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陈涌庆案:问责国企高管的法律选择

2005-01-19 13:21 作者:蔡崇达 2005年第2期
“陈涌庆被训诫意味着高管责任制的落实,它是我国继高管责任制之后的另一重大体制政策。”

2004年12月29日上午,陈涌庆参加开庭

很多人没有料到,已经退休3年多的原深圳石化集团董事长陈涌庆会被重新推上被告台,更令人感到突兀的是,2004年2月29日突然开庭,起诉的理由不是人们预想的致使深石化亏损21.6亿元的“玩忽职守”,而是“充满争议、很难定罪”的“挪用公款”和“受贿”。显然,这都是对陈进行法律处理的各种细节。受深圳市政府委托,管理深石化的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工作人员说:“陈涌庆被训诫意味着高管责任制的落实,它是我国继高管责任制之后的另一重大体制政策。”

深圳市检察院此前表态说,陈涌庆的被告意味着国企高管责任制的落实。然而,当法律起诉从经营责任突然转向,揭示的是难以追究国企高管经营责任的尴尬。

记者联系了在家取保候审的陈涌庆,他以“还未判决不方便”为由拒绝了采访,但委托他的辩护律师田彦群传来了话:“总之,我还是相信党,相信法律,相信合议庭,相信我自己。”“他对审判结果充满信心。”田彦群说。

立案:从“玩忽职守”到“贪污受贿”

2004年3月11日,陈涌庆被低调逮捕了,记者从深圳检察院得到的消息,当时传票上的理由是:涉嫌玩忽职守。2004年12月29日,陈涌庆被正式告上法庭,公诉人起诉书上写着的却是:涉嫌挪用公款和受贿。从立案的“玩忽职守”到正式定案的“挪用公款”和“受贿”,对陈涌庆的调查在悄悄调整方向。

陈涌庆作为深圳石化集团的原董事长,曾“是深圳国有企业的旗帜”。陈涌庆在退休两年零四个月后的2003年11月7日这天,因经营决策失误被市政府、国资部门及产权单位公开训诫:在深圳石化集团掌权11年,造成该集团亏损21.6亿元,资不抵债15.34亿元。陈涌庆由此成为第一位被公开训诫的国企领导人,当时受深圳市政府委托,管理深石化的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员说:“陈涌庆被训诫意味着高管责任制的落实,它是我国继高管责任制之后的另一重大体制政策。”

所以在12月29日开庭之前,普遍认为,陈涌庆被捕是和致使深圳石化亏损21.6亿元息息相关。然而,根据开庭前一天公诉人公布的起诉书,检察机关的指控是,陈涌庆涉嫌在1992年挪用深圳石化集团公款40万元,帮儿子支付场地租金。当时其儿子陈陇承包了某酒店并欠下了40万元的场地租金,在借钱未果的情况下向陈涌庆求助,后者遂挪用49万元借给南油公司,南油再转借40万元给陈陇。直到案发,这40万元公款仍没有归还。陈涌庆被提起公诉的另一罪名为受贿罪,他接受通达集团方某贿赂的一辆捷达轿车,为其妻子所使用。

审判:很难成立的罪和必须追究的责任

浅黄色夹克、皮鞋锃亮、头发染得很仔细、一副轻松的样子——这是12月29日上午,坐在旁听席的记者看到的陈涌庆,他不着囚衣,不带手铐走入法庭时,当场引起很多人的议论。

“他已经取保候审,深圳有关单位对这个曾经做过贡献的老同志还是给予了很大的照顾。”辩护律师田彦群向记者解释。根据田彦群的描述,在走入法庭之前,陈涌庆拍了拍老伴,自信地对田律师和家人说:“放心吧,我敢肯定自己是无罪的。”

庭审从10点开始,进行了约3个小时,双方意见分歧很大。

对于第一个挪用公款案件,辩护律师提出,首先借出钱的是深石化的石油经营部,这是一个自负盈亏、自己结算、挂靠性质的单位,和深圳石化并没有经济上的直接联系,所以款首先不是公款。再者,深石化借出49万元的对象是南海石油,而南海石油借给当时在南油工作的陈陇40万元纯属南油公司里面的事情,根本没有丝毫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钱也不是陈涌庆挪用给儿子的。辩护律师强调的是,自始至终,陈涌庆都没有在相关批条上签字,整件事情和陈涌庆根本没有直接联系。

公诉人则认为,正是有了陈陇要借款支付酒店租金的“因”,才有南油公司向石化集团借款的“果”,这是有必然联系的。石化集团曾经借给南油公司的300余万元已经全部归还,但是这49万元却在12年之后的2004年都没有归还。所以,这一切只不过是陈涌庆为了逃避法律惩处,利用“迂回战术”给挪用公款披上的合法外衣。

