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那小子有两条蜡笔小新眉

2004-08-16 10:59 作者:小于 2004年第32期
今年秋冬,围巾还会流行回来,只是许文强不见了,取代他的是一群韩国年轻偶像集团

电影《那小子真帅》海报

今年秋冬,围巾还会流行回来,只是许文强不见了,取代他的是一群韩国年轻偶像集团

现在30岁上下的人,一定都记得高中时男生最时髦的打扮之一就是围了长长的白围巾,穿着军大衣,然后扎堆儿站在操场上抽烟。《上海滩》里许文强的白围巾集中代表了他们眼里的男性魅力:白色象征着情操上像鸽子一样纯洁,围巾的形状与运动线条衬托出举止上的潇洒,关键是带上它,仿佛自己离许文强也近了些。也许这些男生上课时走神,恍惚间以为自己就是许文强了,把课堂当成了风起云涌的上海滩。许文强是港台电视连续剧第一波高潮,是我们的第一位偶像。

今年秋冬,围巾还会流行回来。敢于如此预言,是因为韩国热门电影《那小子真帅》里差不多人人脖子上都围了条围巾,长长短短,各种花色。这些围巾以独立的美的意义存在,它跟季节没有关系,跟情节没有关系,只跟美和引起模仿有关系。围巾的功能,仿佛宋承宪的衣服一样:宋承宪扮演的超级无敌美少男智银圣自幼丧父,母亲也离开了他,《那小子真帅》中没有交代他还有什么经济来源,但他除了校服就没有穿过重样的衣服。

少女韩千穗其貌不扬,家境一般,只因为不慎意外吻到智银圣的嘴,就此被忠贞的智银圣当作老婆看待,引起其他高中女学生的嫉妒。这故事完全是位普通少女在课堂上或者晚睡前的春梦,智银圣符合梦中情人一切标准:又帅又酷又能打,还有钱。这场梦做得忽忽悠悠,时断时续,想到哪里算哪里,但仍有重心——一切以衬托韩千穗灰姑娘般的命运和渲染智银圣的魅力为目的。

如果就电影本身而言,《那小子真帅》可真够糟糕的,幼稚的对白,拖沓冗长的情节,卡通式的表演,跟吃不完的糖葫芦一样,吃到最后牙也酸了,心也烦了。这部电影的底子就弱,它改编自同名热门网络小说,小说写得拖拖拉拉,完全不成个章法。导演李焕庆没有郭在容的功力,郭在容楞是把一部拉拉杂杂的网络小说《我的野蛮女友》收拾成了动人的爱情故事,比原著好不知多少。而李焕庆也就是串糖葫芦的水准。

不过,我如果正儿八经评论这部电影的艺术水准才真傻呢。虽然不至于像那些韩国女高中生一样看见宋承宪就尖叫,但我也可以用一种长辈似的、溺爱的眼光看看青春美少年,兹当是养眼,同时了解了解更年轻一代的审美是啥样的。两种眼光一定会得出有差别的结论,比如被宋承宪迷倒的少女会说他有两条浓眉,而我看来,不过是两条蜡笔小新眉毛。但一样都是享受感观。而这正是《那小子真帅》的真意所在,也是像《流星花园》这类偶像影视作品的真意所在。

如果离远一些看这部电影更有意思。其实这样一部电影能成热门,几位韩国偶像功莫大焉,他们吸引的不止是韩国本土的观众。韩国的艺人目前在亚洲风头差不多是最强劲的。不仅中国,亚洲老牌电影强国日本也被韩国偶像裴勇俊征服。连小泉首相去韩国出访,也希望能见到他。考察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电影工业水平如何,最简单的指标是看该地区偶像获得的认同度。比如,美国的偶像一出来,全世界影迷尖叫;日本、韩国的偶像一出来,至少东南亚地区的拥趸会尖叫。以今时今日韩国偶像地位来看,韩国电影工业在亚洲的地位可见一般。

再远一些看,联系到《丑闻》、《杀人的回忆》、《老男孩》、《撒玛利亚女孩》等等,就能明显看出韩国电影丰富的层次,各种观众都能找到自己想看的电影。丰富性,是一个完善的电影工业所必须的,也是中国电影目前最缺的。也许是因为文化上有相似之处,也许是地缘的关系,韩国电影常常被当作中国电影的一面镜子,连张艺谋导演也说中国电影要向韩国电影学习。其实何止韩国,现在泰国电影都开始往上走,中国电影如果不紧  两步,恐怕过几年就又多了一面镜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