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富人群落的安全问题

2004-02-12 14:19 作者:朱文轶 2004年第7期
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舒可心发现,连片的富人区无论在上海还是北京都远没有呈现面貌。他说:“我们的富人还不够多,他们用于房产投资的资金不够多,在社区中所占的份额还不足以影响社区前途,比如在制订社区规划、预算等方面,光有昂贵的地段肯定不行,你没有与其相匹配的文化、环境,你就不会形成真正的阶层行为。”

警方的有力打击使绑架不可能在中国形成产业

尽管超出国际警戒线的“基尼”系数预示着经济增长下中国的社会结构已经被奇迹般地撕开,少壮派的地产界富人王征对中国富人的整体印象是“中国有富人,没贵族,因为中国的有钱人缺乏与财富构成相匹配的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这个新兴群落从不同的社会阶层中分化而来,他们不同于美国50年代兴起的中产阶级,并没有形成清晰的阶层。他们行于市井,既有隐藏身份的交际需要,也有炫耀性的消费诉求。某种意义上,张扬并暧昧,让如今这个群落的安全成为一个问题

去年春天,林忆莲没有带她的先生李宗盛,也没有带她的孩子,一个人悄悄来到了名都城。名都城位于上海古北新区,一处高级豪宅区。据一位娱乐界人士介绍,这几年在上海富人区购房的明星变得越来越多,赵薇和胡慧中也在名都城置业,江珊住在紫藤花园,吕良伟的前妻——恬妞住在罗马花园,上海著名的电视主持人袁鸣也住在古北。著名的画家陈逸飞,住在古北世贸商城对面的一个花园中。体育明星曲圣卿今年年初从辽宁转会来到上海申花足球队。一到上海,就在新落成的申花队训练基地——浦东康桥附近,买下了康桥半岛一套别墅,价值近百万。据说江嘉良和他的影视明星夫人吴玉芳,在浦东高级住宅区——珠江玫瑰花园置业。现在附近的人,几乎每天可以看到吴玉芳带着她的两个小孩,开着车外出购物。

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舒可心发现,连片的富人区无论在上海还是北京都远没有呈现面貌。他说:“我们的富人还不够多,他们用于房产投资的资金不够多,在社区中所占的份额还不足以影响社区前途,比如在制订社区规划、预算等方面,光有昂贵的地段肯定不行,你没有与其相匹配的文化、环境,你就不会形成真正的阶层行为。”

一名参与中国富人阶层调查的媒体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新崛起的中国富人部落往往没有经历家族性的财富积累,因此没有阶层行为的历史延续性,“他们往往穿着随意,举止散漫,他们和中低收入阶层一起购物、娱乐,并从中寻找身份感。”他说,“形成纽约长岛这样的富人区要花几百年时间,而中国这一代人的兴起,只用了十年甚至更短时间。”

潘石屹10年前第一次去香港,感觉香港富人区色彩非常明显,带有典型的殖民文化色彩,不同阶层的人吃饭、打高尔夫、活动都有自己专属的地点,有固定的圈子,界线划分非常清楚,阶层的泾渭相当分明。他说:“香港和新加坡政府都试图把穷人富人放在同一社区,但并未奏效,政府很难强硬地把穷人富人搁在一起,如果一个区域穷人占多数,富人会离开,富人占多数,穷人也会离开,比如富人区的学校,穷人的孩子上不起,自然的结果是离开,这不是政府能控制的。”

阶层含混下的贫富混居带来的最大问题是“针对富人的可能攻击”,“财富容易吸引注意,中国的富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考虑到这个问题。”曾任纽约市司法部高级罪案分析员多年的陈国霖对记者的讲述是,“美国主流社会发生的绑架案件并不算多,也谈不上有多少传奇。”除去上世纪60年代给美国公众带来冲击的派蒂·赫斯特被绑案,这位报业大亨的女儿被极左武装分子勒索劫持后成为了该组织成员,其他案子则“没留下什么印象”。绑架案少一方面归因于美国法律的重惩,虽然各州法律不同,但是对绑架罪的量刑都很重,刑期从二三十年到无期都有。陈说,一个重要原因则是美国的“富人们与普通人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美国早已形成的富人阶层衍生出上流社会特定的交际圈子,普通人难以接触到,这在某种程度上对富人们起到了保护人身安全的作用。”“富人的安全保障已经有相当的传统,比如雇佣随身保镖,豪宅远离普通住处,安装有摄像头、报警器等,安全设施完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