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阜阳夺命奶粉调查

2004-04-29 11:01 作者:程义峰 2004年第1819期
阜阳的劣质奶粉案只是冰山一角。随着调查深入,几乎整个安徽省农村、我国的一些省份特别是中西部省区也开始陆续发现此类病例,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发达地区也未能幸免,劣质奶粉危害的广度和深度可见一斑

由于食用了缺乏蛋白质的奶粉,每天张杰需要输进4~5瓶含有氨基酸和血红蛋白的营养液

汽车进入安徽西北部阜阳地界,空气里处处洋溢着泥土的气息,各种运送物资的农用车也渐渐多起来。紧邻河南省的阜阳市是安徽省最重要的农业大市,人口多达900多万,下属各县均为农业县,农民年人均收入不足千元。

继前不久的王怀忠腐败案后,阜阳再次引起全国公众关注,是因为流入该市的劣质奶粉致100多名农村婴儿营养不良,其中至少13例死亡,这些患病及死亡的婴儿都不满一岁,看上去“四肢短小、脑袋偏大”。从地区分布看,阜阳市八个县、区均有病例发生。其中阜南县、颍上县最多,占一半以上。发病婴儿的父母多为外出打工者,患儿则由家中老人抚养,因为没有母乳喂养,老人们就从附近商店购买廉价奶粉。

阜阳市人民医院小儿科医生赵永对记者说,人民医院收治的“大头娃娃”从去年以来特别多,有六七十例左右,今年春节后的2~3月,患者仍然不减。而进入4月后,由于政府进行紧急调查和处理,“大头娃娃”入院率已极少。这说明“如果政府重视,加大打击奸商的力度,事情原本是很好解决的”。

阜阳市人民医院小儿科主治医师张芳军对“大头娃娃”现象有诸多感慨,采访的始终,他一直用“痛惜”和“惋惜”两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婴儿主要依赖的营养是奶粉中的蛋白质,而劣质奶粉只含2克以下的蛋白质,是国家要求的1/10,这跟白开水没有什么区别。在这种情况下,入院治疗的很多婴儿因为严重营养匮乏,慢则几天,快则几小时就断了气,真的很悲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阜阳劣质奶粉案中的部分受害者正向政府有关部门投诉,并准备将相关生产者和经销商送上法庭,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阜南县某农家的两个小孩因服用不同品牌的劣质奶粉,同时变成“大头娃娃”,其家人正在当地消协的帮助下搜集起诉不法销售商的证据。

目前阜阳市政府已作出决定,对市内1岁以下的婴儿免费体检,对经过确诊仍在医院治疗的患儿免费医治,对因服食伪劣奶粉死亡的每位患儿的家庭救济10000元。目前,由有关部门组成的调查组已查出23种劣质奶粉的上源,涉及到河南郑州、浙江义乌、江苏徐州和安徽蚌埠、合肥、亳州等地。

至记者发稿时止,据一位知情人介绍,在调查组深入后,阜阳市内还在不断发现新的“大头娃娃”。“以前我们统计的都是县级以上医院,由于信息闭塞,不少乡村不知道政府查处劣质奶粉的事情。随着信息通达,越来越多的‘大头娃娃’被列入统计范围。”他说,“更要命的是,阜阳的劣质奶粉案只是冰山一角。随着调查深入,几乎整个安徽省农村、我国的一些省份特别是中西部省区也开始陆续发现此类病例,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发达地区也未能幸免,劣质奶粉危害的广度和深度可见一斑。阜阳‘大头娃娃’虽然受到全国性关注,但更具意义的是,它揭开了一个盖子。”

奶粉如何成了“毒药”

据最先对“大头娃娃”悲剧作采访的新华社安徽分社记者周立民介绍,在调研中他发现,2003年以来,一些营养成分严重不足的伪劣奶粉大量进入阜阳农村市场,导致众多婴儿受害甚至死亡。被封查的奶粉脂肪、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等基本营养物质还不到国家标准的1/3,目前这种“大头娃娃”在阜阳超过200人,已经确认死亡的13人。记者的一位阜阳朋友说:“由于在农村没有看病的传统,很多人也没钱看病,最终统计清楚的死亡人数将远大于13人。”

