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做欧美歌星演出,没谱!

2004-07-29 09:17 作者:王晓峰 2004年第29期
只要你愿意支付一笔昂贵的费用,任何大牌明星来中国都易如反掌,问题就在于谁愿意为他们来华演出买单

惠特尼·休斯顿

当梦想一直实现不了的时候,有时候就会变成一个迷信。从我们一点点了解欧美流行歌星开始,几乎就产生一个个梦想,能亲自看他们一场演出,或者把他们请到中国

这个梦想曾经跟我们越来越近,甚至歌星们的一条腿已经插了进来,但却擦肩而过。终于,梦想一点点成为现实了,洛克塞特、空气补给、男孩到成人、理查·马克斯、里奇·马丁、莎拉·布赖特曼、玛丽亚·凯里,这些腕一个比一个大,还有更多的腕来中国演出看来也不是痴人说梦。惠特尼·休斯顿来了,至少可以填补最顶级的巨星来华演出的空白,而且也能证明多年来人们梦想变成迷信再由迷信变成现实后的结果究竟是什么样子。

其实,只要你愿意支付一笔昂贵的费用,任何大牌明星来中国都易如反掌,问题就在于谁愿意为他们来华演出买单。高额的出场费把很多演出公司吓回去,但无法阻挡的是,会有越来越多最顶级的歌星接踵而来。

1994年,洛克塞特乐队来中国演出,让演出公司大赚了一笔,随后很多演出公司都开始做欧美歌手演出,结果,一路赔下来,最后,演出商一谈做欧美歌星演出就开始肝颤。

那么,这次保利公司为什么还是要把休斯顿请过来呢?为此,记者采访了保利文化艺术公司演出部经理王成先生,虽然很多公司都在回避欧美歌手的演出,但是王成告诉记者,他们运作休斯顿的项目已经长达5年多,今天终于变成了现实。这个王成就像《英雄儿女》里的王成,人在阵地在,就一定要把最大的腕请过来。

“1998年就开始想做惠特尼,想做大牌歌星,那时候就想做。这次成行,实际上是去年就谈妥了,当时计划去年八九月份来中国,但由于‘非典’只好改在今年。”王成说。一个项目谈了5年,这期间很多变化也让王成对这次演出很有信心,他当时想做的歌星包括休斯顿、席琳·迪翁、玛丽亚·凯里。“他们三个人的出场费都不低于100万美元,这个天文数字对中国任何一家承办方来说都打着问号,欧美歌手虽然有些市场,但是承受能力达不到。5年之后,惠特尼的出场费下来了一半。”每场50万美元的出场费,一行42人的庞大演出团体,在中国演出两场,巨星就这么来了。

但这是一次走钢丝一样的演出,不容许有任何闪失,因为中国演出公司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休斯顿的演出成功,那么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请顶级歌星来中国演出会成为一个指标,即唯有最顶级的人来才能保证上座率。一旦失败,那么中国所有演出公司在自己的演出立项书中将把欧美歌手演出这一页撕掉。

王成说:“欧美流行音乐一直市场不好。”为什么不好?其实最简单的一点就是这些人在中国都缺乏群众基础,虽然我们隔岸观火的时候觉得这些歌星名气震天响,可是中国的市场就是不认。“港台做滥了,需要新的因素进来,前几年欧美流行音乐演出市场离大家比较远,现在进来酝酿着一种成功。”王成这样分析欧美演出市场,他想用最大牌的歌星刺激一下市场,但他同时也在为这个没谱的市场感到困惑,他在采访时说的频率比较高的一个词就是“没规律”。他说:“如果这个人在国际上正在走红,你把他请来,发现中国人都不知道他,市场不认,肯定赔钱。中国人有个习惯,认牌子,不认人。比如麦当娜,她的名声虽然不好,但是她来,大家去可能不是为了听歌。中国市场是这种状态,特别不正常,而且不成规律,这一点在古典音乐演出市场上特别明显。这个市场是不是真正的市场,市场的水分究竟有多大?很多人都是冲着人的名气来的,做欧美演出的公司都很困惑。”

很显然,王成认为他摸出了一点规律,那就是做名气,以适应中国这个没谱的演出市场。“中国人认知的程度和国际上认知的差别很大,歌星的唱片进来的比较晚,普及比较慢,没有很同步的传播渠道,他再好,只说出他的名字还不行,一定要让音乐进来。结果,现在中国人接受他们的音乐是恰恰是他们走下坡路的时候。”也许时间差就是王成认为的规律,歌手走下坡路,出场费降了下来,刚好这时候中国的演出市场培养出来的。他认为休斯顿的知名度本身就是号召力,不管是通过音乐、文字还是电影的传播,几个要素构成了她市场成功的基础。所以,他很看好这次演出。

