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准入制度只是一个开始

2004-09-23 13:32 作者:朱步冲 2004年第38期
专访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忠华教授

——专访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忠华教授

三联生活周刊:请问在刚刚结束的沈阳全国2004年器官移植研讨会和维也纳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上,专家们在推进中国器官移植的制度化方面达成了哪些意见?

陈忠华:在沈阳会议上,只是卫生部的黄洁夫部长以个人名义做了一个涉及器官移植伦理学与法制化的报告,专家还没有就此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在参加维也纳会议的3350名各国代表中,有47名中国大陆方面的专家。理事会就中国器官移植中存在的严重非法买卖现象提出了强烈批评,我个人在沟通中强调,虽然我们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些个别现象绝对不代表中国社会与政府的实际情况。

三联生活周刊:请问您是否参与了正在酝酿推敲中的《器官移植准入制度》的制订?如果有,能否描述一下您具体负责的范围?

陈忠华:现在有些媒体舆论非常心急,把正在由专家讨论的医学标准,或者法规的草案,当作已经或正在成型的法规法律,这是非常错误的。这个制度的制订必须由国家卫生管理部门作出决定,我们学术团体只是给出自己的意见,我们没有实施决定的能力。媒体中提出的所谓“自愿捐献,知情同意,自主决定,非商业化,公平公正”这些个标准不过是国际上针对器官移植问题的一些共识。我们现在只有一个管理条例,就是在长沙、北京会议中指定的脑死亡诊断标准,这还是一个讨论稿,没有形成条例或立法。而在器官移植的管理方面,更没有任何公开条例。我个人认为,如果要实现器官移植的制度化,就需要做到“四化”,制订出四种法规,四个法规是指脑死亡判定标准与条理、包含准入制度的器官移植管理条例、器官捐献管理条例和器官移植伦理学指南,四化是合法化、公开化、国际化与正规化。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国家立法与加强监管。

三联生活周刊:有些专家认为,未来规定的器官移植准入制度应实行脑死亡与心脏死亡双重标准,请问这个双重标准对于器官移植的监管与实施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忠华:这个双重标准其实上是一个医学判定标准,人可以自由选择接受脑死亡或心脏死亡为死亡标准。比如我们同济去年就做了一例,一位深度昏迷、利用呼吸机维持生命的病人家属表示选择脑死亡,新标准也算是完善了器官移植的伦理基础。只要器官来源非法化,那么我们就无法做到管理公开化。

三联生活周刊:卫生部近日作出决定,考虑将三甲医院评定与是否能做器官移植脱钩,请问这个决定将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整体医疗水平和监管有什么影响?

陈忠华:器官移植确实不应该成为评判医院水平的标准,许多医院为了评级,自己,或者聘请专家做了一两例移植就不再做了,评上后一旦有人要求手术又不拒绝,这样的恶果是自身的医疗水平根本没有得到持续发展,也损害了患者利益。

三联生活周刊:“推定同意”原则对于器官移植制度化的作用是什么?中国需要作出那些努力,才能达到实施这一原则的要求?

陈忠华:推定原则的核心是,只要患者符合脑死亡标准,那么除非他生前在某些政府管理机关登记做出声明,就假定他成为了器官志愿捐献者。实施这个制度的国家主要有新加坡和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它最大的益处就是容易管理,并能够实现器官资源利用的最大化。不过这个制度距离中国还是很远,近期内根本达不到,这不仅是国家最高立法机关没有出台规章制度的缘故,更是因为中国社会大众的自主捐献意识还达不到这些国家的水平,需要政府对民众经过长时间的教育和宣传,才能考虑推定原则的实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