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像写诗一样竞选,像写散文一样统治

2004-11-23 12:49 作者:马丽萍 薛巍 2004年第46期
“仔细想想,你都觉得吃惊。一个不断说谎,不断圆谎;把经济搞得一团糟;时不时暴露丑闻的人,会获得那么高的支持率。可这就是现实。”北京外国语大学负责美国研究的外交史专家托马斯·博克(Thomas Bork)对记者说。来自密歇根的托马斯,偏向于克里,认为他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并赞赏克里在税收和社会保障机制上的改革。

“仔细想想,你都觉得吃惊。一个不断说谎,不断圆谎;把经济搞得一团糟;时不时暴露丑闻的人,会获得那么高的支持率。可这就是现实。”北京外国语大学负责美国研究的外交史专家托马斯·博克(Thomas Bork)对记者说。来自密歇根的托马斯,偏向于克里,认为他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并赞赏克里在税收和社会保障机制上的改革。

这是11月3日,美国大选最后的计票时间。在北京的美国各界人士被美国使馆组织起来,观摩象驴之争的最后角逐。被采访的大部分人表示,他们更喜欢克里。

布什的胜利,从各方面表达了强势美国方式的胜利。一个共和党的支持者在攻击克里的文章中写道:“什么是美国方式,克里讲的那一套能算吗?不能!”美国方式是罗斯福的“步伐轻柔,手持大棒”,是约翰·肯尼迪的“别要求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是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或者是布什的“恐怖分子很快就会听到我们的回音”。

通常,在国内经济没有太大压力,社会发生较大动荡的情况下,美国人都倾向于选择强势的总统。这源于美国人对他们总统复杂的情感。《总统领导》一书曾经解释为何美国总统一职强烈地吸引美国人——对总统着迷的传统,从1789年乔治·华盛顿成为美国的首任总统以来就一直如此,这其中包含有倾慕、敬畏和惧怕等复杂的情感。各个时代按各自的英雄区别自己,在美国,头号英雄或恶棍便是总统。

小布什执政以来,从长相到头脑到他所奉行的政策,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嘲讽和丑化。政治漫画家特鲁多说:“我们这一行,布什可是个香饽饽,他要是落选了,我们可就垮了。”但无论怎样,布什果断坚定的形象,在现阶段依旧迎合了美国人对总统的期盼,对美国在世界上地位的强调。民意调查早就昭示,布什和克里之争是继2000年大选以来,又一次旗鼓相当的"马赛"。民众群情激昂,总统候选人摩拳擦掌。

在最近的历史上,美国有过几位未能连任的总统:1992年的老布什和1980年的卡特总统。福特总统也是如此,他并没有被选为总统,而是接任总统,1976年争取连任的努力付之东流。布什强大的宣传攻势,胜过了这些前任们。政治是一种感知游戏。政治家需要的是说服民众。美国普华永道的合伙人夏睿思(Machael Harri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选择站在布什一边。坚定的信心和乐观主义精神说服了美国人民。美国人选择了西部牛仔,放弃了美国绅士。继80年代末的里根政权以后,共和党人又一次踏上了连任的道路。

对布什来说,获得连任意味着,在政治生涯上他终于胜过了他父亲,被称为“历史上最伟大的青春反叛者”的心理动力也终于烟消云散了。既然竞选已经结束,既然他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够以全新的方式使用武力,他也不必再摆出“战时总统”的姿态了。

11月4日,在40分钟长的新闻发布会上,布什反复强调说:“我的目标是继续实现理想,超越党派界限,继续寻求共识。”回顾历史,每一位获得连任的总统在第二任期内都得为自己在历史上的地位而操心,他们还往往伴随着丑闻的掣肘。尼克松为水门事件所苦;克林顿为中东和平进程点灯夜战,为了给自己的历史写下浓重的一笔,同时又不希望莱温斯基也占上一小节;布什十全十美的典范里根,在第二任期内也由对抗转为跟苏联谈判,“伊朗与尼加拉瓜反抗军”丑闻也曾令他一度惊魂未定。

《新闻周刊》预言,布什的第二任期较第一个任期将会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在国际问题上:“他不会太激进,也不可能太激进,虽然他有51%的支持率。布什和他志同道合的单边主义者切尼在外交事务上的作为将会大受限制。伊拉克战争迫使他们在未来四年勒紧裤带。这也使得他在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上选择靠谈判来解决,顺从欧洲(在伊朗核问题上)和中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意思。”换句话说,一定程度的多边主义是必须的。

纽约市官员马里奥·科莫曾说:“我们像写诗一样竞选,像写散文一样统治。”布什对付恐怖主义可以使用诗意的语言,但对付预算赤字,写散文也过于浪漫。经济学家预测,布什的下一个四年,将被束缚在联邦预算赤字、恐怖主义和错过了长期经济扩张最佳时期的三重困难中。“我们的总统似乎正越来越在经济上变成一个低能儿。”