记者来到阜阳市人民医院,发现在小儿科看病的婴儿虽然多,但已经看不到一例“大头娃娃”。医院办公室的倪泽刚说,前两天医院收治的严重营养不良患儿还有两例,但现在都已经出院了。副院长谢志红记忆比较深刻的是一位叫王宝成的患儿,出生时体重4公斤,3个月大时却只剩下3公斤,鼻子深深陷进发肿的脸里,而且发烧、呕吐、全身浮肿。

主治医师张芳军说:“很多家长陪婴儿看病的时候,都哭得很伤心,苦苦哀求救救他们的孩子。看着这些营养不良、身体变形的婴儿,我感到好可惜,这些小生命完全可以像城里娃那样健康成长……”

一位采访此事的安徽记者提供了这样几个例子:韩奥强,太和县三堂镇人,因服用某劣质奶粉,高热不退,经常腹泻,肚子肿大,经医院抢救得以存活,但留下了肝肿大的后遗症。张文强,临泉县吕寨镇人,出生才七八天即服用某劣质奶粉,一个多月大时候,小文强头大身子小,医生诊断为“营养不良综合症”,为此张家付出了一年的打工收入来抢救孩子。周棚镇王庄村女婴张荣,因服用某劣质奶粉,三个月大的时候因全身浮肿被送往医院,医生在她身上找不到血管,头皮里全部充水,一个月后死亡……据记者掌握的资料,因服用劣质奶粉而死亡的婴儿最小的才出生40天,最大的也才10个月。

阜阳市人民医院小儿科郭玉淮大夫说,劣质奶粉蛋白质含量极低,而且还含有亚硝酸盐等杂质,长期食用导致婴儿营养不良甚至心脏、肝、肾等器官功能受损,很容易产生并发症、综合症,发现抢救不及时,就会因器脏功能损坏而死亡。

其实,早在去年,阜阳市产品质量监督所及阜阳市疾控中心就曾检测出一些劣质奶粉为不合格产品,但直到悲剧被曝光,卫生局和工商局才向全市发出对33个品牌劣质奶粉的消费警示公告。

记者在阜阳市人民医院采访时,曾问及为何医院对这么重大的疾病信息没有及时向市政府有关部门情况汇报,任其持续了一年多。倪泽刚说,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对“大头娃娃”现象医院没有引起重视也可以理解,因为这种现象归根到底应该由工商局、药监局等政府部门来管。不过他承认“医院确实在这方面没有做到位,反应也有些滞后”。而医院多位领导对记者的这一提问三缄其口。

据权威部门的提醒,婴儿出生后18个月内是儿童营养的关键时期,此时营养不良会导致传染病的易感、免疫力下降、身高体重受限,并增加成年后患各种慢性病的危险。考虑到那些服用了劣质奶粉而未到医院就诊的婴儿,郭玉淮说,劣质奶粉对阜阳农村婴儿的不良影响今后还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阜阳农民的消费通道

在阜阳调查采访期间,记者了解到,由于阜阳以农村人口居多,购买力并不旺盛,但数百万农村人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阜阳农村因此成了销售商们的“必争之地”。

在阜阳市青年路,绵延近千米的三里湾批发市场据称是市内最大的农贸市场,周边农村80%以上的日常消费品均由此市场供应。记者在入口处看到这样的广告牌:“三里湾市场,愿意当您的生活助手。”实际上,阜阳市广大农村出现的劣质奶粉主要来自这个批发市场。

三里湾市场的门面有好几百个,各种名目的招牌数不胜数。4月23日上午,记者在市场上走了一遍,看到的都是价钱极低的消费品,主要包括各种零食、玩具、烟酒、五金产品和日用品。冯六百货店的老板秦星红告诉记者,三里湾是乡下人的天地,城里人买东西都去大商场,很少到这儿,“因为价格低,东西也差不到哪儿去,农村人到这里赶集”。