对于轿车受贿,陈涌庆坚称自己只是因为看中了一款捷达车型,在深圳比较紧俏,一时难以买到,所以通过北京通达集团的方某代买捷达车,而车托运到深圳后,自己曾多次打电话要求方某提供账号。2003年方某到深圳出差,陈涌庆还嘱咐妻子备好购车款,然而方某说用账号转,一拖几年,直到2004年6月才还。

庭审持续了3个小时,下午1点左右,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参与旁听的一个律师告诉记者,从辩论双方的举证上看,要定陈涌庆的罪其实很难。即使成立,应该也不会判罚超过5年,“比起21.6亿元的亏损,这根本不算什么。”

庭审当天,很多深石化的老员工赶赴现场去听了,记者在走出中级法院的时候,有一个老先生拉住记者问:“你是记者吗,我是深石化的老员工,我要告陈涌庆,他让我们3000多个职工没有饭吃,为什么公诉人不告他这个。”

21.6亿元亏损谁来负责?

2003年11月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发布的《关于给予深圳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陈涌庆同志的训诫和谴责的通报》,列举了陈涌庆“三宗罪”:一是决策和经营失误,着意指出了蓝波空调项目损失近7亿元;二是违规担保;三是管理用人不当。“其中蓝波空调项目和违规担保是深石化破产的主要原因,蓝波亏损近7个亿,而担保使深石化承担了近10亿元的代价。”有知情人分析说。

蓝波空调可算ST石化最奇特的败笔,据知情人士透露,正是蓝波问题多年悬置,致使几位蓝波员工张贴大字报讨伐陈涌庆,政府遂介入调查,成了导致陈仓促辞任的导火线。

对于担保,原石化集团董秘蔡建平认为“其实这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他说:“我们基本上都是互相担保的,早些年银行还认可中浩、金田担保资格的时候,他们也为我们的贷款做过担保。”“深圳上市公司互相担保的现象非常多,所形成的互保链也相当复杂,互保的盛行实际上放大了上市公司的财务风险。事实上,与深石化有过担保或互保关系的上市公司多达十余家,从而导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陈建法说:“这几家大型国有企业的倒闭,直接原因就是担保链条。最早的是深中华,由于经营失利,以至倒闭,但作为深圳重点扶持的企业,深圳市政府曾经要求莱英达等集团给深中华做巨额担保,所以,当深中华倒了之后,担保链便把压力链传到银广达,而在当时深圳的政策要求下,几大公司互相担保,一环扣着一环,就像骨牌一样,一个击倒一个。”

“公司一方面是老国企,另一方面是上市公司。作为上市公司,有关法规规定不能为关联企业提供贷款担保,但当地有关部门给公司的规定却是,不能为没有产权关系的企业做担保。应该说,陈涌庆有错,但是亏损21.6亿元就全部是陈涌庆的责任吗?”陈建法说。

陈涌庆:妄想家?理想主义者?

陈涌庆的发迹开始于1990年底,由两家市属国企深圳市石油化学工业公司和深圳市海湾石油化学工业分公司合并组成*ST石化,总经理陈涌庆由深圳市政府直接派任。

记者得到的公司内部资料显示,1990年8月新领导班子接手时,面对的是企业40%亏损面、下属企业资产流失和经营性亏损超过1.1亿元,已“濒于破产”这样一个烂摊子。1991年,陈涌庆对深圳市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造,上半年,撤并10个公司、对3家亏损企业限期扭亏及10家小企业进行调整合并后,当年10月,公司利润总额已过7000万元,“下属全资工业和贸易企业已经全部消灭亏损”。

“不过陈涌庆有个缺点,就是好高骛远。”原石化集团的干部李先生对记者说,“深圳当时流传有三子,一个傻子一个疯子一个骗子,陈涌庆被称为‘骗子’,因为他总是把所有东西讲得天花乱坠,非常有煽动性,但他讲的话都得打折。那时候正好处于深圳市的急速发展期,很多领导喜欢吃这一套。”

陈建法不赞成把陈涌庆形容为骗子:“他更多是个理想主义者,或者说是个妄想家,陈涌庆很不注意落到实处的经营,喜欢抓面上的东西,所以在后来,他只提方向后面就不管了,在这样的思路下,石化主业开始不清晰,越摊越大,从生物技术、房地产、电器等各个方面盲目地投资,而且每投资一个就亏一个,加在一起,就彻底完了,这个毛病不止陈涌庆有,当时很多国企领导人都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