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电视热了古玩业

2004-07-15 10:04 作者:孟静 2004年第27期
北京电视台接连播出的两部电视剧《五月槐花香》和《人生几度秋凉》不约而同选择了古玩题材

电视剧《人生几度秋凉》剧照

北京电视台接连播出的两部电视剧《五月槐花香》和《人生几度秋凉》不约而同选择了古玩题材,《人生几度秋凉》的导演陈燕民告诉记者:“这完全是个巧合。”但同时他也带着几分得意说:“我们这两部戏的文物顾问都是马未都先生,他告诉我说,潘家园古玩市场的人都说,这生意没法做了,这戏把古玩行搅热了,老板们买了DVD对着顾客放,价格都抬得没赚头了。”这个热还表现在连剧中的演员都是玩家,张铁林是国内收藏手札的头牌,李立群对瓷器和香炉很有研究,陈燕民自己收藏各种小提琴。陈燕民说,演艺圈现在收藏成了最大热门。

职业鉴宝人

与之对应的是中央电视台二套的一个叫《鉴宝》的节目,在正式开播十个月后,这个看似小众的节目一直保持着很高的收视率,虽然只是在非黄金时间播出,它在二套节目的市场份额占有上一直居前三位。《鉴宝》的总导演李建伟说:“最早这个节目是元旦、春节的特别节目,才播出两次就成了二套的收视冠军,于是它就作为《艺术品投资》节目的周末版固定下来。在电视的推动下,继北宋、乾隆和民国的三次收藏热之后,中国历史上的第四次收藏热已经开始。”故宫博物院的陶瓷专家杨静荣是《鉴宝》节目的特约专家,他证实了这种说法:“可以说现在进入了第四次收藏热。”杨静荣自己的经历就是电视改写的,他原本只是养在深闺的专家,自从在电视上给别人的藏品估价后,他已经成了明星。“出差时经常被拦住替别人鉴定宝贝,办公室电话打爆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查出来的。吓得只有让别人代接电话,转告他们说,熟人一律打手机,不认识的人就说我出国了。”更有甚者,古玩市场里有人冒充他给别人估价,举着牌子,上面写着“鉴定一级品要多少钱,二级品要多少钱”,生意还颇为红火。

李建伟对《鉴宝》突如其来的火爆也感觉措手不及:“保守地估计,我们从开播到现在,至少接到过15万封信,有4个人专门处理信件。这些信95%是请求鉴宝的,一封信大多是有几件文物照片,这样算下来,就有三四十万张照片。我们有专人按珠宝、书画、金银器、木器等类别分解这些物品,每次《鉴宝》节目中选择五件。同时每天的常规节目中有一个‘藏品初识’,一天公布10件藏品的价值,另外还有个主持人回答的栏目,也会分析一些藏品。”在节目中能谈到的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所以7月份他们在北京将举行一次大型鉴宝会,从来信中选取了1000个收藏者,由20名专家免费作鉴定。“几乎没有人说不来的,而且好多人还要带朋友来,我们只好先请北京周边的观众。”李建伟分析起节目的火爆原因时说,“全国收藏家协会在册的会员就有7000万人,他们都是民间收藏者,大量藏品需要专家鉴定,市场是巨大的。但专家全部集中在文博系统,其中大部分人还在北京。”陈燕民为了写剧本,读了大量的文物书籍,他现在经常接到朋友的电话,邀请他去“帮忙看看东西”,“我是非专业的,能看出什么呀”。从另一方面也说明鉴定专家的缺乏。

《鉴宝》节目现在有140多名固定专家,在全国几千名专家中已经是不小的比例,但这个栏目从问世以来,一直争议不断,一种意见是文物不是几分钟能看出价格的,群众打分的环节更是电视特有的游戏化。中华世纪坛的文物研究员刘建业就持这种观点:“专家对市场价格并不了解,他们只能辨别东西的真假,真正了解的是拍卖公司的人,但电视需要专家的权威性,这对于做学问来说是不严肃的。”杨静荣承认自己上电视受到了一些压力,这些压力来自于同行,主要是一些老专家:“业内对这个节目一直有不同声音,有专家提出要取缔它。其实早在1992年就有专家写信给中央,要求取缔刚出现的拍卖行。以前文物市场封闭我们是不懂价格,但后来故宫展品出国要填保险金额,每件藏品都要估价,这些估价都是有严格标准的,慢慢也就知道了。”事实上,民间收藏者是非常需要专业人员的指点,李建伟举例说,有一个吉林观众,花了7000元买了一个紫砂笔筒,这对于他是笔很大的数字,一直坐立不安,在家里怎么藏都不放心。当他拿到《鉴宝》节目后,专家告诉他,这东西是假的,只值200元,他反而很高兴,说自己终于能睡着觉了,只要搞明白了价值就行。