记者发现斜对面几家店铺已经拉上了卷闸门,秦星红说,那家就是以前专门卖奶粉的,“劣质奶粉”风波后,省里、市里的联合调查组下来查了几次,现在三里湾市场上卖奶粉的商店几乎都关门整顿。“我也是看电视才知道‘大头娃娃’的事,没想到卖假奶粉的人有那么多。农村人真可怜,正规奶粉跟劣质奶粉的包装、味道都差不多,他们根本不会分辨,再加上他们没钱,就图个便宜,很容易上当受骗。”

在三里湾堆积如山的众多商品上,并没有贴价格标签,都由货主说了算。记者看到,在商场里售4.5元的牙刷在这里只要8毛钱,12元的黄山烟在这里只要6块钱,店主表示,“如果要的多,还可以再便宜”。

据一位货主介绍,每天都有附近的很多农民来进货,赚取差价。“在这种情况下,假货很容易进入农村市场。”阜阳市工商局公平交易局副局长李铁说,“正规的奶粉每袋只赚一二元钱,劣质奶粉一袋就可以赚四五元,不法分子当然愿意选择后者。”

阜阳市亚洲出租汽车公司司机雷成一直关注劣质奶粉事件。他说他的儿子才5岁,在安徽省种子酒厂幼儿园上学。奶粉事件发生后,幼儿园展开彻底调查,以此为目的的家访也陡然增多。他说:“虽然城里孩子和农村孩子一样,喝不到奶粉就不停哭闹,但其实在城市里,在价格高的前提下,奶粉质量还是可以保证的。我每周给儿子买雀巢奶粉,57元一袋,每次购买前,都要特别仔细地看生产厂家、生产日期和标号、电话等,一点也不敢马虎。农村的孩子就没这么幸运了,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有限,家长文化水平不高,很少关注外部信息,有的甚至不认识字。”

周立民说,如今伪劣产品进入广大农村市场,几乎没有任何阻碍。阜阳农村跟全国其他地区的农村一样,种地根本赚不到什么钱,富余劳动力多达200万,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到上海、浙江、江苏等富裕地区打工谋生。这样,家里小孩不得不由老人抚养。“他们的判别力比较低,由于货主误导,政府有关部门对非法行为打击不力,他们是很容易选择假冒伪劣产品的。”

失效的工商权力

为什么劣质奶粉能堂而皇之走上货架而不被查处呢?阜阳市工商局公平交易局副局长李铁说,工商部门不可能对市场上所有的商品进行检查,因为没有这个人力和财力,只能对消费者反映的热点问题、焦点问题、季节性问题和省里确定的重点商品进行抽检。这样,就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阜阳一位经销婴儿奶粉的商人对记者说,虽然有些国产名牌奶粉价格适中,但并未被农民选用,进入农村市场。他分析说,“经营中低档国产名牌奶粉的中间利润不高,从批发到零售,每箱最多能赚55元,所以很多农村的经销商不愿意出售这些‘名气大但利润低’的奶粉。劣质奶粉由于生产成本低而使中间利润高,为经销商们所欢迎,说到底是一种唯利是图的心理作怪”。

记者了解到,“大头娃娃”悲剧广受关注后,目前阜阳所属各县市都已成立专项调查组,深入到广大乡镇及农村清查。堵漏关键在堵源头,抓住第一个供货商,但阜阳市工商部门表示,由于劣质奶粉大都来自全国各地区,路途遥远,地区限制使他们无法封堵源头。

李铁说,从去年12月起,工商部门就对奶粉市场进行清查,重点放在全市农村市场上,经过处理,有189户销量较大的劣质奶粉经销商被查处,应该说劣质奶粉会就此消失。但有人反映在市场上还是能随意买到被查处品牌的奶粉,为什么劣质奶粉还是禁而不绝呢?“我们所做的工作也许很多,但收效甚微。因为工商是属地管理,对于超出范围的外地产品和经销商,我们无法一查到底,而且许多奶粉袋包装上标示的厂址或电话根本不存在。”

