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德日重建模式能否再现?

2004-03-31 10:47 作者:蔡伟 2004年第12期
—伊拉克战争一周年回顾

2003年3月8日,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全体成员签署了伊拉克战后的临时宪法

在《美国治下的和平》一书中,罗纳·斯蒂尔公然声称:“我们是世界上最强大,政治上最积极的国家。……我们有能力推翻整个社会,并予以重建;推翻某些政府,建立另一些政府,阻挠或者刺激社会变革。保护我们的朋友,摧毁反对我们的敌人。我们有着史无前例的影响能力,还有使用这些能力的冲动。”半个世纪前,美国击败并占领了欧洲和亚洲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并成功地对他们实施了改造。在摧毁了中东最强大的伊斯兰教国家伊拉克后,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曾公开声称,要以“日本模式”来改造伊拉克,使其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就在伊拉克战争爆发一周年之际前夕,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全体成员在3月8日当天正式签署了伊拉克战后的临时宪法,这与当年日本在被美国占领后不到一年即制定出宪法的速度可谓相差无几。在充斥着爆炸和袭击的伊拉克,美国占领军的日子虽然远没有当年在日本时那样安全,但伊拉克临时宪法的制定是否是一个转机,美国能否再现当年重建德国和日本的成功模式,这无疑是伊拉克战争一周年临近之际最令人关注的问题

伊拉克临时宪法的正式名称是《过渡行政法》。该临时宪法的适用时间是伊拉克民选政府产生以前,包含60多个条款。新的宪法草案承认,伊斯兰教将是伊拉克的国教,但伊斯兰法是立法的一个依据而不是惟一依据。库尔德人目前实行自治,与伊拉克中央政府的关系留待新的民选伊拉克议会决定。伊拉克将实行联邦总统制,总统下设两名副总统、一名总理和内阁。临时宪法还规定,在今年6月30日之前,伊拉克将成立新的过渡政府,在2005年1月底以前举行直接大选。这项规定意味着在伊拉克正式政府建立之前,美国将继续在伊拉克留驻军队。

然而在这一重要时刻前后却传出许多不和谐的声音: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领导人西斯塔尼表示,此项临时宪法将影响到未来制定一套永久性宪法的计划,并谓之为“障碍”。伊拉克管委会成员中的五名最资深的什叶派人士甚至没有出席签字仪式,要求就某些方面重新谈判。3月8日虽然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最终就临时宪法草案达成了共识,但也已经超过了美国在伊拉克的最高行政长官布雷默原来规定的2月28日的最后期限。

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在临时宪法草案签字的最后时刻曾经决定,伊拉克新建的军队将主要由什叶派官兵构成,其人数将大大超过逊尼派和库尔德族人。据美方官员透露,伊拉克4万新军中,什叶派人数将占54%,逊尼派为15%、库尔德人占12%,基督教徒和土耳其族为19%。据《中东新闻线》报道,新建立的伊拉克军队将包括三支轻型步兵师,全军共有27个营,装备装甲车、火炮和轻武器,整个部队编制将在今年10月组建完成。

美方官员表示,什叶派之所以在军队中占绝大多数,是要反映出伊拉克全国的人口构成。在萨达姆统治时期,伊拉克人数占少数的逊尼派占居了从政府到军队的主要权力。新宪法的制定极大地提高了过去受到压制的什叶派的地位和权力,就连在伊拉克临管会中也是什叶派占了多数。为何什叶派仍然表现出对新宪法的如此不满,甚至连美国忠实盟国之一的土耳其也批评新宪法的某些条款将使伊拉克的动荡局势持续下去?

与德国和日本作为单一民族国家不同,伊拉克境内有库尔德和土耳其等少数民族。即使在同样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中,也存在着教派分歧,这种分歧之大几乎不亚于民族之分。作为伊拉克人口占多数的伊拉克什叶派战后地位获得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临时宪法并未完全满足该派的政治目标。而阿拉伯人对于临时宪法赋予北方库尔德族的自治权也引起争议。临时宪法从法律上确立了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族的自治权利,并将库尔德语和阿拉伯语并列为官方语言,此举使许多阿拉伯国家认为,这是外部势力为分裂伊拉克埋下的“伏笔”。因为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族本来已经放弃了不切实际的独立念头,此时突然获得从未有过的充分自治权,库尔德语又跃升到和阿拉伯语同等的官方语言地位,无疑更加深了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的矛盾,并进一步引起伊拉克周边拥有库尔德民族的国家,如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朗等国的担心。在这种背景下,根据临时宪法中有关公投的规定,只要在全国18省中有任何三个省投票反对,国家的永久宪法就不能通过,这必将为伊拉克未来的全国和解进程设置障碍并制造新的矛盾。

而更为奇怪的是,临时宪法明文规定伊斯兰教为国教,任何违背宗教的行为都被视为非法。尽管临时宪法规定宗教只是制定法律的依据之一而非全部,但这与伊拉克原来政教分离的政治局面相比不能不说有极大的不同。半个世纪之前美国在日本坚定地推行神道教和政治的分离,并将天皇从神格将为人格,有力地促进了日本的民主化进程和经济发展。如今的伊拉克临时宪法并未推行日本战后宪法在宗教方面的经验,难道是日本和伊拉克国情的不同,美国试图让伊斯兰教在某些程度上能够起到“天皇”在日本所具有的某些精神作用?

