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影视明星上榜者的三种态度

2004-02-19 14:43 作者:孟静 2004年第8期
如果依靠走台,模特根本无法维持自身消费,除非寻求其他发展。傅盛对李学庆的包装就很典型,他说:“胡兵已经出道十五六年了,也不走秀了,国内第一男模的称号空出来了,而且我当时预料到男色会兴起。无论从五官、走台、演技,都有人比他更好,但我之所以签他,是因为他样子比较洋气。

李学庆

记者从受访的影视明星上榜者那里得到三种态度:愤怒派如胡军,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他以970万元排名第27位。一年前,胡军还只是以同志电影《蓝宇》在港台地区有影响力,今年年初他因为《天龙八部》的热播真正在内地走红。胡军对记者说:“《天龙八部》效果非常好,我心里特别高兴,但这事已经过去。至于这个榜,我根本没挣到那么多钱,你给我吗?”他评价名人榜“很糟糕”,他认为用经济价值衡量自己就像说自己多少钱一斤一样,非常不堪。他不愿提及演员的商业价值,觉得演员最终要凭作品说话。

另一种是无所谓的态度,像导演赵宝刚,他认为自己完全具有榜上的商业价值,只是收入上数字不对。演员李亚鹏的哥哥李亚伟则认为,《福布斯》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象,并且不断变换对数字的解释,是不具备谈论性的。因为《玉观音》迅速走红的演员孙俪在榜单上的收入几乎和徐帆这样的资深演员相同,她的经纪人常继红说:“作为综合商业价值有可信度,我也对她有这样的前景估计很高兴,不过她刚出道两年,怎么能和资深演员比?这个依据太不符实了。”

也有赞同声音,模特李学庆的经纪人傅盛表示非常喜欢这个榜,认为它用数字说话,比国内其他公司操作的各类排行榜更具公正性。与其他人意见一致的是,他认为收入被夸大了。傅盛告诉记者,其实《福布斯》杂志在事前基本征求过大多数上榜人的意见,只是没有提及会有具体收入数字,很多艺人对上榜非常兴奋,没上的艺人反而会气死,今年上明年不上的也会失落。只是现在,他们不得不作出某种姿态以示反感。与这个说法相反的是,接受采访的其他上榜明星并未承认事先被征求过意见。华谊兄弟广告公司副总经理刘星雨告诉记者:“艺人无非是担心露富导致税务问题,还有就是吴若甫的事件对他们刺激很大。”刘星雨表示,其实这个榜单上的数字大多是准确的,有些可能会有出入。像演员李冰冰,她的收入是490万元,知情人表示,她在去年只拍了20集电视剧《动感豪情》,片酬共70万元。另一部与杨紫琼合作的《飞鹰》,是她主动减价争取的,可能只有十几万元收入,再加上休闲服广告的100多万元,即使是税前收入也只有200万元左右。而另一些有副业的艺人收入很难计算,她的校友任泉虽然没有上榜,近年也很少拍戏,但他投资的连锁餐馆就有六家,光顾客人以文娱圈为主,很难说这不是明星身份的副产品。

模特:谁还靠走台赚钱

傅盛正在与名模姜培琳合作成立模特公司,姜培琳和李学庆、瞿颖是上榜中三个模特身份的艺人。模特可以分为顶级超模、一二三线模特,像姜培琳这样的走台身价国内只有三四个人,大概在两万元一场左右。如果有国内大赛冠军名号的名模,走台不会低于5000元。另外一种相同身价是业内口碑好、签约大公司的模特,比如王鸥。其他的二三线模特,出场费顶多三四千元,远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高。

如果依靠走台,模特根本无法维持自身消费,除非寻求其他发展。傅盛对李学庆的包装就很典型,他说:“胡兵已经出道十五六年了,也不走秀了,国内第一男模的称号空出来了,而且我当时预料到男色会兴起。无论从五官、走台、演技,都有人比他更好,但我之所以签他,是因为他样子比较洋气。

以前,内地艺人在香港被叫作‘阿灿’,是土的代名词。”他安排李学庆和巩俐拍封面,以借助于巩俐的国际知名度。傅盛分析说:“进军国际的女演员不少,而且有很成功的,但男演员一个没有,这是因为国内超过1.8米的男演员很少。如果与国外女演员,比如茱丽亚·罗伯茨合作身高就不搭配,李学庆有1.78米,这是他的优势。”他欢迎《福布斯》名人榜的原因就是争取每一个曝光机会:“国内娱乐公司通常只在发片时才通知媒体,真正有新闻时采取回避,没有像日本杰尼斯事务所那种真正的造星制度。”

李学庆去年的工作以广告为主,占了收入的50%,其余是出席活动、电视剧和投入一张即将出的唱片。一个模特最重要的是形成品牌,傅盛承认这两年一直在赔钱,塑造的是无形资产。最走红的模特都是多栖的,瞿颖的工作重心早就转移到演戏、唱歌、主持上。根据香港媒体的调查,胡兵是2001年内地广告做得最多的男艺人,从洗发水到刮面泡,无所不包。陈娟红的经纪公司“概念玖芭”是国内第二大模特公司,马艳丽现在的形象是时装设计师。经纪公司可以在一个知名模特身上得到的收入有:写真集版税和版权交易费,艺人出席商业活动的收入,自己制作电影电视剧。如果艺人接拍广告,除了抽成外,可以承包广告的后期制作、发布,这部分钱和艺人就没关系了。现在李学庆和公司就是六四分成。