据了解,目前阜阳市工商部门正在将审查的关口前移,并将在全市范围内实行严格的奶粉产品市场准入制度,在进入销售前,经营者要主动提供独立的正规进货手续和质检报告,变“事后打击”为“事先预防”。

“很难说这种做法有什么效果,即使有,也可能只是短时间内的。”周立民说,“现在的经销商实在太狡猾了,一方面他们的人数多,活动范围不固定;另一方面农村市场很大,靠他们的销售网络和农村人图便宜的心理,他们很容易将产品倾销到农户家中。即使阜阳工商部门堵住了辖区内的农村市场,大量劣质奶粉也许会流入其他地区农村。还有一种情况也令人担忧——奶粉不好卖了,他们可能会去卖别的假冒伪劣产品。”

李铁认为,在产品进入市场前,技术监督部门对生产环节进行监管,进入市场后由工商监管,而且工商等部门实行属地管理原则,这对很多案件的打击和查处不利。应该建立一种跨地区、跨部门的信息资源共享平台和案件深挖机制,否则,地方质检部门监督作用形同虚设,如果管流通的工商与管生产的技监部门互通信息,建立一种合作机制,那打击假冒伪劣和不法商人的工作就更好开展。

维权之难与迟到的执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农民的自我保护意识淡薄,身在偏远农村接受政府警示信息慢,很多时候即使吃了亏也不说出来。加上阜阳是全国较大民工输出地,青壮年走了,留下老人与小孩,现在的农村失去了主心骨,在维权中变得更加脆弱。陈玉峰说,阜阳市“12315”申诉举报中心主要是面向农村消费者的,但从工作情况看,阜阳市农民的维权意识极其淡薄——像“大头娃娃”虽然在阜阳多达上百人,但到工商部门投诉的只有4例,其中很少有人索要发票或收据,有的甚至害怕不法销售商的报复而不敢举报。“农民普遍没有维权意识,这可以说是劣质奶粉在农村得以大行其道的重要原因之一。”

“大头娃娃”悲剧爆出后,媒体和公众普遍认为有关部门对农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不够重视,在履行职责的时候太马虎,执行标准也不严格,主管部门的失职是导致悲剧的真正根源。“生产环节是技术监督部门管,检验环节是卫生部门管,市场环节由工商部门来管,这么多环节很容易有脱节的地方。”一位阜阳市工商局的干部对此评论说,“而且,目前各种伪劣产品在全国各地农村泛滥成灾,阜阳只是其中的一个点而已。如果不能全国一盘棋进行考虑和处理,阜阳的事情也不好解决,阜阳是全国市场整治不力的受害者。”

据介绍,阜阳市劣质奶粉案发后,温家宝总理作了批示,安徽省委省政府也很重视,省长王金山要求“工商、技监、卫生等部门研究组织打假,彻底消除隐患,严厉打击那些图财害命、丧尽天良的不法分子”。他还表示,安徽要彻查源头,赔偿受害者损失,严防百姓继续上当。

4月23日,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为负责人,由公安部、监察部、卫生部、商务部、质检总局和工商总局人员参加的国务院调查组抵达阜阳,分为劣质奶粉源头追踪组、受害婴儿情况调查组、案件查处组等6个小组展开调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受阜阳事件影响,安徽省会合肥的奶粉市场价格暴跌,甚至出现了滞销现象。虽然“打李鬼也打了李逵”,但安徽省政府仍然要求各地有关部门对奶粉市场进行拉网式检查,重点检查不合格奶粉、冒牌奶粉、来路不明奶粉及“三无”奶粉。政府有关部门表示,他们将捉拿有关案犯,举行公开宣判大会,对支持、参与、庇护制售假劣奶粉的行政执法人员及渎职领导干部,也将进行严肃查处。

随着国家质监总局等有关部门的重视,目前全国各地同时开展了劣质奶粉的清查活动,收缴大批伪劣奶粉。以“关心下一代成长”为主旨的执法,但愿来得不会太迟。

小杨洋一家的期待

从阜阳市区往南,是一条刚修好的三级公路——南洋大道,经过大约两小时车程,记者来到杨洋家所在的阜南县地城镇,司机说,从这里只要再往西南走15分钟就到河南省了。杨家三代同堂,住的是一幢十多年前修建的旧瓦房,因年久失修,有几处墙角已经有了裂缝。记者注意到,除了一部电话机和旧彩电,杨家再难找到其他电器。

