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北京儿艺:第一个市场化样板

2004-05-24 11:46 作者:孟静 2004年第20期
牟森认为,北京儿艺才是话剧界真正的改革,其意义超出了此前所有文化院团正在进行和已经进行过的改革

儿艺创作并演出的儿童剧《想变蜜蜂的孩子》

6月1日是儿童剧《迷宫》的首场演出,也是北京儿艺自1月16日改制后的第一次正式亮相。话剧导演牟森认为,北京儿艺才是话剧界真正的改革,其意义超出了此前所有文化院团正在进行和已经进行过的改革。《迷宫》的制作人杭程说,儿艺是全国文化界体制改革的一个样板

儿艺新任总经理王颖对记者解释说:“儿艺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它的改革是全国第一例从事业单位转为股份制公司的文化院团。”王颖认为,从影响力上,北京儿艺显然不能和北京人艺、国家话剧院相比,但正因为船小好掉头,它的改革幅度之大却远远超过了前两者。以一个最简单的例子,1月份儿艺以20万元价格在全国征集剧本,这对于以前儿童剧本稿费的平均四五千元固然是一个飞跃。与也有过类似举措的其他剧院相比,儿艺的这些剧本已经在实现正式演出的阶段,而不仅仅是一种象征改革的活动。

北京儿童艺术剧团原为国家拨款的事业单位,改制后的它的控股方是北京青年报,参股的另外四家是北京市文化局下属北京市文化设施运营管理中心、北京市教委下属北京高校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北京电视台下属北京电视事业开发集团、北京市文化发展中心。儿艺团长洪连成说,原来我们是典型的国家事业单位,剧团总人数82人,每年演出200场左右。近两年国家每年包干200万元,解决正常的开支问题。

它也有王奎荣、齐克健这样在影视界、配音界有影响的演员,但是仅靠演出的票房收入,儿艺的资金自给率仅有32%,加上国家拨款,职工收入也就是勉强与其他事业单位接近。自给可以,发展不足,演出场次无法保证让每一个北京的中小学生在一年中观看一场儿童剧。此外,市场运作能力也不足。洪连成说,我们的剧本来源单一,主要依靠自己的创作人员,或者偶然的外边关系;演出则是自己联系,通过校长和老师去组织,没有专门的经纪人和策划者。在创作上,编剧每次都是汇演前由艺术室安排任务,虽然很多剧目也获了奖,但缺乏对儿童观众需求的调查,没有真正了解他们的爱好,作品的创作从理念到方式都带有明显的计划经济痕迹。

这种情况在《迷宫》中彻底被改变——它实行监制负责制,再由监制找制作者,他们需要满足的是投资方的要求。杭程请来的是以前从未接触过儿童剧的导演孟京辉,他过去以先锋戏剧在话剧界成名。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作曲三宝,周星驰的形体设计师詹瑞文,搞摇滚出身的丰江舟和一个乌克兰视觉设计大师。孟京辉非常自信地表示:“《迷宫》肯定会成为一部经典,它有能辐射到成人的能量,是一部3~50岁年龄段的人都能观看的戏。”孟京辉甚至说,《迷宫》就是一部先锋儿童剧,它不是大灰狼、小白兔式的善恶分明,其中有影射现实的内容,他不担心孩子们不能理解,“大人受了污染,是愚蠢的,相反,孩子的哲学和理解力比大人强,只有大人理解不了孩子”。

这个另类阵容应该是儿童剧历史上的第一次,以前虽然也请过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等人来排过儿童剧,但还是属于传统话剧的范畴。这次除孟京辉以外,其他人甚至从未接触过戏剧,比如编剧史航就是央视版《射雕英雄传》的创作者,以前写的全是电视剧。制作人杭程表示,就是要选择和儿童剧没关系的人,这样才能带来新的东西,先锋只是一种表演方式,并不是代表看不懂。他说,剧本有突破,但并不会抛弃那些被验证过的成功模式,比如寻找、地下迷宫、大人变小人这些在《海底总动员》、《木偶奇遇记》等经典中被反复套用的程式,还会继续使用。

