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周一男灭门惨案:危险的财富

2004-06-10 13:09 作者:李鸿谷 朱文轶 吴琪 2004年第24期
没有人能够否认无论个人还是社会财富迅速产生并且聚集的过程曾创造了效率和价值。对财富的社会评判方式、被骤变的财富结构所影响着的社会结构、阶层变迁中所蕴藏的危险升级产生于20年的改革开放史,但注定要影响以后的岁月

杨诗逸,四岁零三个月。她死了。

“歹徒为了威逼周一男说出密码,竟将周的女儿(杨诗逸)割喉放血致死”。周一男一家灭门案中,这是最惨烈的部分。“事实”或许未必完全如此,“杨诗逸没有死,她躲在厕所里逃过了”,九岁的儿子向赵律师报告说——记者进入信托花园小区,与赵律师一样,可以看到周一男家阳台上,晒着的小女孩衣裳在微风中摇曳——这太令人震惊了。赵律师追问儿子,“是小区别的小朋友告诉我的”。“真好,孩子是无辜的”,赵律师觉得这是惨案里惟一可以庆幸的事情。但庆幸没持续多久,赵发现这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小区里的家长为了不让孩子害怕,编出这个“逃生”故事。

警方发现周一男命案的那天晚上,赵律师接到家里人电话,赶回家已经是夜里,“周家楼上七户人家,没有一家亮灯。”赵分析说,“可能他们都害怕而不敢在家里住了。”此事过后,赵决定搬离这个小区。不能总哄着孩子说杨诗逸没有死啊。

周一男的家很容易找到。从信托花园的主出入口进入,最近的一栋即为周家所在的九栋。这里差不多算得上小区的“交通要冲”,九栋过道长仅10米的距离,各开了两三个小铺面,生意与客流总是不断。一楼的周家,与这些铺面可谓相距甚近。所以,发现命案最初的版本是:5月30日下午,该小区一孩子在打羽毛球的时候,偶然在楼梯后的地方看见一摊血渍,孩子告诉家长,家长报告保安,保安报警,灭门案浮出水面。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近在咫尺的死亡秘密并不容易发现。警方提供的消息说:5月26日18时左右,周所在公司的员工与周分手后,就再也联络不上。周的手机一直关机,家中电话也发出故障信号。三天后,公司员工感觉情况可疑,便到周家查看,遂发现命案报警。周家保姆、“周妻”、女儿与周本人,还有周公司会计,无一幸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