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海归1975

2004-11-19 13:07 2004年第46期
海外来人了。这是电影《铁道卫士》一句著名台词。那时海外来的是特务,要颠覆社会主义中国;如今海外来的是少妇,学成回国要为新北京做出新贡献。

海外来人了。这是电影《铁道卫士》一句著名台词。那时海外来的是特务,要颠覆社会主义中国;如今海外来的是少妇,学成回国要为新北京做出新贡献。

我管身高1米70以上从国外回来的女人,都叫“大海归”,因为她们高视阔步、高瞻远瞩、高知博学、高贵深奥,高处不胜寒,低处不凑合,一路高风亮节就从芳城园杀到客家园。

锡纸包鲈鱼,却包不住我那颗鱼儿离不开……开水的心。刚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艺术系回来的“大海归”问我:你怎么刚见我就结巴了?我说:因为一根鱼刺让我语无伦次。“大海归”津津有味吃着鲈鱼:这比丹麦的三文鱼好吃。不会吧,我说:三文鱼,可是由三种文化构成的鱼,鲈鱼哪有文化?吃点儿芦苇破草就能养活着了。“大海归”说:你这种话语形态我很难适应,我刚从国外回来,跟不上你的思路。我说:我从小到大没思路,只有叉路。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大海归”从某院校艺术系毕业,带着一身艺术细胞来我单位实习,当时她身材窈窕得让一帮轻佻的男人在潘家园对她远眺。在客家园饭桌上,我对她说:当时我把你命名为我单位的“典藏女孩”。她问:什么叫“典藏”?我说就是经典收藏。

她说:我哪有这么珍贵呀?我就是一普通女子。我说:就因为你普通,那么平易,却决不近人,笑迎咫尺之内,拒人千里之外,才使很多男人在报国无门的同时,追你也无路,只好跃跃欲试只能适可而止终止止步于前。

客家园餐厅典藏版的“岭南女儿红”,喝得“大海归”脸色绯红。她说:不行,要在北京求发展,必须得跟你学臭贫,我决定当你手下。别呀,我说:我起点这么低,你当我手下,那咱还不整天人在屋檐下?

丹麦盛产“雪魂冰魄”般的烧酒,水果酿造,将烈酒的辛辣与香果的清新绝妙契合,喝完了那股澄明之境陶渊明王维外加孟浩然绑在一起,都不是对手。“大海归”说,要把丹麦的酒运到国内,让我搞定关税。她还说,最好我们开一个北欧酒吧,由她全面料理,会有一帮“北欧海盗”蜂拥上门。

我心想这事儿再聊就大发了,人生的追求别一步就到位,我赶紧岔开话题:你应该不到三十,唐山大地震前后出生。“大海归”说:我二十九,1975年生。我说:锦瑟年华,锦绣前程。她说:可我不知道回国干什么?我说:很容易,请用丹麦语给我朗诵丹麦诗人威廉·汉尼森的诗句:地平线上挂着那红色刀尖的岁月,嬉戏的北极光归来,高贵的星辰描述,大地上闪光夺目的冰霜……

“大海归”说:诗人是丹麦文学院院士,生于法罗群岛。我说:你比较靠谱。她问:什么叫靠谱?我说:就是不没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