如果按中国人接受程度和习惯来看,一个欧美歌手在中国演出必须同时具备如下条件才能成功:知名度非常高,有至少5首以上的歌曲是人们比较熟悉的,他的音像制品能在任何一家音像店里买到,他在欧美曾经最红但目前已经走了下坡路,这5个条件缺一不可。比如理查·马克斯和里奇·马丁,他们只有一两首歌曲被中国人熟知,所以他们赔钱。空气补给有至少10首歌非常流行,但是他们在中国没有知名度,所以他们赔钱。莎拉·布赖特曼几乎没有一首能被人记住的歌曲,所以他们赔钱……看来,只有惠特尼·休斯顿同时具备上述条件,如果她在中国演出还没有上座率的话,那估计就没什么人适合中来中国演出了。

这才叫耍大牌

现在明星流行耍大牌,所谓耍大牌,往往是感觉自己特了不起,目中无人,对待媒体和追星族有怠慢和不礼貌的行为。现在的明星名气和耍大牌的程度成正比例,似乎唯有耍大牌才能证明自己的牌大。多大呢?像天高地厚那么大。

不过,当我看到了即将来华演出的惠特尼·休斯顿的演出合同之附件合同后,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耍大牌,那些靠怠慢媒体和追星族的做法简直是不值一提的小儿科。

该附件合同A4的纸有15页,共分三部分,包括商业要求、技术支持和饮食与化妆间。从内容上看,似乎不像是一个经过律师起草的文本,更像是从事实经验中总结出来的,所以不是很规范。甚至更细节的内容也没有完全体现出来。比如,几年前我接待过日本歌星酒井法子,她来之前,经纪人公司传来一份长达八九页的传真,里面包括了酒井法子喜欢吃的食物、喝的饮料,不喜欢吃的食物、喝的饮料,喜欢听的话和不喜欢听的话,不能问她什么方面的问题等等。就这点破事居然能密密麻麻写了八九页,这只能说明一点,人家真把自己当人看。

显然,一流巨星休斯顿女士在这方面还不如酒井法子,但从这个附件合同上,也不难看出,演出经纪公司对待艺人以及台前幕后工作人员的权益保障是非常细致的,唯有这样,才能做到让自己的权利最大化,创造一个良好的演出环境,因为任何细节问题都可能导致扩大成演出灾难。所以,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都要有文字表述,为了不会在演出过程中出现麻烦,以及出现了麻烦之后可有根有据地解决。

在商业要求部分中,制作方(艺人代理公司)对艺人的广告宣传作出如下规定:“艺人在所有媒体宣传中占有为一绝对广告主体。”而且要求其他名字或肖像不能以突出的形式出现,不得在同一行位置上与休斯顿的名字一起出现。用通俗的话讲,宣传时候一定不能喧宾夺主,这种做法目的无非是让人们知道,在某一时空内,只有一个人。还有关于取消演出的解释:“制作方有权根据其独有的判断而取消协议。”什么叫“独有的判断”呢?那就是制作方凭借自己的经验判断出这演出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会挣不到钱,那还不如趁早结束,避免损失。而且演出前30天提出终止协议,还不负任何责任。从这两点不难看出,制作方对细节的考虑很周到。

在很多演出中,我们常常听到广播喇叭里反复播放“严禁携带易燃易爆危险品进入场地”,那么休斯顿的附件里怎么写呢?“严禁携带各种玻璃瓶、易拉罐、爆竹、烟花、录像、照相器材。”这看上去和我们通常的规定差不多,但它强调了两方面,一是人身安全,二是版权安全。人身安全,应该是保安、公安部门的工作,但是它在艺人的演出协议中加入进来,强调了艺人人身安全的重要性,因为艺人受到伤害会找出相应条款,真出事了可根据规定获得赔偿。而版权方面的问题一向是我们不重视的,在这份合同中,涉及版权的条款多达六七处。

最有趣的是食品和化妆间的要求,化妆间干净、明亮不必说,但是它提醒一定要有至少两个110伏、60赫兹的电源插头,因为美国的电器电压和中国不一样。合同中规定,各种化妆间加一起至少有7个,就休斯顿的化妆间来说,桌子上必须有台布,碟子必须是陶器的(这一点请她放心,中国是陶器之国),餐具必须是银制的,铜的铁的或合金的都不行。而且入口的食品,能盖上的必须都盖上(好在她不吃火锅)。至于休斯顿化妆间里该提供哪些食品,我数了数,涉及到的食品有43种,这些东西对于希望保持自己身材的她来说,肯定是个浪费,但是吃不了看着它摆在那里也舒服,谁让自己是大牌呢,更何况这个化妆间里还有别人。

休斯顿女士从她一踏上中国的土地起,就必须乘坐奔驰S级600系列或宝马740,另外还要配备一辆给乐队的汽车或者两辆15人的面包车,这还不算,这些汽车必须有防弹功能,不然她就有可能重演电影《保镖》里的那一幕,万一有个杀手出现该怎么办,要像保护总统一样保护艺人。

反正从这个附加合同的规定看,你想让我们来演出,那你就把该做的事情必须都做好,在这个细节决定成败的年代,一切都要细致入微。只有这样,休斯顿女士才能顺利地站在舞台上,扯着她的嗓子冲到来的观众唱出:“我将——永远——爱你——”废话,都把你伺候到这份上了,你不爱我们我们能答应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