所有参与者都不为儿童剧的市场担心。杭程告诉记者,观众最多的话剧形式其实就是儿童剧,北京有350万儿童,就是天天演,也满足不了这些人。它的观众基数其实大于商业戏剧,惟一可担心的是中国没有形成家长和孩子共同娱乐的风气。孟京辉则认为,连这个担忧也不存在,过去包括他在内的从业人员太保守,不够努力,他不断举《千与千寻》的例子,而这部电影的受众更趋向于成人,这也是孟京辉所理解的儿童剧的发展方向。

最大困难是人的改变

——专访北京儿艺总经理王颖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全国文化体制改革的第一个试点,儿艺的改革有什么意义?

王颖:所有的全国文艺院团都是事业单位,儿艺是第一家转企的。它的意义就在于把铁饭碗打破了,以前国家养着的事业院团成了股份制公司,干部制度在这里没有了,所有人都是聘用制劳动合同。这对于文化团体的职工是根本性改变。

三联生活周刊:请孟京辉、三宝这样成人领域的艺术家做儿童剧,是商业上的考虑吗?

王颖:有一部分是,儿童剧和其他剧种并没有什么区别,孟京辉主动提出了《迷宫》的构思,我们认为他的想法很新奇,是全新表现形式,又有互动,就由他来组织其他主创。

三联生活周刊:北京儿艺以20万元的奖金向全国征集剧本,人艺也曾有过类似举措,但并没有投入使用,儿艺这次效果如何?

王颖:《迷宫》和这次剧本征集没有关系,因为要在六一演出,我们征稿的日期截止到3月15日,排练时间上来不及。不过这次一个月征来了个241个剧本,有两个入围作者还是13岁的中学生。被采用的剧本分为两种,一种是20万元大奖,另一种是两万元的入围奖。所有入围作品都被我们买断音像出版权和影视改编权。无论是否评上,所有作者都会进入我们的剧本库,建立长期联系。

三联生活周刊:以前话剧剧本的改编权不归剧院所有?

王颖:以前的话剧就是稿费两三万元,只用于舞台演出。现在我们成立的公司还在做许多外延产品,比如影视业、动漫业。在国外,儿童文化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我们选中儿艺就是看中儿童产业未来的潜力。儿童和妇女的钱最好赚,这是商业共识。在改制后,我们拿到了DVD、演员培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这些东西很关键,标志着我们产业链的延伸。

三联生活周刊:有人说,儿艺改制难度较大,因为面对的是经济不独立的儿童,你认为改制的困难有哪些?

王颖:孩子不会成为困难,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家长为他们不惜血本,我们对这个产业是非常看好的,从规划、资金到媒体支持都是强大的。而且这个产业链是双向的,纵向是相关产品的开发,横向是往大龄青少年走,在现代社会里,很多成年人也童心未泯,我们希望成为迪斯尼那样的企业,不仅仅针对儿童,还包括儿童的父母和青少年。目前的困难是人的改变,当干部成为劳动务工,在人的观念上是很大的一步转型。

三联生活周刊:与北京人艺、国家话剧院相比,儿艺的改革有什么不同?是不是面对的竞争者会比较少?

王颖:我们和作为试点的国家话剧院、北京人艺没法比,他们备受关注,但他们不可能转为企业,就像中国京剧院是京剧界的领军一样,这种剧院的改革会很慎重。我们是船小好调头,像儿艺原来的演员,他们也希望在影视界方面探索,现在我们在延伸影视业,也给他们提供了机会。改制后的三个月一切都很顺利,对个人来说,只要有好的生活和工作机会,改变就是可以接受的。

三联生活周刊:有报道说,改制后的儿艺注册资本是4000万元,其中增量部分为2300万元,这其中北青报的投资占多大份额?

王颖:一共有五家大股东,北青报投资占70%,这2300万元都是现金,其中北青报投资了1500万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