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建筑师们的金手指

2004-11-17 09:47 作者:钟和晏
最近,与艾未未等建筑设计师相关的又一个潮流事件出现在通州古运河支流的运潮减河河畔

张永和把享受现代生活品质定义为“干净”和“安静”

一个对那些追逐时尚潮流的人表示蔑视的人,本人可能恰恰是潮流的制造者,这样的逻辑关系并非不合情理。比如艾未未,在冯小刚充满阿谀的《我把青春献给你》一书中,他被描述成一个酷毙的人,当年他在纽约所崇尚的冷酷简约、裸露水泥墙的居室风格如今早已在北京蔚然成风。

最近,与艾未未等建筑设计师相关的又一个潮流事件出现在通州古运河支流的运潮减河河畔。古老的运河,挺拔的杨树,当你沿着绝佳的河畔风景一路向前,跨入一大片正在开发的别墅区后,你可以看到张永和、艾未未等名字出现在包裹着银灰色金属的铁皮屋子上,巨大的字体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这个名为“运河岸上的院子”的别墅开发项目中,建筑师张永和担任总建筑顾问,艾未未则是艺术总监。仅仅从案名本身,一种本土文化、院落符号的意味就已经传递出来。在这里,全部建成之后的208幢两层独立别墅将会呈现出一种院落围合的中西混合样态,而且无一例外是灰色外观,让人联想起四合院建筑的传统灰色。

一位现场销售人员说:“我们的灰色不是后刷的,而是烧烤的混凝土砌块砖自身的颜色,而且砖的砌法和恭王府等老建筑一样,全部是1/4砌法,工艺相当复杂。”

“运河岸上的院子”并不是目前北京市场上惟一带有中式建筑语言的院落式项目,在经过了极度膨胀的“欧陆风”西式别墅开发之后,作为北京建筑文脉的四合院似乎开始以一种新的状态复兴,而满足消费者回归本土建筑的需求又成了一种潮流趋势。

艾未未说他对潮流变化完全没有兴趣,在他看来,所有的潮流无非是让大多数人放弃思考的可能性而已。对于追随潮流变化的人来说也许如此,但是一个占地面积336亩的项目被推向市场之前,没有人会不认真加以思考。

“运河岸上的院子”的开发商泰禾(香港)集团的副总裁沈琳说:“消费者其实是走在最前面的,开发商和设计师的觉醒首先基于消费者的觉醒。应该说我们是在冷静分析了北京别墅发展势态之后,较快地把握了消费需求的变化,作出这一吻合潮流趋势的案例。”

张永和是为这一项目定下了宁静平和的灰色基调的人,他所思考的问题是——富人在郊区到底要怎么居住?他说:“基于我们对生活本质的了解,今天在城市中生活的人们接受的非视觉信息实在太多了,被动地接受着一种让人烦躁的氛围。一般工作的人在家的时间除了睡眠也就两个小时左右,我们把享受这两个小时的品质定义为‘干净’和‘安静’,这两个‘JING’决定了整体的建筑风格和色调选择。”

在别墅区中,正在规划的十二大宅院是近年来常见的地产与建筑艺术的联姻,即邀请12位国内外的建筑师,每个人通过建筑围合院落的手法来营造不同主题的个性化住宅,其中包括张永和、艾未未等已经完成的院落设计。

张永和以“智趣”来命名他的创作,他认为那是一个在最自然的状态下享受家居生活的场所。空间设计依赖着时间的流动,比如光线的四时划分、季节的变化都在空间里找到答案。

向来被称为“前卫艺术家”的艾未未这次在作品中考虑的是如何用最基本的方式来提供一种最佳的空间可能性。不同的人对房子的空间运用有着不同的方式,如同设计一种游戏,好的游戏规则将来会使玩的人乐趣横生。

“运河岸上的院子”目前还没有公布最后的开盘价格,预定价格在每平方米1500到2000美元之间;毫无疑问,这将是这一区域最昂贵的项目。毕竟,通州区向来不是传统的别墅开发区,普通住宅的售价仅仅3000到4000人民币左右。

