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长春劫持事件:生命的位置

2004-07-15 17:24 作者:朱文轶 2004年第29期
10时34分。几乎是在枪响的一瞬间,鲜血从郭晶年轻的颈部喷溅出来,落在透明的车窗和黑色方向盘上,像一片片凋落的红色花瓣。所有人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警方的动作甚至在长春历史上也不多见。但悲剧自然发生。或许这一事件所有细节都值得分析,相信细节也会逐渐呈现出来,分析研究的结果使我们未来更有能力面对劫持事件

以红色宝来为中心的北安路,7月7日成为一个“大事件”的中心,现场围观人群始终没有减少

10时34分。几乎是在枪响的一瞬间,鲜血从郭晶年轻的颈部喷溅出来,落在透明的车窗和黑色方向盘上,像一片片凋落的红色花瓣。两个特警队员一步奔到车前,拽开前座车门,把郭晶一把抱出来,往120急救车上送。另一个队员手忙脚乱地帮着按住遏止不住的动脉血口。

“还他妈的救什么!人早就没啦。”58岁的郭顶义捶胸顿足。将近三个钟头,他说他一直站在被劫持车右侧,离女儿只有一步之遥。他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是冲谁吼的。为了营救他的女儿,全长春出动了包括机动巡警、交警和特种警察在内的100多号警员,几十辆警车。身为退役警员的郭顶义知道,这样的动作在长春历史上都并不多见。

几十分钟前,他们还在相互打招呼。现场指挥者之一,吉林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张明远在拥挤的人群中认出了郭顶义。昔日的老同事,他们在长春市双阳县公安局共事10多年,张年长郭一岁,两人以兄弟相称。张明远把郭顶义单独领到划定的警戒线以内——为了让郭离女儿近点,并向他一一介绍现场附近身着警服的警官:那个20出头的年轻警员是第一目击者,双阳人,“也是你的老乡”。站在身边的一个大块头小伙子是省厅的警员,“你嫂子的亲侄儿”……郭顶义接着向张打听对方家人的身体情况,又问起他们以前的老领导、现在是省公安厅厅长的某某近状。后来,张明远甚至想起来,正被劫持的宝来车女车主,就是20年前那个被郭顶义牵着手带到局办公室,叫他“大爷”的小丫头。那年郭晶才10岁。张明远一再叮嘱郭“不要紧张”,他说,市长、厅长都来了,不会有问题的,你看,歹徒拿刀的手都开始哆嗦了,这说明他的心理已经崩溃了。

也许正因为一切看上去都有点漫不经心。“大家都很轻松,有说有笑。”郭顶义回忆,张的提醒才让他的注意力从女儿身上转移到了那个拿着尖刀、有点发抖的劫匪,“那个人长相不算凶悍,也就是个20出头的毛头小伙子,上身穿着蓝白条纹的T恤,衣着看上去倒不低档,但皮肤黑黑的、头发有些乱蓬蓬”。

郭顶义说他看那一眼的时间,差不多在10时30分。警方和劫匪之间的对峙到此时已经持续了163分钟。7月7日那天,长春气温高达35摄氏度,朝阳区北安路的树不多,太阳暴晒着地面和近万名围观的人群。许多人开始失去耐心,现场人声鼎沸。

一个没有经验、选在闹市抢劫的劫犯对抗整个长春警方,谁都以为这一天最终不过是个有点黑色的玩笑,“当时在我们心里,成功的解救只是时间问题”。郭顶义说他和女婿在现场惟一一次照面说的话是,“别忘了把那个别住劫匪的出租车司机的车牌号记下来,事情完了,我们得好好谢人家。”

郭晶的丈夫姚立峰是在接到朋友电话后,8时10分左右赶到的现场,他和同样闻讯赶来的十几个好朋友站在外圈。虽然看得不是太清楚,他还是绕着隔离圈不住地转,为了让郭晶能看见他。“我用尽全身力气冲她喊,‘别怕,有老公在’。”结婚9年,姚立峰说他从来没有看到郭晶那样哭过,他知道她是真的吓坏了。他说,3小时的时间,他脑子里想的一直是,警方把人质一救下来,他立马冲上前去抱紧她,“我记忆里,没有什么时候,俩人无法割舍的感觉是那样强烈。”姚立峰说,他当时紧张得直掉眼泪,但从来没有往更坏的方向想过,“更别说死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