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萨达姆:聚焦审判日

2004-07-29 09:16 作者:蔡伟 2004年第29期
美国《新闻周刊》对首次审判日作出了并不乐观的评价

2004年7月2日,在伊拉克巴格达,萨达姆在重兵守卫和严格保密的情况下第一次出庭受审

7月2日,伊拉克特别法庭对前总统萨达姆的首次审讯中,萨达姆衣冠整洁的形象为他找到了失去已久的尊严。他没让法官找到任何占上风的机会,他的口才几乎就是米洛舍维奇第二。美国《新闻周刊》对首次审判日作出了并不乐观的评价:(要想击败萨达姆,)下次他(法庭)得干得更漂亮些

6月30日联军当局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权力意味着伊拉克政府已经获得了治权独立,对萨达姆的司法审判权自然应当由伊拉克司法机构执行。然而由于各方申诉中萨达姆的罪行并不仅限于伊拉克国内,伊拉克临时法庭能够完成审讯萨达姆这一艰巨任务吗?英国《独立报》评论说,伊拉克现任政府如何处理对萨达姆的审判,将会决定伊拉克成为一个怎样的国家。该报说,萨达姆出现在法庭上被扣押的样子,象征着伊拉克的最大改变。而现任伊拉克总理阿拉维可以利用从美国收回萨达姆,证明他的临时政府并不是一个被美国控制的政府。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在宣判萨达姆罪名的时候,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和推翻萨达姆政权的理由,如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勾结基地组织等罪名均不在指控之列。不仅如此,萨达姆入侵伊朗并对后者施用化学武器也不在指控之中。

伊朗政府为此迅速作出反应,声称正在准备针对萨达姆的全面指控书。除了控诉萨达姆对伊朗犯下的罪行,伊朗政府还呼吁应当由国际法庭来审判萨达姆。“伊拉克人民有权首先控诉萨达姆。”伊朗政府发言人哈米德·阿塞菲7月4日在德黑兰表示,“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国家没有权利向国际机构控告他。”

伊朗政府试图要求国际法庭澄清的是,究竟是谁武装了这个扰乱地区安宁、制造三大危机(两伊战争、入侵科威特、伊拉克战争)的独裁者。这无疑正是美国极力回避的问题。虽然美国占领伊拉克至今,挖地三尺也没能找到一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影子,能够证明萨达姆和基地组织联系的证据仍毫无踪影。但美国和西方国家大规模武装伊拉克,支持伊拉克发展化学武器并默许其使用的事实,却让美国人根本无法在法庭上与萨达姆对质。

美国政府一再宣称,要在新伊拉克树立中东地区民主和法制的“样板”。伊拉克临时政府既要保证审判的公开、公平和公正,又不能把法庭变成萨达姆进行表演的剧场或控诉美国战争罪行的讲堂。由于缺乏证据,在海牙前南法庭对米洛舍维奇的审讯中,至今尚未有高阶层证人出庭作证,证明米洛舍维奇被指控犯下的罪行属实,更没有有力的证人敢与他直接对质。同样,在萨达姆之前被捕的伊拉克副总统阿齐兹等伊拉克被捕高层人员的审讯中,美国和当前的伊拉克临时政府同样没有获得足够有火力的证据。在当前美军55人“扑克牌”通缉令上已有45人落网的情况下,一名英国高级官员透露说,谁都不肯或不敢对萨达姆进行指证。

对安全的担心不仅限于法庭一方证人方面。据伊拉克律师协会的萨巴赫·巴亚蒂7月6日表示,目前只有15名伊拉克律师申请加入为伊前总统萨达姆辩护的律师团。根据有关规定,外国律师为伊拉克被告辩护需征得伊律师协会同意和司法部批准,同时外国律师的所在国也要允许伊拉克律师在该国的法庭上辩护。而从安全上看,伊拉克目前各种暴力事件和恐怖袭击频繁发生,导致伊拉克法庭的独立运作根本谈不上效率和有效。从今年4月20日特别法庭成立至今,已有5名特别法庭的法官候选人遭暗杀身亡,致使许多法律界人士干脆拒绝接受沙拉比的任命。在特别法庭高达7500万美元的预算中,安全方面的花费就占到了一半。

