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彩铃响来玉鸟唱

2004-12-02 12:14 作者:大仙 2004年第48期
在一个“平林漠漠烟如织”的黄昏,我给一个在光华路汉威大厦上班的“女海归”打手机,花月正秋风,手机正待机。不过,待机的铃声是一段音乐,音乐中传出彭羚超一流怨妇的歌声:“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这缭乱的城市,容不下我的痴,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这样地放肆?”

在一个“70年代末”熏陶之下,我把彩铃下载入史册。我的人生不算精彩,所以要让我的手机精彩。我彩铃的歌声就是萧亚轩的《最熟悉的陌生人》,铃声与歌声切入得天衣无缝,正是对一夜情酣畅淋漓的反思:“只怪我们爱得那么汹涌,爱得那么深,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却回不了身。”我一般都掐点算到萧亚轩唱“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了悸动的灵魂,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里沉沦”中的“交会”时接手机。可是有个女孩给我打了三遍手机我都没接,不是不想接,而是我人机分离根本听不见。后来女孩说萧亚轩都唱到“心碎离开”你还不接,我只能“转身回到最初荒凉里等待……”

在一个“平林漠漠烟如织”的黄昏,我给一个在光华路汉威大厦上班的“女海归”打手机,花月正秋风,手机正待机。不过,待机的铃声是一段音乐,音乐中传出彭羚超一流怨妇的歌声:“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这缭乱的城市,容不下我的痴,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这样地放肆?”

每临黄昏,我就给这个日本京都“女海归”打手机,渐渐地,约她出来混的目的已经模糊,就为听她西门子手机给我录播彭羚的《囚鸟》:“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和寂寞交换着悲伤的心事,对爱无计可施,这无谓的日子,眼泪是惟一的奢侈”。长风万里送秋雁,我为何就擅长在候鸟南飞的季节,迎接一代怨妇?带着彭羚的《囚鸟》,带着京都“女海归”哀怨的手机铃声,我一猛子,从北京直奔西伯利亚。

进入深秋,京都“女海归”的手机铃声摇身一变,变成了王靖雯的《红豆》:“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撅瓶二锅头。宁可无耻不下流,也许你会陪我,撮顿铁板牛柳。”

彩铃真好,对我这个歌词爱好者来说,写随笔时歌词一旦忘了,就给女孩打手机,她们清一色的彩铃告诉我:风吹萧亚轩,雨打侯香婷,搔首孙燕姿,漫步蔡依林,人生找安慰,得认莫文蔚,天下众姐妹,首推张惠妹!港台流行歌曲化作声声彩铃,在我耳畔回荡,我现在想找歌词根本不在网上搜,就给女孩打手机。有一次我为了印证刘若英《为爱痴狂》的歌词,给一个女孩打了七遍手机,终于给人打急了,她拽过电话问我:你是为我痴狂还是为刘若英痴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