小杨洋是阜阳诸多“大头娃娃”中的一个,幸运的是,经过医院全力救治,他活了下来。但即使已经把孩子从医院接出来半个月了,杨洋一家目前仍是眉头紧锁。在阜阳治病时,有人跟他们说,喝过劣质奶粉的婴儿,长大后无论体质还是智力都不如同年龄人,所以家里目前最发愁的是,劣质奶粉对孩子以后的生活和成长会有影响——那样就太对不起孩子了。

“杨洋现在已经4个月大了,但他能活到今天真不容易。”杨洋的母亲刘海英说向记者回忆说,“小时候,他胖嘟嘟的,家里人还挺高兴,孩子胖才显得可爱啊。但后来他胖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而且吃东西总是吐,经常哭闹,我们才慌忙把他送到县人民医院。人家给他检查了一遍,说这种情况他们不太好治,建议送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市人民医院。”

杨洋的爷爷杨天清看起来老实巴交,沉默少言,他今年整好50岁,他说当时他正在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我患有肾病综合症和肝病,腹水经常撑得人生疼,发病时基本下不了床,医生说很严重。听说孙子生病,我也没心思给自己治病了,赶紧让儿媳妇抱他到第二医院找我,然后我打了个出租车带他们到阜阳人民医院,那是我们阜阳最大的医院”。

杨天清说:“当时,杨洋一直发烧,身上特别是脚上肿得厉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头看起来比一般婴儿大很多。最初我们都以为是感冒,后来才知道是严重营养不良造成的高度浮肿,这么小的孩子能吃什么东西?我们马上想到了在镇上买的那些奶粉。”

当杨洋一家赶到阜阳人民医院小儿科就诊时,遇到了另一个症状相同的病例——他们是来自临泉县谢集乡的李看一家,李看生下来就没有吃过母奶,一直吃镇上一个小店的婴儿奶粉,入院时血清中总蛋白质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孩子在医院里还是发烧,不肯吃东西,没日没夜地哭,有好几次好像要背过气去了。另外,我们还听说很多‘大头娃娃’治不好最后死掉的消息,心里特别害怕。”刘海英说,“这样过了4天,我和他爷爷都顶不住了,只好打电话给杨洋的爸爸。”

杨洋的爸爸在浙江义乌打工,听到消息急忙赶回来。杨父说:“住了半个月医院,我们再也住不起了,加上医院为我们开了小施儿康等药,杨洋就出院回家由我们自己照顾了。回家后每天都怕孩子感染,我们都恨死了那些卖假奶粉的人。”

据刘海英说,他们家的奶粉都是在地城镇一家铺子里买的,8块钱一包。“我清楚记得是从今年正月二十三开始买的,杨洋吃了不到一个月,就开始发胖,然后是发烧。”

孩子的这次遭遇给一家人的心理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杨天清说着说着就老泪纵横:“因为生病,我已经前后住院5次,总共花了4万多元,都是找人借的钱。小孙子这次治病又花了4000多元,都是穷亲戚,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我心里堵得慌,快要愁坏了。”

杨洋家的邻居吴树英说,当初小杨洋出生的时候很可爱,她也跟着高兴,没想到才几个月就被劣质奶粉害成这模样。

杨洋一家阴云密布的天空这两天出现了一点亮光。刘海英虽然还没有从自责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但她几乎是带着一点欣喜告诉记者:“虽然浮肿消退得不明显,但现在杨洋已经能吃点东西了,这说明他的病将来会好起来的。”

采访结束离开阜阳市的时候,记者了解到,经阜南县有关部门调解,饱受无情打击的杨洋一家即将获得不法经销商近5000元的赔偿金,老实的杨洋家人说,他们已经相当满足了。他们惟一的期待是,希望小杨洋以后的人生路走得平安一些,不要再遭这种罪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