如果你能接受失败,那你就不会取胜

1968年的美国大选,尼克松以不到1%的领先优势赢得连任,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他提到了自己的竞选经历:在俄亥俄州,站在铁道边的一个小姑娘举着手写的标语“团结起来”,他知道这个国家需要听到关于合众、和平的抚慰的话语。但是后来他选择了偏右的路线,美国走向了分裂而不是团结。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两届任期内都由对立的党掌控国会的总统;在他的任期内反战运动如火如荼,有大学生,有律师,有老兵,甚至有老太太不惜以自焚来表达对战争的抗议;他也是第一个因为通过窃听、盗窃来掩盖自己的罪过而引咎辞职的美国总统。

布什在竞选中战胜克里,是一个没有细节只有远见的候选人战胜了一位没有远见只有细节的候选人。美国媒体评价说:布什也许是最不受外国人欢迎的美国总统了,他必须改变自己四肢发达、闷闷不乐、易怒、健忘的小男孩形象。

11月3日,克里在波士顿发表落选演说,支持者们坐在木制折叠椅上,他的一对女儿相拥而泣。克里的妻子很平静,好像从来没有梦想过成为第一夫人。克里身后的壁画上,1830年的议员韦伯斯特正在国会跟罗伯特海因就奴隶、州的权利和分裂问题辩论。“自由和统一,现在和永远,一体而不分!”这是韦伯斯特著名的宣告。克里也在说国家的团结:“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要寻找到共同目标,共同努力,不自责,也不责备别人,不动怒,也不要怨恨。美利坚需要团结,渴望更大范围的同情。”

按照惯例,总统竞选直到失败的一方体面地认输、获胜的一方收到祝贺之后才算结束。只是失败一方的演说更有机会令人印象深刻,因为他要总结他的竞选甚至他的政治生涯和他的理想。往大了说,落选演说是美国民主的一个核心方面——失败者没必要耿耿于怀,更不必动粗,因为竞选结果是暂时的,好的理念总归会取胜。1984年候选人沃尔特·蒙代尔溃败给里根,他对自己的竞选班子说,他已经从政36年,“每次胜利都包藏着失败的种子,每次失败也都包藏着胜利的种子”。

但是在落选演说中,克里没有点出会比他的这次竞选更有生命力的目标和看上去与对手互相冲突的理念。爱德华兹在演说中复述了他的主张,反复用到斗争、战役等字眼,克里只是复述了一系列问题:医疗,环境,科学,国际联盟和赢得反恐战争。

连任的总统内心都很希望能得到反对者真诚的帮助。11月3日,克里尴尬然而真诚地表达了向布什伸以援手的意愿,但是布什明确而机智地拒绝了。也许布什有一天会后悔的:如蒙代尔所说,每一场胜利都包藏着失败的种子。

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有着不同的胜败观。克里和肯尼迪这样的人期待胜利。他们的成长经历告诉他们,他们是胜利者。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可以接受偶尔的失败,而这偶尔的失败只是夹在不断的胜利之间的东西。克里的“雕栏玉砌”都还在:阔气的妻子、豪华的房子和几乎终身的马萨诸塞州参议院尊贵的位子。怀有最好期待的人能接受最坏的结局,做了最坏打算的人则需要用最好的宣言来对付那一团乱麻。共和党积极求胜的外表下是焦虑而不是自信。足球教练们爱说:“如果你能接受失败,那你就不会取胜。”

回顾历史,竞选失败者大多都没有选择再搏一回。虽然竞选失利并不意味着政治生涯的终结,休伯特·汉弗莱在1968年的竞选中输给了尼克松,后终老于参议员的任上。尼克松是个例外,他1960年在大选中败于肯尼迪,1962年竞选加州州长也没成功,但终于当上了总统。民主党的吉米·卡特1980年竞选连任失败后心灰意冷,后来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点,做起了和平大使专业户,1994年他前往朝鲜,2002年访问古巴,多次出访中东,2002年因“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努力寻求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冲突,推动民主和人权,促进经济与社会发展”,获得了该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在2000年的大选中输得不明不白的戈尔蓄起了胡子,其后一年间几乎销声匿迹,后来担任了洛杉矶一家投资开发公司的副总裁,并决定不再参加竞选,56岁的他似乎要将余生花在教书和著书立说上了。克里没有公开透露他的意向,只是在11月3日承诺他将继续在他已经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参议院奋斗,而2008年民主党很可能会推选希拉里·克林顿做候选人,参议员的位子也许将是克里政治生涯的顶点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