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哪些人在消费赌场?

2005-01-20 09:25 作者:朱文轶 2005年第4期
最终被揪出的豪赌官员让一部分赌客的身份被显性化,不过,他们只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个部分。从每年国内流出境外的惊人赌资来看,比赌博本身更可怕的,是种种目的性极强的不明赌客

最终被揪出的豪赌官员让一部分赌客的身份被显性化,不过,他们只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个部分。从每年国内流出境外的惊人赌资来看,比赌博本身更可怕的,是种种目的性极强的不明赌客

蔡豪文成为今年“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的第一个符码。他挪用公款351万元到朝鲜赌博,结果全盘皆输——如果他赢了,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次挪用和出境赌博,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的上级单位是延边州交通局,副局长谭秀琦告诉记者,事发后,他们分析,蔡豪文的赌瘾并非一开始就很大。在任职副处长主持工作的一年里,他从未去过“英皇”。今年1月份,蔡豪文升为处长,从4月份开始到朝鲜赌博。“我们想,他开始时只是玩玩,居然赢了,很高兴。再去,就输了,越来越陷进去”。谭秀琦介绍,41岁的蔡豪文平时不喝酒,不与同事们一起玩,因为有他到境外赌博的传言,局长崔哲云曾找他谈话,但他不承认。局长查无实据,也没有办法,一直到11月东窗事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陆建华1997年初曾对外流赌资进行过一个估计,大概是每年4000多亿元,他告诉记者,“我们算的是广义的,包括旅游住房,而不仅仅是赌资。当时出境者主要来自珠三角、长三角和北京地区。这些人是专有目的性的赌客,而不是一般的游客”。蔡豪文事发的2004年,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研究员王增先的调查则显示,中国人境外赌博流失资金已达6000亿元。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是洗钱的”,一名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称,在赌场的贵宾房,有意行贿的老板们要与他请到赌台前的政府官员暗通款曲,就会不经意地将一枚价值100万港币的筹码放入官员的筹码堆中,筹码很小,动作隐蔽到整个行贿过程只有他们两人心知肚明,即便将来引出祸事被行贿者反咬一口,这笔钱的来龙去脉也是无据可查。据已有资料显示,2001年4月,因巨额受贿被判死缓的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在赌场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收贿并洗钱。

他告诉记者,赌场的筹码有制造可信的收入来源和隐匿资金的“功能”:买100万元的筹码,玩几个小时带上剩余的筹码离开,改日从位于另一个管辖区的赌场中把钱取出来。“此类目的性赌博能轻易地完成一次黑钱漂白过程,”他说,若当事人有一天面对有关机构调查,需要证实曾经在赌场赢过钱或是输过钱是否是事实的时候,只要当事人在这家赌场的管理层中有“内应”,或者这一切干脆是通过专门从事这一行的“经纪人”完成的,这就一切都不成问题了,更何况保守赌客机密也是赌场的义务之一。

内地身份隐秘的各种赌客也是赌场“大耳窿”竞相追逐的对象。所谓“大耳窿”,是放高利贷者的俗称,据说这个词出自香港,因为早期香港有些专门放高利贷的印度人,喜欢在耳朵上穿孔戴环,耳垂吃重下垂使耳洞看起来很大,就有人将这耳洞和债务的无底洞联想到一起,而创出“大耳窿”的叫法。“大耳窿”放债收取利息一般是10%左右,有的高达50%,视不同放贷公司有不同的日数、周数及月数计算方式。而借贷人借钱都是未借先亏,因为其中一部分钱会当做手续费和抵押金扣除出来。如果赌客要借1万港币,签字画押后拿到手的只有9000元,到期还款时却要交给大耳窿1.3万元,在赌场中这叫“九出十三归”。

在澳门赌场中,这类放贷人现在被叫做“叠码仔”,一个头天在澳门向叠码仔借贷30万元的赌客,第二天回到广州还钱,就要还出近40万元。一般在客户输光后,借贷公司就会根据向老顾客了解到的情况判断该客户的诚信程度和还款能力,如果认为还款没有问题,老板就会将高利贷借给客户以做赌资。借贷公司内部分工严明,一般按区域管理,专人分管内地华北、华东、华南地区的收贷。

中国实行的是封闭的资本账户体制,这意味着把人民币兑换成硬通货然后带出境方面,是有限制的。赌场通常和地下钱庄的关系密切,这让资金外流变得容易。这些地下钱庄一般的存在形式是杂货店、小商店等,店面都不大,但这些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店,却具有强大的资金流动功能。一般店老板在境内外同时设有分店,资金的往来完全是两地各自账面上的划拨,而不需要经过两地间账户的划转。“这就相当于一个老板在两地的两个营业部,只要内地收到钱,一个电话过去,那边就可以直接支付,不需要两地账户往来。”

“赌客今天将人民币存入内地的地下钱庄,明天就可以凭着钱庄开出的一张收据,在香港或澳门拿到相应的美元或港币。无论你是在机场、宾馆或赌场,钱庄在境外的工作人员就会拿着你所需要的支票或现金,专程赶来送上。”曾在澳门赌场工作的孙治(化名)说,“还有一种情况,是先在港澳地区成立一家融资公司,再与内地的一家外资公司沆瀣一气,或者干脆自己在内地成立一家不挂牌的同类公司,然后两头截款,根据商定的价格,你只需在香港的某个机构存入100万港币,在内地你就可以通过地下钱庄顺利拿到107万的人民币。”

孙治说,利用赌博网站洗钱的道理更简单:只需洗钱者在这些赌博网站开设一个账户,然后将来源不同的钱款汇入该账户,就可以随意地周转资金。洗钱者可以向赌博网站提出取消账户的要求,表示不想再玩了,并要求赌博网站以支票或银行汇票方式将账户上的余款退还给他们,整个洗钱过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赌场和地下资金的流动让赌博变成更隐秘和难以追查的事情”。

目前,各国警方对利用赌马、赌狗比赛进行洗钱活动忧心忡忡。孙治分析说,越是大型的赛马、赛狗比赛,洗钱活动越容易得手。因为这些交易都是以现金形式进行的,且流转速度极快,经手人员繁杂,警方根本不可能追踪洗钱活动的来龙去脉。“不久前,有一名年轻人每天携带3000英镑的现金,出入于伦敦各地的赌马经纪公司的投注点,将所有现金用于赌博之中,直至这些现金变为其赌赢之后赌马经纪公司给予的获胜者支票,完成黑钱的清洗过程。在赌马过程中,每次他都投注于最有希望的赛马,一旦赌中了,拿到获胜者支票就离场;如果这场没博中,他就在下一场赛马赌博时加倍投注。通过这一方法,年轻人在赌马中永远不会大赢或大输,但其本意不在于赌博,而在于将黑钱合法化。因此,即使有时损失一部分钱,也权当交税罢了”,“而他也是受雇于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