蔡豪文仅仅是个案的说法与证据直接冲突。

蔡豪文案之后,延边州旅游局成了直接的受害者。延边州旅游局局长说,为了封堵越境赌博者,以旅游兴州的延边边境旅游被吉林省叫停。州旅游局长金三男承认蔡案让旅游经济受累,但不同意当地旅游遭受毁灭性打击的说法。原因是2004年全州的旅游收入为193000万元,其中,边境游只占4%。

延吉关闭边境游之后,1月中旬,陷入绝境的英皇酒店撤消了所有赌具,并邀请延边州派人检查“验收”,希望能重开边境游。但他们并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延边方面并无重开边境游的权限。

延边州旅游局金三男希望在处理蔡豪文事件时,不能因噎废食,边境游是急需修复的项目。但修复的期限,无人回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