萨达姆需要的是接受他长期压迫的伊拉克人民和被他蹂躏过的邻国人民的真正审判,这显然是现在的伊拉克法庭难以胜任的。目前的特别法庭是在主权移交前由联军占领当局主导设立,其合法性首先就难以令人信服。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政府一位高级官员称,美国不希望无限期地拖延对萨达姆的审判,但也不希望这一审判成为萨达姆发表自己见解的场合,就像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在国际法庭上所做的一样。《纽约时报》指出,很难确保建立在伊拉克法律体系和美国专家基础上的特别法庭在审判萨达姆的时候做到“可信、透明和公正”。从7月2日首次审判日看来,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萨达姆的生死

◎嘎湄

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着这个伊拉克前领导人的出庭受审。去年12月他被从一个地洞里抓出来时,看上去蓬头垢面,肮脏污秽,甚至几乎神经错乱。美国希望,当萨达姆的支持者看到他们领袖的这副德性时,他们会停止与占领军对抗。但是美国的这种期望落空了,此后伊拉克的暴力活动和恐怖主义一直有增无减。

核物理学家沙里斯塔尼博士曾因为拒绝为萨达姆服务,而在阿布格雷布监狱被关押了12年。他说,联军从一开始犯的错误就是美国人对伊拉克人民——不信任,他们把每一个伊拉克人都当成潜在的敌人。这种具侮辱性的态度最终让人民丧失了对联军的耐心,并导致暴力事件上升。猖獗的犯罪、绑架,自杀式攻击事件,使得巴格达人仍然不敢在夜幕下到大街上乘凉。他们也无法理解,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已经对伊拉克进行了15个月的占领,然而直到现在,电力供应仍然不稳定。连续第二个夏天,人们不得不找块阴凉的地方躲避每天55摄氏度的高温。

2002年12月,伊拉克政府曾向美国提交一份转呈联合国的长达11800页的报告。美国原先打算“独吞”该报告,但几经追讨,最后交达联合国时,其中数千页却不翼而飞。知情人士自然明了,其内容涉及伊拉克侵略伊朗期间从美国一方获得的所有生化武器援助的详细资料。布什政府声称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有可能用来攻击美国或英国,阿拉伯公众一直对这些理由嗤之以鼻。因此当萨达姆在出庭受审期间称对他的审判是一场闹剧时,他的话在阿拉伯公众中间引起了共鸣。他说:“人人都知道,这是罪犯布什为赢得总统选举而导演的一场戏。”

在80年代长达9年的两伊战争期间,萨达姆政权对伊朗和库尔德人使用化学武器是获得了美国的认可。美国在两伊战争期间帮助萨达姆政权的理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伊斯兰革命是更大的罪恶。正因为如此,萨达姆当时必须战胜伊朗。在萨达姆被捕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曾陈述萨达姆的一系列罪行,然而唯独不提“对伊朗的侵略”和“对伊朗施用毒气”。

萨达姆希望自己能亲眼看到美国总统布什在今年11月大选中失败;他也胜利地保留了自己的胡子。更重要的是,他期望能像米洛舍维奇一样,为自己辩护。

曾主审过米洛舍维奇的国际法官在7月1日因心力交瘁而死,1997年至2004年任海牙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主审法官的是65岁的英国大法官理查德·梅,他被西方国家称之为“最敢硬碰硬的铁面人物”。他接手米洛舍维奇的案件后,因为常年面对米洛舍维奇犀利的言语攻势,再加上迟迟无法对米洛舍维奇定罪,以至于心力交瘁,不得不于今年年初请求辞去主审法官的职务。积劳成疾的他,最终先于身体同样不好的米洛舍维齐之前,撒手人世。

作为一个政治符号,萨达姆的生死,在他被逮捕的瞬间已经与恢复伊拉克秩序和文明不再有关系。但米洛舍维齐的审判,被无限制地推迟,侥幸获得幸免活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而失去耐心和希望的伊拉克人说,必须尽快改善我们的生活,因为在大热天里,我们很容易发脾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