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正文

2004年美国大选

2004-11-11 13:16 作者:薛巍
美国大选的最后一周,布什与克里马不停蹄地奔走于各州之间,都希望往自己的口袋里捞更多的选票。在决定命运的最后关头,每一条新闻出来,双方都盘算它会对大选产生什么影响。10月24日,克里说伊拉克350吨炸药的丢失是布什领导无方的又一佐证;布什回敬克里没有原则,只对当天的新闻头条负责

美国大选的最后一周,布什与克里马不停蹄地奔走于各州之间,都希望往自己的口袋里捞更多的选票。在决定命运的最后关头,每一条新闻出来,双方都盘算它会对大选产生什么影响。10月24日,克里说伊拉克350吨炸药的丢失是布什领导无方的又一佐证;布什回敬克里没有原则,只对当天的新闻头条负责。10月25日,最高法院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生癌住院,双方立即开始谈论下一任期内有可能出现的职位空缺。10月28日,来自克里家乡的波士顿红袜队完胜来自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红雀队,而布什说,他对在密苏里州拉得选票是抱有很高期望的。

10月29日,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播放了一段录像带,“基地”组织一号头目本·拉登在录像中对美国人发表演说,谈及他在2001年对美国发动“9·11”袭击的原因和结果。他批评布什政府反应迟钝、腐败,美国人的安全不能依靠布什或者克里。在大选前4天公布的这盘录像带显然会对选民心理造成影响,美国维吉尼亚大学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拉里·萨博托说,“这肯定有利于布什,但我不知道力度会有多大”。另一位历史教授说,美国有句谚语,叫“打仗的时候不要更换战马”,这显然对布什会有利。

70年前,罗斯福对美国人说:“我们惟一需要恐惧的只是恐惧本身。”而今年,在美国充斥着“恐惧本身”。2004年的大选事关每个美国人的安全问题,这种担心肯定会在投票时表现出来。竞选双方的广告也瞄准了美国人的恐惧心理:布什一方的电视广告里,一匹狼正在穿越树林,画外音说软弱将招致攻击;民主党的广告画面是一只鹰和一只把头埋在沙子中的鸵鸟,画外音问,在这紧要关头,难道美国人不该再做一回雄鹰吗?

恐惧心理在战时的选举中总是对现任总统有利。1864年南北战争期间面临谋取连任的林肯总统说得非常精当:“绅士们,我不会总结说我是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人,我只提醒你们一位荷兰老农说过的话:过河的时候最好别换马。”不管是荷兰谚语还是美国谚语,打仗还是过河,“不换马”理论,显然是在民意调查中布什一直领先于克里的原因。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虽然耗资巨大,看不到终点,但是他成功地将对外战争、反恐与美国公民的个人安危联系起来。共和党全国大会的主题就是:要么把票投给布什,要么面临生命安全没有保障。

从里根到布什,一直以来,共和党人推崇的都是信仰坚定、出言直率的领导人。共和党领袖不必博学多才,也不必是一个常常自省的人。但他一定得对美国在世界上的特殊地位有清楚、郑重的认识。相反,民主党人更强调有知识有思想的领导品质。他们认可受过良好教育、理解复杂局面的人。共和党的总统凌驾于执行人员之上,布什和里根因超出常人的精神品格而区别于整个团队,靠着这种精神品质,他们设定、调整目标并在危机关头依然镇定坚决。民主党的总统更像处理日常事务的部长。民主党的候选人,从卡特到克林顿,戈尔和克里,都是精通政府各部门事务的人。美国选民要考虑他们需要什么类型的总统,是靠他的精神来领导的共和党总统还是靠他的判断力来领导的民主党总统。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周日我驾车去乡间出游,路上看到了狂怒的公牛,眼前是宽广的山谷,视野内一幢房子都没有。开车回家的时候,交通越来越拥挤,人越来越多,我越发感到自然景观对我们的政治观点和世界观的影响。来自人烟稀少的西部和南部的政治家更倾向于拥护自由、自治和个人主义的政治立场;来自人口稠密地区的政治家更倾向于拥护公正、宽容和互相依赖的政治立场。”很难说来自南方的布什持有的是自由主义的政治立场,不过比较而言,克里确实更强调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国际合作,在国内问题上他也更加灵活。

