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越南芒街:边境赌场的一个样本

2005-01-20 09:27 作者:李菁 2005年第4期
进入芒街的第一刻,并没有感觉“出境”,反而需要一遍遍地提醒自己才意识到:这已经是越南了。很多方面都是那么相似,国旗、国徽、甚至包括大街上横拉着的红色标语、为庆祝2005年新年的彩色小旗,如果不仔细看上面的文字,只会感觉自己是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而“芒街”又是那么一个有中国味道的名字。

进入芒街的第一刻,并没有感觉“出境”,反而需要一遍遍地提醒自己才意识到:这已经是越南了。很多方面都是那么相似,国旗、国徽、甚至包括大街上横拉着的红色标语、为庆祝2005年新年的彩色小旗,如果不仔细看上面的文字,只会感觉自己是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而“芒街”又是那么一个有中国味道的名字。

我们是从广西的东兴口岸进入越南的,之前除了交给旅行社的费用外,又花30元拍张照片便很快拿到有效期只有几天的“入出境通行证”。中午11点,等待过关的大部分是中国游客。从越南过来的导游阿珍瞥了眼人群,很直接地说:“你们一人拿十块钱吧!可以快些!”大家每个掏了十元,阿珍夹在薄纸里递进窗口,果然很快就入境。

自90年代以来,东兴的边贸成交额每年高达十几亿元,已经成为继深圳罗湖、珠海拱北后的中国第三大口岸。出了东兴大门,就是横跨北仑河的友谊大桥,导游说当年中越战争时,这个桥曾被炸得支离破碎,后被中方修复。两国就以大桥中间的一条黄线为界。中国东兴这边群楼林立,河对岸则放眼望去一片平坦。据说芒街是越南北方最富裕的城市。1元人民币等于1700越南盾,所以从理论上讲,只要带超过600元人民币入境,在越南就已是货真价实的“百万富翁”。

“我们马上将要‘参观’一个赌场。”一进入芒街,导游不停地强调这个词,所有的中国游客也一副心照不宣的表情。站在街旁没几分钟,很快来了一辆面包车,径直把大家拉到一座写有“利来国际博彩俱乐部”的淡黄色圆顶建筑前。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并不是公共汽车,而是精明的商家派出的免费接送车,每天固定在芒街的赌场和几个购物点之间往返,周到得让人吃惊。

与芒街其他建筑相比,这家“俱乐部”已经相当气派。可以看出,从外形到赌具,利来基本模仿澳门赌场,但显然远远落后几个档次。不过赌场的“起点”并不低:赌城里只接受人民币、港币和美元,但都必须兑成美元筹码下注,而最小筹码是1美元。

这家赌场是2000年建成,股东主要是中国人。因为赌博在越南被明令禁止,所以这家赌场严禁越南人进入——后来发现赌场的门口坐了两个穿制服的越南人,他们应该就是专门负责禁止本国人入内的。但奇怪的是,来来往往很多游客,自始至终没有发现他们要求谁出示证件,万一有越南人入内,他们怎么发现呢?阿珍淡淡地说:在芒街呆长了,一眼就能看出谁是中国人,“穿着、举止、眼神,特别是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这个在与中国毗邻的边境小城设置的赌场,越南本地人又被禁止入内,它的目标其实很明确:中国人。赌场的情况也完全证明了这一点,从服务生到赌客几乎全是中国人。不过细细观察,这种边境小赌场的高端客户似乎并不占多——与我们同团的是山东一个农民企业家代表团,虽然这里只与中国一河之隔,但也算是他们的第一次出国。其中据说是团中最有钱的木材商输掉了最多的80美元。

利来2000年春节左右开门迎客。据说开业头一年,利润就达1.6亿人民币,所以一度获越南有关部门的“通令嘉奖”。有人说近两年,中国赌客为这家赌场带来了每年8亿元人民币的利润。导游小方说,在与广西北海相对的越南的海防市,还有一个图山赌场,由越南政府与何鸿联营。

一个统计数字说,现在每天到东兴和芒街的游人和客商都有1万多人。由于赌场每年为当地创造巨额利税,曾经是布满地雷的荒芜之地芒街已从过去的贫困地区一跃成为越南“最大的经济开发区”,也成为越南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钱基本上都是中国人送来的,”一个中国人如此评价。据说,越南政府已经开始推广经验,决定在与中国相邻的所有口岸、边贸点开设赌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