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汉武大帝》中的汉武帝

2005-01-26 14:40 作者:孟静 2005年第5期
电视剧《汉武大帝》的总制片人韩三平告诉记者,他只看到了一份策划书,在还没有剧本的时候就决定投资这部戏。他一点也不担心这部戏的前景,因为“中国历史本身的波澜壮阔就足够戏剧化”。这份策划是导演胡玫拿来的,在她心目中,要把汉武帝做成“中国的拿破仑”。

电视剧《汉武大帝》的总制片人韩三平告诉记者,他只看到了一份策划书,在还没有剧本的时候就决定投资这部戏。他一点也不担心这部戏的前景,因为“中国历史本身的波澜壮阔就足够戏剧化”。这份策划是导演胡玫拿来的,在她心目中,要把汉武帝做成“中国的拿破仑”。

在《汉武大帝》播出期间,有个网上论坛组织网民为它打分,在“优良中差”四个等级中,大部分人选择了“良”和“中”。不同于胡玫曾执导的《雍正王朝》众口一辞的称赞,《汉武大帝》落了个褒贬不一。喜欢它的人觉得它气势够足,场面够宏大;不喜欢的人觉得它瑕疵太多,比起给以冷血著称的雍正翻案,汉武帝刘彻复杂的个性似乎更难把握。不过毋庸置疑的是,它引起了人们对汉朝历史和刘彻本人的讨论热潮,有一家媒体说,这是因为中国人现在需要一些温和的民族主义来打气。《汉武大帝》的投资方正在筹备的“中国皇帝”系列似乎更证实了这一点,朱元璋、李世民,包括刘彻,都是汉人中功绩卓著但电视剧中表现得较少的皇帝。

编剧江奇涛是南京军区的一个军旅作家,在接到这个工作之前,他对刘彻的认识是这样的:“惭愧地说,和普通观众没有任何区别。”无非是“金屋藏娇”这样几个典故。《雍正王朝》有二月河的小说作底子,而《汉武大帝》是在一堆零碎的历史资料里翻拣出来的。由于我们的历史教育是断代的,描述汉武帝的最可靠记载来自于司马迁和班固,《史记·高祖本纪》也不过几百字,江奇涛认为最大的困难是“电视剧是线性结构,而史书是帝王书,是横向的结构,我必须把本纪、传、世家逐个破译,再重新组合,找出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

在写剧本的时候,江奇涛毫无把握,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写一个怎样的刘彻,只是每四天交给导演一集,搞得制片人和导演都非常紧张,等到剧本写完了,他才真正明白刘彻是个怎样的人。

作为正剧

投资方之一的华录百纳公司的副总罗立平说:“汉武帝是在童年的挤压下才形成后来的性格缺陷,所以一定要从他小时讲起。”有不少观众反映关于景帝的戏太多,简直可以改名叫作《景帝和武帝》,罗立平解释这是出于商业考虑,“仅仅是武帝的童年故事,儿童戏支撑不了全场,这里景帝对武帝的教育就很关键”。

比如说,电视中安排了武帝的两个姐姐都被送去和亲,其中一个叫南宫公主,刘彻在她被送走时一直追赶到鞋子都跑掉了。事实上,汉朝从未送过一个真公主去和亲,全是用宫女或宗室女子顶替的。电视中这么安排是想表明武帝攻打匈奴也有童年阴影的关系,但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黄朴民表示,武帝的对外政策更多的还是出自政治家的全盘考量,他不太可能会因为亲情而影响国策。

电视中的南宫公主所嫁单于死后,她又被继任的单于强奸。罗立平说,这在当时也是不可能的事,儿子娶继母在当时游牧民族那里天经地义,南宫应该无条件服从,根本不会反抗。刀耕火种的年代,浪费闲置资源会被谴责,除非直系血亲才不能通婚。纲常伦理在那时并没有条条框框。汉武帝本人在这方面就极为开通,他母亲王美人在嫁给景帝前曾嫁过人,还生过一个女儿,汉武帝知道后,亲自驾车到异父姐姐家,吓得他的大姐躲在床底下,武帝还感叹:“阿姐,何隐匿如此之深也!”然后一通封赏。

黄朴民教授说,他给电视剧打85分,因为它有七八分是符合历史真实的。史书只记载大事,对于电视剧需要展开的细节,必须根据人物个性来推衍,他认为,《汉武大帝》中有些细节编造得还是很合理的。有一段讲,丞相窦婴是武帝奶奶窦太后的亲戚,他和国舅田玢不和,田玢代表的是武帝母亲王美人这一派。汉代的诏书像虎符一样分为两份,窦婴在关键时说自己有景帝颁的免死诏,但武帝去尚书房查找发现密诏已失踪。黄朴民说,窦婴有丰富政治经验,知道“矫诏”是灭门之罪,但历史上对诏书为何失踪是个悬疑,电视中设计为王太后和田玢盗走诏书,是非常合理的。