克里阵营的竞选口号几经变化,最初是“让美国重新成为美国”,后又曾改为“让美国更强,在世界上更受尊敬”等等。一个月前,民主党人一律这样抱怨:“布什只有一个高参,但是他是一个天才般的邪恶人物;克里有数千名高参,不管他们是否邪恶,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天才。”现在看来,这千把人不多的功绩之一,就是确定了一个新的竞选口号——“给美国一个新起点”。

也许克里如果获胜就要大大归功于这句简明扼要的口号,虽然它读起来不太上口,但却非常得民心。当克里把布什刻画成一个欺诈成性或者愚笨无能的总统时,他取悦了那些瞧不起布什的民主党人。而“新起点”这一口号使选民把票投给克里的同时,又不必加入仇恨布什的阵营。不管一个人如何看待伊拉克局势、就业或者医疗问题,“新起点”是个好字眼。

布什本来可以在拒不承认错误的同时,表露自己在下一个任期内改变对伊政策的愿望,暗示自己会采取“对伊新思维”。但为了使自己区别于克里的朝三暮四、出尔反尔,他一贯强硬,拒绝作国内外政策上的任何改变。

克林顿出面拉选票的时候,正是抓住了布什阵营自设的困局,高喊“布什只会恐吓美国人,而克里许诺了光明的未来”。没有预先许诺一个适度的变化,布什给选民们的印象就是,把他留在白宫带来的只能是一成不变。提供一个新的起点对新一任总统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而这也已经足够克里入主白宫的了。

在外交政策上,克里跟布什的争论被视为自由主义跟国际主义两种价值观的争论:布什说到要建立的世界,首先就是要扩展自由,一个各自独立的世界,每个人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在自己的国家决定自己的命运,自由的人们和谐相处,不需要政府权威的统治。克里希望建立的世界是一个联合、多边合作的世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共同消除分歧、解决问题,以为冲突各方可以放下冲突和己方的利益,共同应对邪恶势力的全球威胁。布什相信各个国家可以自立,独立发展自己——前提是美国提供第一推动,推翻其国内的专制统治等等。克里则强调,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各自为政,国际社会需要协作,确立规范,遵循国际法。克里说:“让伊拉克人相信美国对伊拉克没有长期构想是成功解决伊拉克问题的关键措施”,这表明他将为美国从伊拉克撤军制定时间表。

布什和克里究竟谁当选之后会更快、更早地从伊拉克撤军?就此有多种推测,结论都是布什连任后会早日撤军。《New State》杂志认为,克里的灵活性会比布什还小,因为克里当政,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不会像布什当政下的民主党那样支持总统。法国《费加罗报》认为布什当选的话,四年内没有竞选连任的压力,能更从容地行事,有可能早日撤军。英国《每日电讯报》则认为克里生怕别人指责他懦弱,不会尽快从伊拉克撤军。

决定这次大选谁会获胜的头号问题是战争,安全最为美国选民所关心。布什很清楚这一点,在爱荷华州演讲时他说,“为了避免跟恐怖分子在美国本土动武,我们将在国外跟恐怖分子决战”。他对战争的强调,正是说“不换马”为好。

布什:一个CEO的得与失

8月份,10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公开赞成克里的经济政策设想,其中包括1970年获奖的萨缪尔森和2001年获奖的斯蒂格里茨。56位哈佛商学院在职或退休的教授发表公开信,指责哈佛商学院75级毕业生布什减税的同时又增加开支的政策。

美国《新闻周刊》的专栏作家乔纳森·阿尔特说:“归根结底,大选就是决定是再次雇用还是解雇现任总统。选民就像股东,他们必须检查现任经理的经营情况,判定他的表现。”布什是美国历史上首个拥有MBA学历(1975年在哈佛取得)又做过公司CEO的总统。因此从风险管理、财政、国际业务、人力资源和战略计划等方面评估他四年的所作所为是布什能够理解的做法。

