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朱延平:台湾惟一商业片导演

2004-12-27 11:09 作者:孟静 2004年第51期
三部贺岁巨片,我们一定是最好笑。如果你把笑声装到瓶子里,我们是满满的,其他的只能装半瓶。”

导演朱延平

在今年的贺岁片市场上,除了众目所瞩的《天下无贼》和《功夫》外,还有一部《一石二鸟》。在三部贺岁片中,它是投资最小的,主演吴宗宪、曾志伟、吴孟达单独拎出来都不是极具票房号召力的演员,但吴宗宪却很自信,他说:“三部贺岁巨片,我们一定是最好笑。如果你把笑声装到瓶子里,我们是满满的,其他的只能装半瓶。”不过和那两部比,《一石二鸟》倒更接近贺岁片的传统类型。它的导演朱延平外号“台湾东方不败”,过去15年来的台湾贺岁片全出自他手,他的青春片《七匹狼》是台湾最早的商业青春电影,王杰、张雨生都是从那部电影起家;《新乌龙院》是台湾票房最高的电影之一,这部电影捧红了两个童星释小龙、郝邵文,他俩在四五年时间里主演了十部电影,仅在台湾就创造了10亿台币的票房。

台湾电影的黄金时代

在朱延平从影的23年里,有18年是被黑道大哥押着拍电影的,他说,这18年正是台湾电影的黄金时代。朱延平的第一部电影叫《小丑》,捧红台湾最红的一个喜剧演员许不了,“你们可能没听说过,当时他比周星驰还红。可是他三年后就死了,被黑社会控制着打吗啡,逼他拍戏,活活打毒品打死了。那时我满脑子只是想着要卖座,不能赔钱,否则生命有危险,至今想起来很讽刺。”这讽刺的、被逼无奈的18年里他拍了100多部电影,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台湾电影分为两条平行线,一条是侯孝贤、杨德昌的艺术片,有四五十个导演走这条路线,他们拍摄了100多部,也就是说,另外那一半的电影全是朱延平执导。他得意地表示:“20年前,台湾电影的票价是60台币,现在有260块了。在60块时代,《新乌龙院》,仅在台湾收了2.6亿台币,在东南亚地区票房是台湾的一倍。还有刘德华主演的《异域》,也有两亿多。我还拍过成龙两部戏,一部是《火烧岛》,里面还有刘德华、洪金宝,梁家辉,很大卡士(演员阵容)。另外《七匹狼》也有一亿多。台湾商业电影不是说我最厉害,而是说我是惟一,因为没有第二人在拍。”

在这些电影中,有99%是朱延平不喜欢的题材,他惟一喜欢的是《异域》,它是由一部禁书改编,曾经被电检处禁演。朱延平说服了黑道大哥,答应为他拍一部卖座片《大头兵》,用来交换拍摄《异域》的权利。没想到最后《异域》比《大头兵》更加卖座。朱延平认为,《异域》最重要的是使得台湾地区的电检制度前进了一大步。因为这部电影,群众举行了游行,电检处做出了让步,从修剪21刀到16刀,再到最后的一刀没剪。这部戏内地没有引进过,但是朱延平相信它的主题曲很多人都知道——罗大佑的《亚细亚的孤儿》。

这些听起来很辉煌的纪录给朱延平带来的却是困扰,在台湾,商业片是被轻视的片种,很多年来他一直被传媒指责为什么不走艺术路线。“如果你到超市买东西,只有维他命,即使商家说只有这种东西对人身体有益,也肯定要关门,他必须也卖泡面,哪怕不是那么有营养。台湾的舆论很厉害,总是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艺术高’,他们说我不求上进。可是拿奖那条路有五十个人挤,我为什么要去挤呢?香港如果全部是王家卫,三年就垮了”。另一方面,他又对艺术导演表示敬意,蔡明亮直到现在还在坐公车,获得这么多国际大奖后他依然很穷。

相形之下,朱延平的商业电影不仅为黑社会老大赚了钱,自己也收入丰厚。“每部戏就按100万元导演费计算,我也攒了一亿多台币。老实说,我在电影里赚到我这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钱。黑帮大哥也并不是个个都那么不讲道理的,有时候他们还特别讲义气的,尤其是我帮他们赚到钱,他们也一定会给我甜头吃。也就是说他们赚一亿,我也会分到不少,最多我还曾收到过1000万台币的红利,只要把家用,把孩子的教育费留出来了,其他的钱就可以让我好好地玩玩电影了。“现在他拍电影的钱一部分来自于政府的辅导金,另一部分就是他的积蓄。这些钱可以使他拍片,但不足以拍大片。”“我也想请周星驰,可是请不起啊!”朱延平说,所以《一石二鸟》在三部贺岁片中投资最少。

轮也该轮到大陆市场

最近四五年,台湾电影市场彻底萎缩,黑道大哥再也不逼朱延平拍片,因为他们都改行炒股票去了,“没有钱赚的地方是不会有黑社会的”。朱延平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拍片,市场却没有了。

朱延平告诉记者:“台湾和内地的情况非常相像,包容性不够大,要包容不同电影,市场才会茁壮。韩国电影是可以做个参考,韩国总统卢泰愚发现《侏罗纪公园》收入竟然超过现代汽车所有收入,他决定发展电影。电影是很好的文化侵略,韩国电影侵蚀了亚洲市场后,韩国人走路都有风了。韩国人用电影带动国际地位,是一种非常好的文化推销。”他认为韩片的成功原因之一就是各种片型共存共荣。与台湾相比,大陆市场的广阔是毫无疑问的。去年最卖座的《手机》票房是6000万元人民币,朱延平认为应该远远不止于这个数字,只有2300万人口的台湾就能托起两亿多台币的《新乌龙院》,“内地人口基数这么大,一个零头也能压死台湾。不过前提是打击盗版和让发行管道透明化。”他说。

在朱延平看来,好的商业电影不是有名演员、名导演、大制作就能成功。以他最卖座的电影《新乌龙院》为例,释小龙和郝邵文当时只有五六岁,都是无意中从电视上发现的,他也完全没预料到没有任何演出经验的两个孩子能红透东南亚。后来释小龙长大了不能再当童星,朱延平又培养了他的师弟释小虎,却赔得半死。“电影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不可预期。往往是小兵立大功。”像《英雄》和《天地英雄》前后脚在台湾上映,前者的票房近亿,后者则只有50万台币。“这并不是因为张艺谋在台湾有号召力,他的电影是第一次在台湾公映。”朱延平认为这两部影片之所以差异这么大是因为《英雄》的宣传非常到位,吸引了很多观众进入影院,虽然看完后他们觉得和想象有出入,却只好把气撒在《天地英雄》上。“所谓真正好的商业就是带领风潮的电影,一定要新鲜,不能跟风。”他总结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