历史上景帝是匆匆处死了晁错这个代罪羔羊,但电视剧中为了突出景帝和晁错师生关系的亲厚和景帝内心的矛盾,设置了景帝在晁错临死前乔装打扮偷偷会他的戏,罗立平认为,这段戏被焦晃演得入情入理,催人泪下。
为了显示历史正剧这个标签,制片方有时还特意标明史实出处。曾经有一段字幕是说,现在的酒泉发射基地是霍去病当年命名的,不过这段审片时被删去。

罗立平说,为了体现正剧的恢弘,他们拿出制作电影的劲头来做电视剧。武帝结婚那场戏,光绸子就铺了100多米。胡玫不擅长武戏,这部分是找的国内最会拍战争戏的蒙古族导演塞夫。江奇涛在剧本上写“天边,地平线,无数黑点在蠕动”,他以为剧组最多用几十匹马来表现,没想到最后用了700匹。罗立平说,《汉武大帝》是目前中国电视剧投资最大,它的单集成本近90万元,超过了《三国演义》、《水浒》。

难以回避的漏洞

与明清戏相比,观众按理说会对汉朝的历史更加陌生,但是《汉武大帝》从播出伊始,就一直伴随着史实出错的指责。戏说剧当然不会有人来挑刺,像另一部《大汉天子》中,窦太后以反一号的形象出现,历史上她虽然笃信黄老,与独尊儒术的武帝有分歧,但两人的矛盾最多算“人民内部矛盾”。而且早已失明的窦太后在这部戏里目光如炬,凡事必横加干涉,却没有观众有任何异议。但是正剧就不同了,既然要传达思想,观众难免以看教科书的心态对待。

制片人之一的刘德宏肯定地表示,剧中一、二线人物全部是真实的,大事件也有据可查。正剧和戏说本来就没有明确界限,在这部戏播出前经过广电总局“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专家审片会的审片,很多看起来失误的地方他们都知道,只不过考虑后决定将错就错。

首先是台词,剧中大量运用了汉以后的典故。比如“士别三日”、“吹皱一池春水”、“攘外必先安内”,都是稍具历史常识的人能发觉的问题,有些名词也惹人发笑,像“走私犯”这种现代语汇比比皆是。江奇涛对此的解释是,如果像《三国演义》那样,全部使用文言配字幕,事实证明效果并不好。电视剧终究是娱乐产品,在尊重大背景的前提下,台词写得能一下子让观众产生共鸣才最重要,黄朴民也赞同这个观点,他说,至于汉朝人怎么表达“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谁也不知道,“也许顾炎武还是根据前人的话提炼出来的”。

其实是化妆和发型,剧中女性一律樱桃小口,化的是烟熏妆,有些观众认为这是“哈日”。罗立平很不以为然地说,他们只看到了皮毛,而没有领会真正的内涵。化妆和披肩发型是根据出土汉俑的形象设计,确切地说,是日本人“哈汉”。还有人评价窦婴、田玢出场时的小提琴曲轻快异常,简直有喜剧味道。罗立平说,运用西洋宫廷音乐也是为了让观众更容易理解剧情。

不过最大的争执还是来自于司马迁的胡子,受过宫刑的他从头到尾留着胡子,在层层审查中居然没人发现,似乎说不过去。对此,制片人刘德宏的解释是,人们对太监没胡子的印象来自于明清史书,那是因为太监是从小去势,没有完整的发育过;司马迁是成年后受宫刑,胡子是否会脱落并无记载,所以有没有胡子在两说。黄朴民教授认为,台词是可以灵活机变的,胡子问题应该虚心承认失误。

为了增强戏剧效果,剧中小陶虹扮演的淮南王公主刘陵的戏份很多,大家普遍认为想象发展得过分。历史上确有这个人,她也曾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间谍,但是这都是野史,很多史学家也无法证实她到底做过些什么。在剧中,她爱上了刘彻,又用房中术媚惑田玢等大臣,以达到帮助淮南王谋反的目的。有一场最终被删掉的床上戏,讲刘陵要求刘彻娶她,刘彻冷酷地说:“皇上是只睡不爱的。”罗立平认为这个情节很好地表现了武帝的爱情观,为了保护武帝的形象删掉很可惜。历史上的武帝确实是无情的,他为了不让得宠的钩弋夫人有机会干政,在立她的儿子为太子时,立刻将她处死,据说她出殡时风云变色,人人以为她冤枉之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