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酒色之徒

2004-12-15 09:11 作者:阿猪 2004年第50期
黄留给人回味的影像不多,可逝去之后却给了人那么多回味的余地,全在于他活着的时候对现实世界有意识无规则的违背,从而留给这个乏善可陈的俗罔世事不少津津乐道的八卦谈资。

根据英国一份医学杂志报道,男人每天凝望漂亮女性几分钟,可以延长平均寿命4至5年。据说,研究人员耗时5年对200名男性进行的一项实验发现,男人每天都能见到美女,大脑中的回路控制机制就会使脑中产生好的情绪记忆,让情绪中枢保持稳定状态,能减低心血管疾病或中风的风险,血压相对较低,脉搏跳动较慢,心脏疾病也较少。可黄还是死了,这个曾经泡在女人堆里,活得那般恣肆的男人。只能说被承诺世侩压着的人活得很累,而没有承诺地活着的人也不见得轻松。人总有甩不了的包袱。

黄留给人回味的影像不多,可逝去之后却给了人那么多回味的余地,全在于他活着的时候对现实世界有意识无规则的违背,从而留给这个乏善可陈的俗罔世事不少津津乐道的八卦谈资。

赫尔曼·黑塞说,圣贤与酒色之徒是人类的两个极端。对,大多数人做不了圣贤,也做不了酒色之徒,万般无奈之下才成了人人喊打的中产阶级,在失去意义的世界中不带信仰地生活。黄不是。他是彻头彻尾的酒色之徒,我相信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上教堂的,靠参拜而获得的信仰不是血液里的。黄惟情惟色惟欲为信仰,用痛快淋漓的酒色把人生撕碎了尝,他的才情可以毫不计较地用来挥霍,来抵偿了他所欠的情债和犯下的痛苦,“也曾酒醉鞭名马,唯恐多情累美人”。

他把生活的外形总是弄得风流不羁、妙趣横生、光鲜平整,这不是说他内心就没有皱褶。别人问他感情生活,他说“你说恋爱,我的初恋离开我都50多年了,不记得了,我老了”的时候,我相信他心里是抽搐过一下的。他在1990年第十三届中文金曲颁奖礼荣获“金针奖”时,说“我希望这个奖和以后的奖都献给她,我今天想跟林燕妮说‘我最爱的女人,我一生不可以再爱一个女人像爱你那么深’”。至少他肯定那个时候是不开心的。他把示爱搞得像场典礼、表演,有点闹,这本不是他的错,这样一个的性格乖戾的人物,你又怎么去指望他话有遮拦呢。不过,他是个不把伤感给别人看的人,淤积的情感必定要伤害自己的亲人、爱人,所以最后到死也记恨他的是纠缠15年同床15年的林燕妮。这是件多少有些苍凉的事。恐怕除了林,没有人不原谅他的任性,不原谅他的负心。这个年代能保全自己原本样子的人就不多,干嘛苛求一个写出“让痴心去扑火”如此字句的男人。

黄死了,我就想到了张国荣,他们因为《倩女幽魂》、《英雄本色》和其他一些电影,成为许多人纠结在一起的青春记忆。两个人一致的讨人喜欢的地方在于,都是正与邪交错之美,一辈子张狂着不加收敛的诱惑,不同的是,张国荣是妖,黄是浪,一种美是示男人的弱,一种迷是示男人的强,如果用两种颜色代表这两个男人,一种是紫,一种是红,都是不疯魔不成活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