沈琳将别墅西区面积8万多平方米的河堤公园以及0.33的容积率等硬性指标作为她决定项目售价的基础,但她认为,建筑本身所蕴涵的艺术含量同样是一种价值。

艾未未也将“运河岸上的院子”视为一个有设计的产品,他说:“设计师无法把生活设计到位,但他也许可以启发别人一种更加自由生活态度和理念。如果一位建筑师能够提示出一种新的居住可能,确实是件好事。”

由此看来,由于知名建筑师和艺术家的介入,如今建筑的艺术含量正在转化成市场本身或者说产品价格的含金量,也许,这也同样是件令人欣慰的好事。

艾未未:我代表了这个时代所有的缺陷

三联生活周刊:有人认为目前中国人想找一个基本的合理居住空间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你是否认同这样的观点?

艾未未:从目前市场上所流行的大多数居住方式来说,确实非常糟糕。卖者经常用最廉价的价值在推动产品,到处说你是与权利、与财富为伍,你的身份地位会和别人如何不同,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无耻的状态。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你住在一个社区里,你会希望这个社区有什么样的名字?

艾未未:我只是不希望它有一个价值取向很强的名字,比如巴黎或者罗马的什么地方。这种价值取向在我看来实在是非常下流的,因为它根本就不尊重你个人的价值,不尊重你生存的真实性。我觉得人当然需要梦想,但不能把梦想降低到我的梦想就是我的现实。梦想比较廉价的时候,我管我叫戴安娜,叫查尔斯,那还不如把自己叫狗屎好一点。狗屎大家还知道什么味,戴安娜那种一头撞到柱子上的感觉不是那么好。所以两个都不要叫,就叫自己。

三联生活周刊:在你看来,家的概念是什么?

艾未未:家就是让你感觉舒服的地方,你愿意多呆一会的地方。如果有个人觉得呆在酒吧让他舒服,那么那一刻,没有别的地方更是他的家。一个人的需求是非常复杂的,最终有一个家庭、社会的平衡。一个人应该怎样在社会上生活,这里面包含了对知识、精神价值和生活品质的认识。如果离开了这一切,家是个什么东西,四堵墙而已。只有我们认识到我们是谁的时候,才能弄明白家是什么涵义。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你设计的房子适合什么样的人居住?

艾未未:我觉得它适合对自己非常自信、对生活追求很诚实的人。它不适合仅仅追逐潮流,忘记自己是谁的人。所以我在设计中尽可能留有自己的空间,运用好逻辑的空间关系,依赖建筑本身的力量。我始终认为我们应该回到基本的问题中去——你是谁,你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设计房子时提到一种有趣的生活态度,在你看来,生活的乐趣体现在哪里?

艾未未:乐趣体现在能够忠实于自己的真实感受,而不是别人打高尔夫球你也打高尔夫球,别人打棒球你也打棒球。乐趣有可能是你出门遇见的第一棵小草,或者树上飘零下的树叶或者一声鸟叫,我觉得完全是你自己的感受能力。但是在现代社会里,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感受能力?到底有多少人尊重自己的这种感受能力?又有多少人是通过自己的视觉触觉还是通过媒体的引导?其实,一个人即使生活在最普通的空间里,甚至非常简陋的空间里他也可以有很好的生活。相信当所有的浮华都不存在的时候,你所有的社会关系都不存在的时候,你仍然能感受到乐趣,这种能力才是本质。

三联生活周刊: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你必须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盖房子,或者说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

艾未未:从当我知道生活的涵义是什么的时候。我很小就很自立了,我8岁时候就必须把我的被子拆开洗干净再缝好,我发现我的被面已经缩水变小了,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到了生活的奥妙。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你下一刻马上离开人世,你会怎样总结你的一生?

艾未未:如果在我墓碑上刻一行字,那就是——一个经典的人格分裂的人,他代表了那个时代所有的缺陷。这是事实,我觉得我作为一个人我的行为应该有怎样的逻辑,但实际上,作为一个生物在这个世界上度过这一片段,人所能控制的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平常说把握自己,把握这个行业,其实这都是假象,它非常缺少完整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