从历史上看,美军对日本的占领的确是非同寻常的事件。当美国占领军领导人麦克阿瑟于1945年抵达日本东京时,他的目的不仅是安抚战败的对手,还试图全面改变日本的整个社会体系。1947年在美国授意强制执行下日本制定了新的本土宪法。在这一宪法下,战争的始作俑者日本天皇被保留下来,尽管他需要服从占领军的决定。“SCAP(盟军最高司令部的缩写)变成了幕府时代的将军。”弗兰克·吉伯尼在《战争——日本人记忆中的二战》中,这样写道:“日本人顺理成章地将麦克阿瑟将军看作是占领军的化身。……事实上,乡下的日本人已经把麦克阿瑟看作天皇的幕府。当时,作为占领军的一员,我恰恰在日本服役。记得一次会见一位乡村的族长,顺便问起他对于麦克阿瑟的印象。他的回答是:‘天皇不能找到更好的人担当这个角色了。’”

事实上,在“二战”后期日本败局已定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就已经动员各方面的专家,研究一系列诸如是否应该保留天皇等问题。然而对于伊拉克战后的占领问题,美国的确缺乏一个像麦克阿瑟这样有魅力的占领军领导人领导,着手制定一个让伊拉克人普遍满意且能够接受的宪法。

显然,伊拉克缺乏日本那样单一形式的神道教信仰,和一个所有国民都顶礼膜拜的天皇。虽然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但伊拉克国内不同的民族和教派之间的矛盾却难以调和。直接统治是不可能的。但如何寻找到一个像日本天皇这样的代理人,让美国人在垂帘听政的情况下摆平伊拉克国内的一切矛盾,比当年在日本难度大得多。在方式上,美国人似乎也缺乏当年的尊重与耐心。在对日占领中,麦克阿瑟特别强调“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应尽量使用说服的办法,避免使用说教,也要随时注意日本人的接受程度”。但在今天的伊拉克,他们却迫不及待地试图建立一个西方模式的伊拉克政府。在麦克阿瑟看来,日本天皇是“胜过20个师团的战斗力量”。如果对天皇进行惩罚,将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为此这个日本最大的战犯未曾受到丝毫惩罚。而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却在美国至今尚未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况下,“被俘”送往美国接受审判。

伊拉克重建与当年德国和日本重建的另一个不同背景,是伊拉克缺乏作为地区代理人的作用。由于在“二战”后面临着与主要对手苏联的矛盾争夺,美国不但通过协调盟国占领军的关系,牺牲自己的局部利益,促成被占领国家的稳定和经济发展,作为对抗苏联的前哨阵地。当年被占领的德国和日本在经济上都得到了美国直接和间接方面的重大支持。为了利用德国地处中欧的重要战略地位遏制苏联,美国在德国战后赔偿问题上强调了关于扶植德国的规定,并为了共同对付苏联主动化解了欧美内部的矛盾。但在今天伊拉克重建过程中,美英与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等大国就联合国在伊政治重建中的作用问题存在严重分歧。美英不但拒不认可联合国应发挥主导和关键作用,而且在伊拉克经济重建问题上也没有当年对德日的支持力度。

联合国统计数字显示,伊战后重建需1000亿美元的启动资金,而且在较长的时间内每年还需200亿美元用于重建。另外,伊外债高达1000亿至1300亿美元,伊还需支付2000多亿美元的战争赔款。目前,美、英、法、德、日、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已承诺减免伊所欠巨额债务,同时国际社会也已筹措到330亿美元的援伊资金,但这些与联合国估算的统计数字相比较,实在是相差甚远。美国不但没有针对伊拉克的“马歇尔计划”,还要求用伊拉克石油偿还战争费用。

3月8日的临时宪法文本通过一系列包括人权保障、未来政府组成以及有关民主制度等规定,将促使伊拉克成为中东地区的一个拥有美国式民主的伊斯兰国家。对此美国总统布什当天发表声明,对伊临管会正式签署临时宪法文本表示欢迎,认为这标志美国外交的胜利。然而这一临时宪法却造成国际社会对伊拉克战后既成事实的被迫接受,使不合法的战争催生出经由美国意志改造的合法政府。美国所希望在中东阿拉伯国家推行的“大中东民主计划”,终于在新保守主义理想中作为对手的伊斯兰文明中撕开了裂缝。不过美国在改造伊拉克的行动中不应该忘记露丝·本尼迪克特在半个世纪之前分析日本在西太平洋扩张失利的根本原因:“日本人不能以要求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的国家。他们的错误就在于他们认为能够如此。他们没有认识到,他们自己心甘情愿的满足于‘各安其分’的日本道德观是不能指望别的国家接受的。其他国家并没有这种道德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