《鉴宝》与投资

文物的价格是见仁见智的,即使是“古玩虫”也不能一口估准。《人生几度秋凉》最得意的是有五件道具是真品,是民间收藏家王京斌提供的,剧组宣传时号称三件就总值1亿元,最珍贵的成化斗彩鸡缸杯就值3000万元。陈燕民说,为了拍这几件东西,王京斌一直在剧组守着,除了演员需要不让任何人碰到。杨静荣就对这个价格不以为然:“鸡缸杯最贵拍到过2000万元,所以总值一亿是不可能的,只是一种炒作。”这种价格分歧在《鉴宝》中也出现过,一位收藏者坚持自己的汝窑玉壶春瓶价值上千万,原因是曾经有过汝窑瓶拍到100多万美元的纪录,但专家认为它只值100多万元。李建伟说,绝大部分观众对鉴定结果还是服气的,因为现场同时有五位专家,而且是在录制前已经多次鉴定过。有意思的是,《鉴宝》有时会请到名人展示自己的收藏,杨静荣说:“如果名人的东西本来值1万,我们会估到1.2万,也不是为了照顾名人的面子。王世襄收藏的一张桌子卖到20多万元,在古玩市场我见到一模一样的,2000元都卖不动,名人给藏品带来附加值是很正常的。”

至于是电视热了古玩业,还是电视只是顺应了古玩热,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包括《鉴宝》的那些观众,真正以古玩为爱好的只是少数,因为收藏有只会升值不会贬值的说法。陈燕民在《古玩虫》里讲的故事就让不少人动了心思:李成儒饰演的古玩虫在偏僻的小村庄用极低的价格"淘换"到一对价值连城的珍贵瓷瓶,这次投资的收益在10000%以上,这些电视剧对古玩业的再繁荣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曾有不少人想请杨静荣写古玩题材的剧本,他都拒绝了:“每个电视剧都写成功的投资,其实绝大多数古玩商是失败的,我要是写就写失败的案例。我参与《鉴宝》节目也是想向老百姓传授收藏知识,让他们不要盲目收藏。”他举了最简单的例子,人们都以为赝品是不值得投资的,真品一定值钱,这就是误区。五铢钱是真品,但它现在也就值一毛钱。某次拍卖会上,石涛的作品被发现是张大千仿的,但最后这张伪作比石涛的真迹拍得还高。

历史上的前三次收藏热都和经济繁荣有关系,比如乾隆盛世那次,还有一种说法是经济疲软时,房地产、股票等没有利润空间,投资者的钱只有转向收藏。杨静荣表示,这两种说法并不矛盾,都可以解释现在的古玩热。“宏观上讲盛世收藏,现在不少人手里有闲钱,这个资金总量是一定的,因为股市期货不稳定,这钱最近就转到邮市和古玩业,这是《鉴宝》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社会走向老龄化,很多老年人喜欢这种节目。”李建伟却并不认为《鉴宝》是为老年人准备的,“我们的受众在20~60岁之间,还有三成观众是女性,很多都是一家老小一起看的。”最让杨静荣诧异的是,民间藏品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经过数次战乱和“文革”已经存量有限,“从做节目中我们发现有很多好东西”。但正像另一些专家诟病的那样,这些被估出高价的宝贝有不少是“有价无市”的,在市场上并不一定能流通,他们认为这样的估价会使收藏者形成误解,以为可以凭一两件藏品一夜暴富,从某种意义上讲,无论是《鉴宝》还是古玩类电视剧,给了他们这样的期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