中国的老牌模特基本上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据傅盛说,中国的造星机制不健全的主要原因是没有经纪人法,艺人和公司解约只需要付很少的违约金,所以经纪公司大多短线操作,撬别的公司已经走红的艺人,大家互相挖角,这种情况在日本和韩国是被明令禁止的,并且有演员工会监督。那些在艺人身上投入太多的公司肯定抽成比较多,最后必然一拍两散,琼瑶公司近年来培养的所有演员,从林心如到黄奕,出名后纷纷单飞,演员乐珈彤在离开公司后还称琼瑶公司是“吸血鬼”。

导演:从打工者到资本家

华谊兄弟影视公司有四个导演工作室:滕华  、路学长、陆川和合约刚到期的冯小刚。据刘星雨介绍,影片投资由华谊兄弟提供,这些导演只承包制作,影片后期宣传、发行、经营全部由华谊来做。但是从《天下无贼》开始,冯小刚的工作室独立出去,他也有一部分投资,成为股东之一,冯小刚的理由是“希望选择余地大一些”。其实华谊一直给冯比较大的自由度,刘星雨举例说,《手机》首映礼本来安排在北京展览馆,但冯小刚对音响不满意,于是就转移到海淀剧院。冯的独立更多标志着他从拿固定稿费的打工者变为参与票房分红的资本家。刘星雨说,这并不意味着冯的风险增大,因为他的票房很稳定。同样的情况还有黄磊,他的公司制作的新电视剧《天一生水》也是由华谊兄弟投资,只是双方属于合作而非隶属。

刘星雨介绍,像冯小刚这样的情况,国内只有有票房的名导演才能够做到,比如张艺谋、张国立和赵宝刚。赵宝刚的鑫宝源公司的董事长是他的妻子,赵对记者分析去年收入时说:“我去年只拍了《别了,温哥华》,收入有60万元;一个广告也没拍,当过两个活动的评委,一次给5000块,不署名地改剧本会拿一些稿费。我拍电视剧最高片酬是5万元一集,前年给海润拍《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不到5万,电视剧导演实际就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钱装进兜里才能算,按《福布斯》公布的480万元,如果是税前,我要交100多万元税,你可以到北京地税局网页查,并没有这么多。如果是税后,就意味着我实际得挣700多万元。当然,如果算上我策划过的那些戏,我的商业价值超过这个数字。”他表示自己很坦然,不怕被公布。不过他也承认去年是挣得最多的一年,因为运作了5年的公司从去年起开始分红,以前的稿费都在公司里滚着,当上资本家的滋味并不全是甜的:“每天一睁眼,就想到每年欠着200万(公司运营费用),怎么办呢?”海润方面也表示过,因为要养活一大群人,赵宝刚不能像其他导演,一年拍一部戏就可以。

演员:最大受益者

赵宝刚和刘星雨在一个问题上意见完全一致,就是明星收入完全不是名导演能相比的。赵宝刚是国内电视剧导演最高身价,像华谊兄弟的签约演员陈道明属于10万元俱乐部,这个俱乐部还有葛优、姜文、张国立,拍电视剧一集不可能低于10万元。这个片酬往往超过绝大多数电视剧的预算,他们是“有价无市”。张国立之所以演那么多电视剧,是以投资方的身份介入的。刚被绑架过的吴若甫,片酬一集一般也有4万元。片酬完全是市场调节的产物,赵薇的经历很典型:她在谢晋恒通表演学校时,片酬与“京漂一族”相同,每集数百元到一两千元。“京漂”多数情况是按月拿钱,每月2000元到四五千元不等。后来赵薇进了电影学院,以电影学院学生的身份就可获每集两三千元。《还珠格格》火了以后,立刻涨到1万元一集,现在已是10万元一集。葛优在1987年主演《顽主》时,和张国立片酬一样,都是800元。

在华谊兄弟签下的30多个演员中,刘星雨不愿按一二三线来划分他们,她举例说:“一线男女演员片酬差距很大,男明星拿大头,《英雄》里最高的是李连杰,其次是张曼玉,但这不表示女演员总收入低于男演员,女演员可以接大量的广告。”因为产品性质,广告投入最大的往往是洗化用品、化妆品,这些专属于女演员。美女的形象也比较讨巧,所以华谊兄弟签的港台演员全部都是女性,有刘嘉玲、吴君如、杨紫琼、关之琳等,号称‘“六大美女”,她们内地所有的经纪约,华谊兄弟都会分成。形象鲜明的明星最受欢迎,傅盛说:“古天乐等同于猛男,周星驰是搞笑,杨紫琼是打女,这些形象设定对接拍广告很有利,比如章子怡,她拍戏很少,但她在国际上树立了某种形象,接拍的广告全是国际名牌。”的确,只拍一周的广告价码比拍半年的电影要高得多,章子怡早在两年前就有香港媒体报道她有500万的身价,与她同一级别的赵薇也只有百万。刚出道时的李冰冰因为获得了玉兰油的广告,挣得了20万元,立刻脱贫。

艺人的生财之道是圈外人想不到的,企业年会、剪彩、老板私人派对、作婚礼证婚人都可以收到钱物,这被戏称为“唱堂会”。还有一种情况,在香港已经公开化,在内地还是欲说还羞,就是陪老板吃饭、参加宴会,经纪公司只管账面上的钱,这些收入全归艺人,也不可能被《福布斯》杂志查到。
傅盛总结说,这个名人榜的最大好处是把中国娱乐圈以产业化形式提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