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唱片产业只有一条腿

2004-02-19 14:44 作者:王晓峰 2004年第8期
在这次《福布斯》的名人榜中,有18个音乐界的名人入围。但相对电影界而言,音乐界入围的人比较单一,基本上以歌手为主,非歌手只有三宝和张亚东两人,这基本上也反映了这个行业的状况。

在这次《福布斯》的名人榜中,有18个音乐界的名人入围。但相对电影界而言,音乐界入围的人比较单一,基本上以歌手为主,非歌手只有三宝和张亚东两人,这基本上也反映了这个行业的状况。

与影视业相比,音乐界这些年的发展比较缓慢,整个行业基本上是靠歌手演出收入来支撑。作为唱片业的另一个收入来源:唱片销售,由于盗版问题而基本上被切断。这使这个行业越来越朝着畸形的方向发展,一方面,行业的幕后人员收入偏低;另一方面,歌手版税收入和演出收入的比例偏大。

“羽泉”的经理人袁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羽泉4张专辑累计卖出450万张,他们每张可以拿三毛钱的版税,但是现在发行上的问题,收钱还需要一个过程。”像“羽泉”这样的组合出版的唱片在国内已经算销量可观的了,大部分歌手的唱片销量都很难突破50万张。所以版税收入方面,在很多歌手看来只能算收入的一个零头,出版唱片的目的不是通过它增加收入,而是用它来维持人气。

老狼对自己上榜感到可笑,他说:“去年有几个月的时间在非洲,参加非洲之旅电视节目的拍摄,电视台也只给了几万块钱,我的收入基本上以演出为主,版税从来不指望。”对于像老狼这样的几年才出一张唱片的歌手,即便他的唱片比较受欢迎,盗版商也更愿意做他的盗版。

“羽泉”和老狼去年都没有拍过广告,大部分歌手基本上都维持这样的状态。

刘欢出现在这次排行榜上似乎更能说明这个行业的特点,作为一个出道近20年的歌手,刘欢从来没有出版过一张正式的专辑,但他是中国演出出场费最高的歌手。他几乎没有跟任何唱片公司签约,但是他的知名度却一直保持在一线歌手的行列。刘欢说自己比较幸运,他是因为这个行业的不规范或者不健全才让他如此幸运,还是他能每次都抓住一些维持他的知名度的机会而感到幸运呢?这两方面的原因都有。

与很多歌手几乎常年都在外面演出不同,刘欢每年演出的场次不多,但这不影响他成为一个中国最受欢迎的歌手。刘欢的实例其实说明了一点:在中国,即便你不按照唱片业的游戏规则去做,也不会影响自己的收入,反过来也说明这个行业目前实行的游戏规则确实存在很大问题。在谈到自己的生存现象时,刘欢说:“在自我经营和遵照游戏规则二者之间,要恰到好处找到那个点。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去考虑开发自己的别的资源,我觉得只要把盗版问题解决了,这个行业的空间就很大了。”

张亚东对自己能出现在排行榜上感到有些意外,在谈到唱片业从业人员收入问题时,他说:“全世界的歌星都比较赚钱,他们演出、广告的收入比较多。制作人在国外的收入也比较高,这是因为国外有一个完善的版税制度。像我这样的职业在国内属比较穷的,我周围有很多这样的人收入都不高。我属于手工劳动者,工作周期比较长,去年只给王菲和朴树制作了专辑。国外制作人可以通过唱片销售提取版税,在中国没有,都是一次性酬劳,之后唱片卖掉多少也跟我没关系了。制作人想赚钱只能依赖版税制度的完善,其他毫无办法。”

唱片业的不景气是近些年业内从业人员常常感叹的话题,它不仅因为本身出现了问题,更多时候是这个行业缺乏一个健全的体制,在国外,都有艺人的行业协会,来维护艺人以及这个行业方方面面的利益,但是在中国没有类似的民间组织,很多时候的操作都是非良性的。虽然歌手基本上都是靠演出获取大部分收入,但演出市场其实也存在很多问题,华纳唱片公司副总裁宋柯说:“目前各地演出商都没有找到一个良性的挣钱方式,现在演出基本上都是依赖政府的支持和赞助方式,其实这是很不市场化的,如果不用政府和赞助商,完全靠门票,靠艺人的吸引力和观众的购买力,这才是健全的演出市场。”正是因为有这两方面的支撑,才使歌手的出场费逐年提高,演出成本越来越高,门票价位也越来越高。“如果真是按照真正市场化取操作演出,我相信歌手的出场费会降低很多,演出的机会也会更多。”宋柯说。

所以,目前音乐产业的发展,基本上都是靠歌手不停地演出这一条腿来走路,更多从业人员对此也拿不出更多办法。所以只能在歌手身上进行二次、三次开发,让歌手朝多栖方向发展。实际上,这样的效果并不明显,歌手接广告或演戏的机会并不多,正如刘欢说的那样:“我不同意歌手做多栖发展,香港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就那么大的地方,媒体比较集中,很容易把一个艺人的资源做足,我们没有必要去学,不一定会有好效果。因为香港这么做的结果是要造出一个明星,可能方方面面都不是他们的强项。我们这方面学不来,媒体不集中,地方太大,而且也用不着这样。一个成熟的国家不会这样,比如美国,艺术和商业都很发达,都有各自的发展趋向,中国应该像美国那样才对。”

宋柯认为,还是要回归到音乐本身。他比较看好音乐产业的前景,“第一,中国人的经济水准在提升,这意味着有一个广阔的市场;第二,政府对盗版的治理已经有了效果,这对音乐行业发展有促进作用,如果盗版能减掉30%的话,这个行业的日子就好过多了。第三,新技术的应用在音乐方面解决了创作者的收入问题,比如手机铃声业务,使录音版权有了赢利点。”传统唱片业的赢利模式在受到盗版和网络下载的冲击时,也促使唱片也找到了新的盈利空间,从很多网站靠手机铃声起死回生就说明了音乐产业还是有潜力可挖的。

宋珂还认为,目前国内音像业的销售体系存在巨大发展空间,他认为,目前中国唱片业不景气的主要问题在销售环节上,导致正版唱片被盗版唱片冲击很大。“中国音像出版行业多了一个环节,就是出版发行是分开的,其实今天看来已经没必要了,国外的唱片公司就是一个发行公司。所以,必须打破现在的发行模式,如果国内有资金投入多这方面,建立一两家强力销售体系,会解决唱片业很多问题,比如重新调整价格体系,扩大正版音像制品的发行渠道,这个行业还是有希望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