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后阿拉法特政治:巴尔古提的角色

2004-12-01 10:28 作者:嘎湄 2004年第47期
40岁的时候,阿拉法特说:“我们年轻的一代,早已厌倦等待奇迹。挫败你的敌人,远比在腐烂的沙漠帐篷里经受缓慢悲惨的死亡更好。”在同样的年龄,巴尔古提代表了巴勒斯坦运动中最具革命精神的力量。

2004年11月13日清晨,拉姆安拉市民来到阿拉法特墓前,准备为他做晨祷

40岁的时候,阿拉法特说:“我们年轻的一代,早已厌倦等待奇迹。挫败你的敌人,远比在腐烂的沙漠帐篷里经受缓慢悲惨的死亡更好。”在同样的年龄,巴尔古提代表了巴勒斯坦运动中最具革命精神的力量。

漫长的政治生涯中,阿拉法特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强势地位。即便最亲近的副官,也被他牢牢地掌控在手中。他是巴勒斯坦神圣的领袖,却不愿意同样的光晕罩在他的下属和竞争者身上。如今,无数巴勒斯坦人眼中,能顶戴“神圣”称号的,恐怕只有巴尔古提了。尽管目前,他被判5个无期徒刑和40年的监禁,关在以色列监狱里,同样被拘禁的还有他在开罗大学读政治学的儿子卡萨姆。

巴尔古提多被冠之以“草根”,而非“领导”。他出生于1960年7月5日,是法塔赫青年组织“沙比巴”的创始人之一。在法塔赫下属的军事组织“坦兹姆”和“阿克萨烈士旅”中,他备受推崇,在政权体系内却树敌无数。巴尔古提是拜特宰伊特大学政治专业的高才生,能讲流利的英语。早年从事反对以色列的斗争,被以色列监禁了七年,并学会了希伯来语,能自如地与以色列人打交道。

“法塔赫不赞成16岁以下的人参加示威游行,也不希望儿童向以色列投掷石块。”数年前,巴尔古提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曾经说。但是,反以的情绪在巴勒斯坦土地上是如此的强烈。作为巴勒斯坦的革命领袖,阿拉法特深深地影响过这一切。清真寺、传媒、教育系统,甚至在年轻的孩子们当中,无不弥漫着对以色列人的仇恨。“我都无法阻拦我的14岁的儿子上街参加活动。”巴尔古提说。

激进分子在法塔赫的中央委员会没有代表,他们更像是斗志坚定的权力边缘人。很多法塔赫的高层领导对激进分子充满了不满,将他们看作是实现政治突破的现实障碍,一直在讨论他们未来的出路。以坦兹姆和阿克萨烈士旅两个组织为例,草根激进分子主张有限的政治目标,用武力将以色列人赶出西海岸和加沙地带。可富有经验的巴解组织的“老兵”,却主张完全歼灭以色列,不要任何和平谈判,取得“全面胜利”。在激进分子眼里,这些人都是贪婪的。

权力机构的官员们则是另一种情形,他们既有温和派,也包括阿拉法特的随从或其他官僚人员。温和派在巴勒斯坦内部,数量寥寥,影响并不大,却最受西方关注。巴勒斯坦前总理、现总理与负责安全事务的国务部长穆罕默德·达赫兰同属于温和派,他们相信阿拉法特的领导方式使得巴勒斯坦没有出路。巴勒斯坦只有在同以色列的协商中才能获利,并建立独立国家。

其他的官僚党派在政治主张上可能平庸,比如,他们不会不识相地站在巴勒斯坦运动的对立面,激怒持有枪支的人们;更不敢伸出颤颤巍巍的脖子去和以色列人打交道,但他们依旧成了激进分子的敌人。2002年,阿拉法特说:“我向真主宣誓,我会看到巴勒斯坦国的建立,不管我是成为烈士还是活着。请真主给予我为夺回耶路撒冷而成为烈士的荣耀。”可在坦兹姆和阿克萨烈士旅眼里,阿拉法特手下的官员是却腐败分子,要么涉嫌贪污,要么缺乏斗志。

权力和资源分配不公的“恶果”在于,它泯灭了人们曾经神圣的梦想。在巴勒斯坦,那是为家园而战,为自由而战。欧洲曾有过“排犹”的历史,巴勒斯坦人在欧盟深得同情。可早在1998年,欧盟审计时就曾发现,他们原本计划向巴勒斯坦提供的用于建造低收入阶层居民住宅的2亿美元资金,被用于为巴勒斯坦高官和阿拉法特助手们建造豪华公寓。而此后,关于巴勒斯坦官员挪用钱款的事,便不时被西方媒体披露。巴勒斯坦人悲愤地说道:当烈士的尸体成堆地摆放在太平间,当以色列的炸弹呼啸着穿过平民的头顶,这些官员在哪里呢?

甘地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你心怀仇恨,就不要尝试使用非暴力。在法塔赫组织中形单影只的巴尔古提们,蔑视传统主义的强硬派和温和腐朽的官员,他们树敌无数,只能与恐怖组织哈马斯结盟,把长期的武装斗争放在首位。巴尔古提们与哈马斯的主张并不相同,哈马斯早就宣扬,要摧毁以色列,而法塔赫的这两个组织只不过想把以色列人驱逐出领土。

“我和我所属的法塔赫组织,强烈反对袭击以色列的和平居民;他们是我们将来的邻居。但是,我将保有保护自己的权利,为自由而战的权利,抵制以色列的占领我的祖国。”2002年1月16日,巴尔古提在《华盛顿》邮报上有这样的表述。

三个月后,巴尔古提被以色列逮捕,涉嫌“枪杀无辜”。巴勒斯坦表示,巴尔古提只是政治领袖,反对恐怖主义。但可以肯定的是,哈马斯的暴烈态度会影响他们的合作者,使法塔赫下属的这两个军事组织走向极端,这也将是巴勒斯坦政治中最危险的趋势。激进分子与哈马斯组织的关系,也给法塔赫的其他成员带来了无比的恐惧,这既包括温和派,也有传统的强硬路线者。所有这些人都对法塔赫心存忠诚,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权利被稀释或受到威胁。这如同“桶中螃蟹”:如果一只蟹费尽努力想爬出桶,为泄恨,其他的蟹就会齐心合力把它拽回去。

许多人内心都幻想自己将会是巴勒斯坦将来的领导人,必然会协同他人,防止某人成为阿拉法特的继承人,或者让某党派攫取更大的权力。特别是,当巴尔古提被判处终身监禁,困在以色列时,激进分子在法塔赫越来越失去力量。今年以来,阿克萨烈士旅曾经宣布要脱离法塔赫。“如果将阿克萨烈士旅融入巴政府的目的只是为了压制巴勒斯坦人真理和荣誉的声音,那么烈士们的鲜血就会唤醒我们的责任心。”激进的巴勒斯坦革命者们说。

阿拉法特没有指定任何继承人,在这之后,巴勒斯坦运动有的或许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领导人,或者是一个集体领导,整合一群观点不同、心态各异的人,将结束巴以冲突,进行协商谈判变得异常艰难;但这一切都是在主流政治层面操作。同属于温和派的前总理和现总理彼此拆台,但都得到了美国的扶持,正试图加强自己的力量。

最有可能成为阿拉法特继承人的巴尔古提入狱后,他的追随者一直要求以色列释放他。昨日已成废墟,只留下还在苦难里坚持的记忆:失落的家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