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景德镇瓷业的千年脆弱

2004-04-08 13:27 作者:蔡伟 朱文轶 2004年第15期
作为世界上惟一一座依靠一种产业维系生存十个世纪而没有中断的城市,景德镇曾经达到了农业文明中的城市形态的高峰。瓷曾经是景德镇的图腾,但现在,超过4000家的瓷器作坊每年只能给地方政府少得可怜的利税收入

2003年9月,在北京展出的景德镇彩瓷精品,让人们对彩绘瓷器的立体感、色泽感有了更多的认识

上世纪60年代郭沫若来景德镇考察,写下“中华相号瓷之国,瓷业高峰是瓷都”的句子。2004年,景德镇迎来建镇千年庆典,而在此前后,天南地北的陶瓷产区却掀起了为争“都”、筑“城”大做文章的风潮。近期有唐山挂起“中国北方瓷都”牌子;德化获得“中国瓷都·德化”称号;潮州成立申报“南国瓷都”办公室;夹江高喊“西部瓷都”;法库打造“北国瓷都”;佛山则早已是中国的“陶瓷城”,这都让景德镇颇为尴尬。如今,千年瓷都景德镇瓷业规模不断萎缩,市场份额持续下降。

和广东佛山相比,景德镇的瓷器产业规模仅有佛山的5%,而景德镇的陶瓷产业在本市的经济产值也仅占8%的份额,远远落后于房地产业。景德镇各大国营瓷厂几乎全部由于经营不善而被迫改制。

当地从业人士都表示,陶瓷产业是个微利行业。然而与此相对照的是,福建德兴地区的瓷业目前年产值达到几十亿元,广东佛山和潮州的陶瓷经济也早已将景德镇远远地抛在身后。如果说陶瓷业本身已经江河日下,那么如何解释全国多处陶瓷产业的日益兴旺?如果说景德镇瓷经济日益脆弱,那么脆弱之处又在哪里?

原景德镇红旗瓷厂高工孙同鑫认为:“让景德镇生存下去的不是陈设瓷,而是日用瓷,养大多数人的是日用瓷,景德镇的半壁江山没有搞好,失去了大部分市场。”

“和明清鼎盛时期相比,景德镇艺术瓷的水平早已经超过了前人。”景德镇市陶瓷研究所所长赖德全表示,现今的设备和科技远远超过古代,艺术瓷也已经从过去的工艺品上升到艺术品,从讲究器型和色泽的完美进而上升到对瓷绘的追求。身为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的赖德全最初正是从学徒制坯开始他的艺术生涯,在瓷厂先后担任过技术员、高工、厂长之职。

在记者采访赖德全所长时碰巧有人请他在玉风杯上作画,他回答来人说,玉风杯目前已经没有一级品了。玉风杯乃是玉风瓷厂前几年开发的名牌产品,曾经畅销国内市场。但景德镇私营作坊老板迅速对“玉风杯”改头换面,使不伦不类的“玉风杯”充斥市场,该产品仅红火半年后迅速萎缩。

据《瓷都晚报》报道,粗略统计,景德镇市的陶瓷作坊最多时超过4000个。这些作坊资金不足,生产经营行为完全由“小市场”(国内市场)而左右。而景德镇原有的国营大瓷厂改制后,许多过去的名牌产品基本都退出了市场。名牌产品容易被仿制,导致敢于创新的企业无法做大。

景德镇过去在瓷土质量方面拥有优势,但这一优势如今也已并不明显。赖德全说:“景德镇的问题是要在工程技术上加强。日用瓷的产业化在于不同材料的运用和严格的分工协作。中国惟一一所陶瓷学院就在景德镇。潮州、广州那些瓷厂的技术人才多是陶瓷学院的学生。现在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他们为什么不留在景德镇?是因为在这里发挥不了作用。工程技术要大兵团作战,景德镇的日用瓷生产却还停留在小作坊时代。艺术瓷从业人员为什么不走?是因为离开了景德镇这块招牌就不是正统的了,出去了不吃香。”

不过目前在景德镇,对于艺术瓷的理解也存在着一个误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非公有制企业高级工艺美术师对记者说,目前的艺术瓷主体是以轻工部、江西省和景德镇三级研究所所属的专家们为主流。“拥有公家高级职称的人垄断了艺术瓷的一级市场,”他说,“因为他们的官方背景拥有优势,来了外宾,政府不会把他们带到我们这里来,自有大师们去表演。当然,我们这些人散落在民间,政府也找不到我们。”这位非公有制的高级工艺师甚至对景德镇的大师们也颇有微词。“景德镇有12个工艺美术大师,他们养活了多少人?解决了多少就业问题?如果你是皮尔·卡丹,创立出一个名牌,会有很多人因你受益。否则再多一些大师固然好,但是还是解决不了景德镇的根本问题,哪怕是艺术瓷的市场扩大问题。”

作为世界上惟一一座依靠一种产业维系生存十个世纪而没有中断的城市,景德镇曾经达到了农业文明中的城市形态的高峰。18世纪,一个法国传教士在一封发往欧洲的信中表达他对景德镇的惊诧,“白天从火焰和烟气的形状,就能看出它的轮廓;而夜晚,这里被火光包围,仿佛有许多烟囱的大火炉,神秘而美丽”。然而,这样的景德镇却缺乏内在的活力,不计成本的“贡品文化”成就了它的历史,也使得这座城市在工业时代迅速由优雅滑向衰败。

瓷曾经是景德镇的图腾,但现在,超过4000家的瓷器作坊每年只能给地方政府少得可怜的利税收入,它们统共甚至及不上一家原先生产直升机的昌飞集团提供利润的1/10,这家本地企业生产的“昌河北斗星”被当作出租车每天不分日夜拖着尾气奔跑在景德镇的大街小巷,成为一个工业化标签。

很少有人愿意相信出售瓷器的赢利如今能拯救这个古城,一名地方官员对记者说,景德镇复兴的希望,是“千年瓷都”的品牌和这里成千上万亩尚未开发的土地,“它们是更现实的资金来源”。据说,除了正在升温的房产项目,从前年开始,几个规模过亿、主题相同的陶瓷交易城已经在景德镇落地生根。“用土地换发展,这的确是更为实用主义的决策选择”,白发苍苍的景瓷专家欧阳世斌说,“但对景德镇来说,它是一次危险的救赎”。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