风险管理:运营总监的首要职责是促进公司的繁荣。这意味着在努力扩展业务的同时,要保证公司的支付能力和声誉,有效地应对市场的变幻莫测。然而布什及其副手切尼令公司声誉蒙受了风险:他们说减税不会掏空国库反而会促进繁荣;对伊拉克发动战争会将中东变成民主的登陆点而不是恐怖分子的发源地;可结果是,布什除了在“9·11”之后做出的快速反应之外,对其他风险的估计都出现了偏颇。

财政:财政状况比较复杂,选民们会难以判断。目前主要的经济指标是:失业率5.4%,不算太差,利率仍然是历史上较低水平,通货膨胀也被遏制了,但是90年代一直在减少的贫困人口数量有所回升,失业的绝对人数近百万。每一位战时的总统都会提高税率以支付军费,布什不增反降。赤字占GDP总值的4.5%,没有20年前的6%那么高,但是四年花费了8000亿美元,对哪个公司来说都不是个小数。

国际业务:“9·11”之后,布什全力消灭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但是后来发动了伊拉克战争,以致无法派出更多的力量追捕本·拉登。布什向阿富汗派出的军力只有驻伊美军的1/10,而且在伊拉克发生了虐囚事件,也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千多名美国士兵丧生。自2003年3月入侵伊拉克以来已经花费了2250亿美元,相比之下,1991年海湾战争的成本90%由盟国承担。

人力资源:布什进行了比较重大的教育政策改革,自2000年起教育投资增加了65%。医疗成本四年内增加了36%,但是没有照顾到4500万没有医疗保险的人口。

战略计划:布什在环保问题上所做甚少,在全球变暖和保护湿地等问题上没有表现出领导力。布什希望增加石油供应,转向开采国内主要是阿拉斯加的石油资源。此外,大幅度投入核能和氢能的研究,经费预算超过10亿美元。但他没能通过能源法案,部分原因是对大能源公司等利益集团做了交易和让步。

布什在没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况下拒不认错,拒不按照形势的变化及时调整政策,很多盟国也已经背弃了美国,他令美国声誉受损,国库亏空,这是众多媒体指责他转而选择克里的主要原因。

克里的新起点

参加过越南战争的克里1982年当选为马萨诸塞州副州长,1984年竞选联邦参议院议员成功,成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克里有做律师和联邦议员多年的经历,在内政、外交和国防事务方面经验丰富。《波士顿环球报》从克里漫长的从政经历中挑出三件事来说明他的能力和追求。1984年,克里还只是马萨诸塞州的副州长,就已经对刚刚出现的酸雨问题感兴趣。他横穿欧洲调查取证,在那里看到工业污染给德国黑森林和很多历史古迹造成毁坏,把收集到的资料带到六位新英格兰市长和加拿大总督面前,达成了关于酸雨控制的第一份国际协定。这份协定成了1990年的“空气洁净法案”的蓝本。

1997年,“9·11”事件四年前,克里总结自己领导国会国际组织委员会的工作体会,出版了《战争新形态》一书,在书中描写了冷战结束后全球形势的变化,认为安全上的威胁将更多来自犯罪组织而不是某个国家。虽然该书集中讨论的是毒品集团和俄国黑社会,但克里也强调了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威胁,号召国际社会联手打击之。克里说:“我们是世界打击犯罪组织天然的领导者,我们必须先认清新犯罪组织的规模和复杂性。”

在大选之年,克里提交了全面详细的能源自给方案,而且说明了能源短缺对国际安全的负面影响。《波士顿环球报》认为,克里不仅不是一个立场不稳、不够果断的人,他的行动显示出了他稳定踏实的世界观。

在接受《滚石》杂志专访时,克里对自己当选后将要着手做的事按优先性排了次序:首要的是让美国更安全,处理核扩散问题;其次是创造就业机会,处理财政问题,让美国变得更强大;第三是照顾美国人的医疗健康;第四是教育问题;第五是环保问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